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四章第三節/調伏牛魔 (附記:能使喚尹容的感覺真好~) >>被打

 

江臨水一臉笑嘻嘻地和尹容走下山去,其實是因為尹容的肩上扛了個重物,所以無法搭乘飛劍的關係。

但是,就算尹容的肩上沒有負重,依江臨水想,他大概也會拒絕搭飛劍。畢竟他有懼高症......

突然間,想事情想得正專心的江臨水腳下一滑,被路上的尖細石子給絆了個打跌。

「哎唷!」

尹容見他整個狼狽地跌在地上吃了滿嘴塵土,忍不住開心地笑了出來,然後就招來了江臨水回眸的怒視當招待。

「你笑什麼笑!」

「笑你啊......」撇開前一刻烏雲罩面的壞心情,尹容神情愉悅地哼起曲子;江臨水見狀氣得咬牙,並且衝他就喊。

「我看到你剛才故意抬腳踢石頭到我面前了,你想絆倒我嗎!?」

「你好像已經跌倒了喔。」沒有反駁,尹容立即笑呵呵地提醒,更把江臨水氣得差點頂上冒煙。

這小子......

江臨水快速地從地上爬起來,伸手拍拍衣上的灰塵,再扠著腰與同尹容大聲怒吼:「臭尹容,你是有啥不滿的!?」

「誰叫你讓我扛這隻笨牛!」不太高興地冷哼了聲,尹容撇過半張美女臉蛋,似乎還是很氣忿前刻鐘才發生的事情。

其實在江臨水降伏這隻牛魔之後,便把這隻掙扎不休的牛的四隻腳給綁在一根粗糙的木棍上,接著便指使尹容一把將它負荷在肩膀上,就這樣一路走下山。

這點讓他感到十分的忿忿不平。因為江臨水的理由就是:他是練劍的,身體自然比他強壯,所以這重擔該由他一人來全權負責;而他是肩不能挑和手不能提的修道者,體魄又文弱,想也知道他根本扛不動那隻牛魔。

聽聽!這是什麼好理由啊!?若是江臨水是低身段地拜託自己,他搞不好會答應呢,不過沒想到他一把牛魔的事情解決之後,就是一臉的頤指氣使,這教他怎麼吞得下這口氣!?

所以,當江臨水面露愉快、一點都不稍微地體恤他的辛勞地走在他身前的時候,他故意抬腳踢了顆石子到他前頭去絆倒他,好替自己出個一口悶氣!

「你當然得扛這隻牛啊!是你說過你要當保鑣的哎......」江臨水撇嘴。

尹容忍不住同他爭論起來:「保鑣是保鑣,挑夫是挑夫啊!」

這時候,江臨水突然想到了什麼,挪眼瞥了尹容許久,直到尹容感覺怪異地開口叫他。

「喂,你看什麼看......」

瞬間明白了為何尹容的態度會如此奇怪的江臨水,扯著唇角笑了笑,像是要說悄悄話般地挪近尹容身畔咬起耳朵:「我說小容啊~~」

被那串靠在耳邊呼氣的動作給弄得一陣尷尬的尹容,當下很不自在地抬手推開江臨水的臉:「說話就說話,不要靠這麼近!」

江臨水委屈撇嘴:「幹嘛呢小容~~咱們連床都上過啦......」說完,他發覺自己的腦袋馬上被尹容毆了一拳。

「誰跟你上過床了!不要亂說!」

「咱們不是同房嗎......」江臨水被揍得頭痛,忍不住捂腦辯解中,孰料尹容朝他拋來一枚白眼。

「只是同房不等於同床!」

「好嘛......規矩真多耶你~」江臨水一陣嘟嚷。

「這是實事求是!」尹容糾正。

「好吧大少爺~~」江臨水連翻白眼,「反正你都對就是了!嘖~你們大戶人家擺的身段實在是有夠高耶,我只是個普通的平民,哪裡知道得比你多呢......」這句話裡褒中帶貶,讓向來聰敏的尹容卻聽出來了。

「......」一陣的臉紅無語,尹容知道江臨水已經看穿了他為何鬧脾氣的原因,終於忍不住低下頭來。

「......我家師父曾跟我說過,江湖可不會跟你這種剛進來打混的新手講什麼仁義道德和規矩的。」瞥了尹容一眼,江臨水覺得爭論這個也挺無趣,於是抬手拍拍尹容的肩說:「而且......小容啊,要跟我五五分帳,可不是那麼好分的喔!」

尹容轉頭看他一眼,頗無奈地無言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