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與預言

 
昨天看的是《破案天才伽利略》的第六章,談起了『夢想』。但我想這兩個字並非單純地指原意,而是人類的下意識。
 
還記得劇中的女主角內海薰小時候常常和小學同學坂本八郎一起去某位畫家的家裡玩,沒想到他們之間竟在多年後牽起了一樁事件。
 
坂本八郎據說是個算命師,內海在某次到他的算命館算命,剛好勾起了兒時的那段回憶,很驚訝小學同學現在竟然是以算命師當職業;那之後的內海卻接到了同事來電說她那小學同學意圖非禮一位名叫『山崎禮美』的女孩子。
 
內海大為震驚,於是打算將真相查個清楚,她發現了此案件有幾個巧合,於是又找上了湯川老師,這次的湯川是在工藝教室裡玩雕刻......(汗~是說~他每次碰上內海來找的時候都出現在不一樣的地方哎......= =b 實驗教室、射箭場、攀岩教室、網球室......等。我懷疑作者將湯川設定成啥都會的怪咖~= =|||)
 
但是湯川對於這些巧合似乎不甚在意,他好像對“預言”比較感興趣,於是又開始插手幫忙了~= =a 
 
我最有印象的是內海說的“科學家都只專注那些算式研究,根本不管人心”之類的東西,抱怨著湯川只會使用物理研究來推算事件真相,而沒有想要去理解人心,沒有人類所謂的情感、也沒有想要去幫助的人。(這聽起來很像是在向對方撒嬌吧......= =b)>> 因為我也將電視切來轉去的,所以劇裡的某些對話並不是記得太清楚就是~汗~ORZ
 
這是我第一次發覺湯川在生氣的時候比較帥(被他電到了~)!= =+ 嘖~平時的模樣根本看不出來他也有抓狂的時候呢~= =a 似乎是不太會發脾氣的樣子~= =b (唔......)
 
不過,就在這時候有了轉折情況,內海想儘量幫助他而被小學同學找去;而湯川則是深入那畫家以前住過的屋子裡搜查,找出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嬰兒用品),於是他又跑去找內海,結果被兇嫌反鎖在船內,兩人在邊聯絡警方邊持續了一小段的對話,由湯川主動啟口的,似乎是在對內海解釋著什麼。
 
湯川的意思是說科學家不是不與人往來,而是甚多的時間裡都在做研究,因為只要沉溺在研究裡頭便難以自拔,那種發自心底的喜悅就跟內海努力當個警察是一樣的,當然,他也是一樣的。(我想,湯川的真正意思是說其實“研究要比與人來往更加有趣”吧~= =+ 這種單純的歡欣與感動是難以自其他人身上得到的。只因人心啊~是很複雜的。)
 
事情到了這裡又開始急轉直下了,他們被救出了船底,湯川表示要到山崎家一趟,兩人在進入山崎家拜訪之前,湯川發現了事實真相;於是又回到研究室裡向內海證明了他的假想,原來兇嫌所說的那些什麼水底浮字,都是糯米紙與人為惹的禍,這也才揭開了以往一段不為人知的秘密之情。
 
被害者的母親之前與那畫家有了婚外情,禮美便是兩人所生,而畫家後來去過了山崎家多次只為了要回小孩,山崎媽媽沒法子,只好殺了畫家(?),另外害怕自己的這段情事被揭穿,所以她也計劃了要殺死坂本八郎。
 
而那畫家則是思念女兒,便將常常去他家的女孩(就是內海)叫成“禮美”,可能是下意識的補償心態吧~= =a 但是也害了坂本當了替死鬼就是。
 
= =a......不過,禮美的母親還真是不負責任。自己與畫家有了不正常的關係,到頭來卻害怕東窗事發而動手殺人──在看的時候忍不住覺得很好笑,人的心果然很難預料啊!
 
而,坂本的那些預言倒不如說是『夢想』吧!(訕笑ing~)竟然把預言與夢想混合在一起,實在是很有趣!(笑)因為真正的預言會是看不真切的圖像,也不是所謂的“現在進行式”。
 
還有,劇裡所說的人際關係嗎......呿!我只需要與我一樣的同類就好。要我與人交際,那還倒不如把時間花在自己的興趣上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