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43

讓人帶進了天皇所在的清涼殿內,博雅一副戰戰兢兢的神色,看著晴明走至簾前跪坐下來。

「安倍晴明已經奉令前來。」

簾後的模糊身影這才開口:「安倍大人,朕讓你在三天之內想出法子,如今你心裡是否已經有所計較了呢!?」

晴明頓時不語,而天皇不見眼前那抹伏低的身子有任何的動作,因而皺起眉頭。

「安倍晴明,你的回答呢!?」

「......我很抱歉。」

「......」

「臣已經盡力說服了,只是石中玉大人並非尋常之人......」

天皇當場震怒,臉色顯得難堪不已,語氣裡也加重了責備的意味:「安倍晴明,你身為陰陽寮的陰陽師,竟然無法達成朕的要求,你知道自己該負什麼責嗎!?」

晴明沒有答話,更沒有抬頭;天皇見了,怒火不禁愈燒愈熾,就在這個劍拔弩張的時候,博雅忍不住從旁跳了出來,擋在晴明的面前。

「皇上,我和晴明說的都是實話!石大人不願留在皇宮裡也是事實,請您諒解......」

然而,天皇根本就聽不見博雅的辯解,硬是出聲招來了殿外的守衛:「住嘴!朕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來人啊,將安倍晴明帶下去──」語畢,只見自門外奔進兩名侍衛,不顧博雅努力的阻擋,跟著就扯起還跪坐在原地的晴明,就要一把帶出門外的時候,怪事發生了。

在那兩名侍衛的面前忽然起了一陣怪風,吹得他們直往後退,無力招架這股突如其來的怪風的他們,瞬間也鬆開了抓扯晴明手臂的大掌,一路被逼得跌在地上。

「鬼......有鬼啊!」

就在天皇來不及開口喝斥的時候,那兩名侍衛已經連滾帶爬地奔出了清涼殿,在場的眾人也被嚇得愣在當場。

「是、是誰!?給朕出來──」天皇因為突然的受驚,使得他當下瞠目結舌,一派恐懼地望著四周。

此時,博雅忍不住往後看向晴明,晴明也正好抬起頭來與他互視,兩人一陣心照不宣地知道操使剛才的那陣怪風的人究竟是誰。

就在這當口,一抹清逸淡飄的身影立即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石中玉神情冷峻,挪眼望著四周面帶驚恐的眾人,輕聲說道:『還有誰想要跟我較量較量的!?』在發覺周圍一片鴉雀無聲之後,他才滿意地頷了頷首,『很好,別再碰我的人了,不然我發誓絕對有苦頭送給你們嘗。』

看著在他面前一點不介意還妄加放肆的石中玉,天皇登時瞪大了雙眼、抖著聲:「你、你、你想要幹什麼!?」

聞言,石中玉將冷涼的視線移向簾後:『又見面了,倭帝。』

「......你不要仗勢自己是唐朝皇帝賜來的御品,就能夠在朕的面前如此囂張跋扈!」天皇在定下心神之後,忍不住氣怒地指責。

石中玉不屑搭理地哼了聲,撇過無情的眼角,掃向他:『你以為我需要嗎!?再說,我可不受你的指揮。』

「你......」

『我只需要一隻手,就能夠將你的皇宮翻過來,你信不信?』石中玉冷笑著,朝捲簾的方向步步近逼;天皇害怕得連坐都坐不住了,只好擠出聲音充充威脅。

「你敢!?」

『我可沒什麼不敢的......』

這時候,晴明終於開口了:「石大人,夠了。皇上畢竟是你的現任持有人。」

天皇用得救的眼光瞄著簾外的陰陽師,詫異地看著石中玉在陰陽師話畢之後的態度忽然收斂了點。

『哼......』

晴明回過頭來安撫眾人:「皇上受驚了。石大人不會傷害您和皇宮的。」

『那得看我的心情。』石中玉補上這一句話,頓時讓眾人再次在心上吊了顆大石;晴明聽了卻是扯出一縷淺笑,轉頭望向他。

「石大人,若真是那樣,我與您可就成了敵對方了,您希望那樣嗎?」

石中玉的回答是撇過頭去不說話,眉眼之間仍可看出他對這番話所藏起的一絲不悅與慍怒;一旁的天皇於是發覺了這點,立即有恃無恐地端坐回原位。

「安倍晴明,朕突然想聽一聽你想不出法子的理由。」

晴明揚了揚唇。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