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仰首望著天際,淡淡地說:「......天涼了。」

「還好......」他倒是覺得很悶熱啊......

微微地低下頭來,李翔麟笑著說:「我回去讓人給你備熱茶,我們一邊看書一邊賞茶可好?」

南天昭馬上喃喃:「隨你。」見到李翔麟高興地離開他身畔,他忍不住望著背過去的那抹偉岸身影,最後盯著看了許久,仍然嘆氣。

他怎麼就這樣把自己的一顆心給丟到他身上了呢......

一開始還堅持著身分和其他一些的,硬是將他拒於門外,哪裡知道自己的心變得太快,現在反倒教他無所適從起來。哎......

這麼思索著的同時間,一陣冷風突然颳過了空盪盪的身畔,教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的確是天冷了,此時還是春寒料峭時節。

南天昭嘆口氣地拉緊了衣襟,正想喚過人來,沒想到卻是聽見幾道腳步聲響,回過神來之時就已經聽見附近路過的兩名下僕的交談聲音。

「聽說昨天,飛鳳大人已經回府來了。」

「是啊,你也知道了?」

「聽說王爺馬上就封鎖了這個消息,好像是怕太子殿下上到王府來討人。」

「為什麼?」

「據說飛鳳大人原本是自願留在皇宮當人質的,可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莫非是太子殿下同意放行?」

「如果太子殿下同意的話,那麼飛鳳大人回府的消息又為何被王爺立即封鎖!?這還不都是為了要保護飛鳳大人嗎......」

「也是......」比較年輕的小僕把話頓了一頓,最後瞠眼:「不過,照你這麼說來的話,飛鳳大人這回是不告而逃出了皇宮嗎!?」

「噓~小聲點!你也不怕隔牆有耳......」另個僕人這麼噓他的同時間,兩人就此繞過了無人的後院,接著愈走愈遠。

不過,兩人沒想到的是──不是隔牆有耳,而是隔牆有人。

因為被李翔麟孤單地晾在後院吹風賞花的南天昭,什麼都聽見了。只見他沉默地垂下了雙眼,輕輕地抿起了唇瓣。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