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四節/曉日 (附記:天氣熱到要人命~他差點成人乾......)

就這樣過了一夜。

隔天早上他起床的時候,那個美女臉的已經不見蹤影,江臨水也不擔憂,逕自爬起身來,去河邊洗漱之後,又轉身回到了原地。

然後,尹容就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昨天晚上休息的地方,抬手就拋給他一個包裹,驚得江臨水頓時一陣手忙腳亂地將之接住;就在他好奇地打開包裹之後,這才發現那裡頭竟是一個發出氤氳蒸氣的白饅頭。

江臨水一訝,抬眸:「這是......」

「饅頭。」

廢話,他看也知道!

江臨水翻白眼:「你真的很不愛說話呢!我是問你這東西哪裡來的啦!」

尹容淡淡地瞟他一眼:「要吃就快吃。」

江臨水的額上馬上冒出三條黑線。老兄~他不是不想吃啊!他只是想要問一下食物的來歷而已啊......要是這樣亂吃,哪天吃到被下毒的怎麼辦!?

但是尹容可就沒有想那樣多了,他行事向來都是直來直往的,不會拐彎。

「你不吃?」他瞇眼望著江臨水,由那眼底散出的陰厲之氣,登時讓江臨水頗害怕地往後退了兩步。

他很確定他們之間絕對有代溝......

江臨水忍不住翻白眼,莫可奈何地解釋說:「不是啦......我只是想問這個東西是哪兒來的而已,不是我不吃啦!」

尹容瞟了他一眼,似乎正在判斷著他的話,沒過一會兒才又開口:「你。」

「啥啦!?」他怎麼不知道他還是個省話一哥!?

尹容看向他,犀利的視線直接指向江臨水,江臨水會了意,但是卻一頭霧水。

「你說啥!?」

「你。」

江臨水瞪眼,「我!?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點啊?什麼你呀我的......我根本就聽不懂啦!」

不耐煩地又瞥了江臨水一眼,心裡想著這傢伙還真的是很難搞:「從你那裡取來的。」

聞言之後,無言了好一會兒,江臨水低下頭來瞪著手中的食物,這才慢半拍地意會了尹容的話,最後臉色慘白地發出一串尖聲驚叫:「啊!你拿了我包包裡頭剩下的錢對不對!?天啊~那是我們的路費渡船費外加食宿費啊啊啊──」

「......你真吵!」

此時,遭受到重大打擊過後的江臨水轉過一張比鬼魅還可怕的臉孔,顏面神經不斷抽搐,但他卻是無法順利地發洩胸中的怒火,因為他實在是很害怕惡勢力,而偏偏尹容就是惡勢力的歡樂執行人,所以他也只能忍氣吞聲、苟延殘喘、臥薪嚐膽、光武中興......

「你你你你你......」

尹容在這個時候直接朝他丟了兩個戳中他心的字,讓江臨水再有多大的氣也都不能發作:「會餓。」

本來很想再唸尹容幾句,但現在比較想哭的江臨水又恰好發現他的肚子竟然不給面子地叫了出來,弄得他現下是無地自容。 (T^T......)

沒想見,尹容見他一副狼狽樣子,卻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張原本覆滿了冰霜的面容一旦溶化之後,就變成了春天桃花,讓江臨水看了個直瞪眼。

或許這一路上他可以把逗笑尹容當成一個最佳娛樂也說不定。

「咳......」應該是發覺了對方那朝自己望來的直勾神情,尹容微微地紅了耳根,接著冷瞪著江臨水,直到江臨水尷尬地收回視線為止。

可,一旦回到現實之中,江臨水又想噴淚了。

他們兩人的身上都已經身無分文了啊,這下子可要怎麼到達隔壁鎮上呢!?他們可是連匹馬......不~連匹驢子都買不起啊!

就在他非常哀怨的時候,江臨水就著模糊的雙眼瞟向尹容正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盯著他,提劍的手不禁悄悄地握緊......

瞪著尹容,江臨水的腦中頓時一陣的靈光閃爍,他用袖子拭去了還沒有奪眶而出的淚,接著對著尹容伸手:「把劍給我。」

「......」雖是驚訝於江臨水的這個要求,但是看在自己一路上都是吃人家的,當下也就沒有猶豫地遞過長劍,然後安靜地看著江臨水從腰間掏出兩張符紙──沒錯,就是符紙!(現在他終於相信江臨水是天師的徒弟了......)

「我說美女......呃~尹容,很抱歉,你的這把長劍暫時得當一下咱們的交通工具了......」很莫可奈何地攤著手,江臨水使出他在翠山閣學會的仙法,將尹容的長劍用幾道符令在原地轉化成了足以讓兩人搭乘的交通工具。

施完法術,江臨水微笑地回頭對著尹容指指被他改造成功、此時正飄浮在半空中的厚實劍身:「想不想嘗試一下御劍飛行?」

尹容狐疑地睜大了雙眼:「御劍飛行?」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