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之後,傍晚悄悄降臨。

一片大地被暈染成橘紅色,夕落映著晚霞的美麗,讓人不禁忘情地盯著直瞧。
晚風輕掃,樹影草叢間鳴叫的蟲聲開始出現,一片的靜謐可人。

這時,整座寨子的人卻沒心情欣賞這樣的美麗景色,人人拿刀、帶傢伙地準備迎接傍晚即將來訪的客人。
為了尹衡的來臨,他們動員了所有的人,包括頭子楊立威在內共有十八人。

他們集合在寨中的大堂之上,氣氛很是詭譎,一邊讓明明帶來的人質─雪染的臉色也隨之一凍。
看著這麼大的陣仗的雪染和明明覺得十分奇怪,尹衡是有三頭六臂嗎!?

還是說...
不明白山賊們究竟打什麼主意的兩人不約而同地皺著眉心,不語。

此時,眾人一個聽聞外頭似乎傳來了探子的回報,說是一個男人帶著一隊騎兵來到寨子前面了,好像是來贖人的。
這個消息使得眾人馬上將目光移至話不多的雪染身上,看著他侷促不安地絞著手。

沒想到...尹衡真的來了...

雪染不知道這是該高興還是傷心。

正當他垂首暗自思考的同時間,尹衡領著一名男子進入寨子,目光如鷹隼地直直盯向正坐在寨子上頭的大椅上的楊立威。
明明和雪染正站在楊立威的身邊的左、右兩邊,尹衡瞄見了雪染低著頭沒看他。

「把雪染還我...!」沉聲如此說著的尹衡怒張著那道眉,眼神炯然地盯著楊立威,看著他也正瞪著他瞧。

「沒想到你還滿疼你的小弟的嘛!...」楊立威撇了撇嘴,眼珠轉向身邊的雪染聞聲而抬頭的驚訝模樣。

尹衡沉默地看著雪染半晌,悠然地吐出一句話來:「他不是我的小弟...」

這句話當場給雪染一個天大的打擊,他微抖著唇,面色刷白,然後撇過頭去不願看尹衡了。
原來是這樣的嗎...?
在尹衡眼底...他什麼都不是嗎!?

難過萬分的雪染紅著眼眶,沒發現楊立威在聽了尹衡的那句話之後,驚訝地攏起眉,「要不然他是你的誰?你竟然這麼保護他...」楊立威狐疑地瞄著兩人,明明好像也百思不解地看著雪染。

「十萬黃金是很大的數字...」拿這些錢來救了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除非他瘋了...

尹衡抿唇地不想回答。

楊立威也沒勉強他,轉而笑道:「好吧!答應我的錢呢...?」聳肩。

尹衡鷹眸一瞥,「這兒!」隨即地,他自懷裡掏出幾大張銀票,包上一顆石子,然後揚手拋出給殿上的楊立威,看他舉高手來地接個正著,沒有起身。

楊立威攤開一瞧、數了數,沒錯!
的確是這個數目。
然後他轉頭向明明使了個眼色,要她放人,明明收到訊息,於是拉過雪染,步下階梯。

因此眉開眼笑之際的,楊立威問:「怎麼你不怕我食言不放人?」

尹衡哼笑,「外頭有我調來的一千精銳,不怕你食言毀約...」轉眸瞥向外頭的那位傳令官。

尹衡的話令在場的眾人都捏了把冷汗,還好頭子沒幹傻事,留下雪染...

拉過明明推上前來給尹衡的雪染,在眾目睽睽之下的尹衡把雪染攔腰一抱,雪染震驚地瞅著他抱住自己而忘記了要反抗,隨著尹衡的一個大踏步往外走,邊說:「交易完成...」

楊立威看著尹衡那囂張的行逕,還以自己的背脊面對著敵人,一怒之下的他忍不住動手大力地搥了椅手一下,臉色漆黑。

明明見著,微微皺眉:「乾爹...」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