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09

陰陽師其實曉得他不該這麼要求武士。但是自己如果不這麼請求,只怕來日這妖刀會對皇宮內苑造成更大的影響才是,也因此,他只能請託武士去說服在上位的『那個男人』。

而,想也知曉『那個男人』並沒有立即答允他們的要求,只是坐在簾後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是在武士的保證與他的堅持下,『那個男人』才甘願地讓步。

只不過,前提是──他必須想辦法掩去眾人的耳目,讓眾人都以為那把唐刀已經被他制伏,而不再於半夜裡頭作亂。

這讓陰陽師傷腦筋了一下子,但是沒過一會兒,他面容含笑,態度從容地照辦了。

他用懷中的白紙用刀子裁出式神,然後交給『那個男人』,而他便立即讓人放進清涼殿裡充數,順便使用了障眼法。

只是,他不知道這樣做究竟對是不對。

微微地嘆了一口氣,從自己的思緒中緩慢地回過神來,只見蜜蟲正隨侍在旁,神態優雅地替他換上了一杯茶。

「晴明大人,茶。」面上仍舊是那抹甜美的笑容,蜜蟲在遞過杯子之後,便退至一邊。

「嗯......」陰陽師輕然頷首,端捧過微溫的茶杯,低首就口輕啜。

蜜蟲望著陰陽師閒適喝茶的模樣,忽然又開口了:「晴明大人......」

「嗯?」

「博雅大人似乎很擔心您呢......」

知道蜜蟲話中究竟是指哪樁事情的陰陽師,在頓了一頓之後,說:「我知道,蜜蟲。」關於他將那把唐刀帶回自家宅邸的博雅,其實是很反對的。但是因為他心意已決,博雅又總是順著他,所以他也只是慎重地叮嚀他幾句話就無奈地默許他的做法而已。

瞥見陰陽師那張仍然沒有半絲後悔的淡然神色,蜜蟲在當下皺了皺眉,輕聲喚著:「晴明大人......」難道主子還是決意要收留那麼危險的東西嗎?她實在是不知道主子心裡是怎麼想的。

「蜜蟲,我有事想要問一問祂。勞妳去書房裡將祂帶過來這裡吧!」陰陽師擱下了手裡的茶杯,回眸朝著蜜蟲漾出一抹淺笑,怔得蜜蟲一陣無語,最後只能點頭並離去。

沒一會兒,蜜蟲用抖顫的一雙纖手捧著那把唐刀出現在陰陽師的眼前。

「晴明大人......」

「擱著吧。」陰陽師見她不住顫著雙手的模樣,心知她害怕刀上的冷厲之氣,於是在她將那把刀放到小几上之後,也就讓她先行退到一邊去了。

低頭望著被擱在小几上的唐刀正安靜地躺著,陰陽師抿起了唇角。

「之前那樣對你,在下甚是抱歉。」

眼見在自己話畢之後,那把唐刀既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反應,陰陽師莫可奈何地歎息了。

「天底下的任何萬物之靈,都該被尊重才是。」

這時候,唐刀忽然一陣的顫動起來,就在小几上頭不斷地滾動;陰陽師見了,卻是詭異地吊高了唇角。

『你不用說得那麼好聽!』

陰陽師的眉眼間盡數染上了淡淡笑意,支頤托腮地故意疑惑道:「原來你不是沒聽見。」

『......』不知是不是被陰陽師說出口的這一句話給氣得悶了,妖刀此時並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是以更快的速度在原地打轉著。

陰陽師微笑地伸出一隻手來,凌空於刀上比劃了一下,解除了自己在刀上封印的咒語;當下只見晴明邸當空出現了一道晴天霹靂,而且於電光火石之間還有幾道紫色雷電縱劈而下,驚得蜜蟲害怕得連忙躲進內室裡頭。

「刀靈,你嚇壞了我的式神。」

在一名擁有偉岸頎長的身材與一雙凌厲褐色雙眸的男人身影出現在晴明邸的窄廊上之後,身為宅邸主人的陰陽師-安倍晴明不驚不懼地繼續坐在原地,淡聲笑道。

刀靈面色遽冷地瞪著眼前臨危不亂、處變不驚的陰陽師。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

幕後碎碎唸:

開坑的這幾日來,我快被我家的靈感夫人操死了......orz""

飆車也不用這麼快啊~而且妳開的還是小車......(含淚泣奔) 妳絕對會被警察伯伯罰超速的......(被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