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六節/這一切都是為了吃飽 (附記:誰說是天師就一定得斂財不可的!?)  >>師:沒志氣!(被揍)

 

一團密密麻麻的人群,十分罕見地在日正當午的時刻於這座小鎮的公告欄的前方圍住,使得剛剛雙腳著地的兩個人不禁有些訝異地互看了一眼,最後他們決定由江臨水擠進人群裡頭探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將自己的行李託給了一身飄逸白衣、像個謫仙人的尹容,江臨水頂著一張有點冒汗的年輕臉龐、身著一件粗布藍衣,在迭聲的『借光』之後,順利地擠到了告示的前方站定;而他沒有半刻的猶豫,立即把握了機會,逐行逐字地將告示上方的墨黑字體給看了個清楚。

「喔~原來是鎮長家的閨女被妖怪看上啦......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情呢!」撇了撇嘴,江臨水的話不輕不重地回響在人群裡頭,讓他身邊的幾個路人都聽見了,並且朝他丟過一抹不屑的目光。

「我說這位兄弟,你應該是外來客,所以才能說得這麼輕鬆的吧!?」

「是啊,反正被妖怪看上的又不是你家人,你當然這麼說......」

幾個人立即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並且朝著江臨水丟去鄙夷的眼神,讓江臨水好生尷尬,頓時不知道自己該回些什麼;直到尹容發現了前頭的騷動,也跟著鑽進人團之後,這才聽見了眾人對江臨水的嘲弄與輕視。

瞥著江臨水一副傻傻地笑著的模樣,尹容反倒是大了膽子,面上維持著一貫的冰冷霜雪,突然開口說:「很不巧,除魔衛道正是修道者該做的事情。」

「除魔衛道?」

「修道者?」

眾人登時面面相覷了好幾眼,然後再有志一同地看向江臨水和尹容。

尹容輕鬆地接下話:「你們眼前這位可是個天師,所以降妖伏魔當然是他的份內責任。」

江臨水一聽尹容這樣說了,忙不迭地僵了臉,但是他沒有讓任何人看出來他的不對勁,只是轉頭朝著尹容瞪看而去,而且還一邊眨眼示意他不要再說了;孰料尹容像是沒有看見似的,逕自又接了說話。

「麻煩哪位知道路的好心人,現在就領我們去鎮長府邸吧!」

一聽尹容這樣說的人們,馬上就鬧烘烘了起來;最後他們推出一個曾經受雇於鎮長的中年男人給他們帶路,就這樣一路引領著他門來到鎮長家門口,然後就自己回頭離開了原地。

「......」望著大門口上方那幾只高掛著的紅色燈籠迎風擺盪,江臨水不禁有些忐忑。

尹容則是緩慢地開口:「不進去嗎?」

江臨水馬上回眸瞪了一眼始作俑者,跟著有些氣憤地說:「你幹嘛說謊騙人家我是天師!?」他不是早跟尹容說過了,他只是天師的徒弟啊......

「你也這樣騙我。」尹容睞他一眼,看著江臨水在他話畢之後露出有些頹喪的表情。

「所以你就這樣陷害我!?」

尹容四兩撥千金地告訴江臨水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你忘了嗎?沒錢的話可是沒飯吃的,你不想餓死吧!?」

這絕對是威脅!

「......」好吧~他沒話可以反駁了。

見到他頗為無奈地低垂著臉,尹容說:「而且我這是給你一個斂財的機會。既然你是天師的徒弟,那麼總該有點可以對付尋常妖魔的法術在身上吧!?」

「......」他發覺尹容真是吃人夠夠......不過,他倒是還挺知人善任的嘛!

「還有,你別忘了,是五五分。」尹容最後補上的這句話,讓江臨水馬上忿忿地抬起頭來;好傢伙啊!是他動手還要五五分賬!?

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一個人的話,他發誓尹容早就掛點了。

沒把江臨水的肅殺表情放在心上,尹容抬手一把將江臨水推進門裡:「該上工了,天師大人。」

最後,不怎麼甘願的天師大人-江臨水有些畏縮、又很莫可奈何地走進大門。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