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如果說冥月架不恨、不怨聶澪的話,那是假的。

對於聶澪的行為,冥月架是滿心的不安與不滿,只是,冥月架在聶澪對他做出『那件事』之後,他卻還是為他動心,而這一點讓冥月架感到非常苦惱,因此他不願意輕易就原諒了聶澪,也因為他不想再次受傷了。

有這樣一次的背叛就難保不會有第二次。

而他,再也經不起第二次的傷害了。所以,縱使他的主治醫生伊昊月為他的好友聶澪前來求情與討好他,他連一句話都沒有說,保持著他剛住進院裡的那份沉默。

不過,就在伊昊月的軟硬兼施、鬧彆扭和賴皮之下,冥月架已不排斥正常用餐了。

因為那個人說:「這個身體雖然是你的,但是身為你的主治醫師,你就必須得聽我的!這個院裡雖然不大,但你一天不痊癒出院,其他的患者就少一個病床!」

冥月架被這樣的一句話堵死了反駁,只好乖乖地吃飯用餐,好讓自己趕緊康復,要不然那庸醫又要說他『浪費病患的權益』了!

但是──

冥月架雖然同意用餐,話卻還是不肯多說一句,這種情況看得伊昊月頻頻搖頭,忍不住替他打抱不平起來,暗地裡開始責怪起好友如此狠心,竟將一名原本完好的大美人給搞成這樣,讓他看了都很心疼!

不過,這句話可不能對聶澪直接坦白,不然,他的這張天生麗質的俊俏容顏可就又得再度遭殃了,他可不想挨揍。

這天午後,照慣例來巡視大美人有沒好好用餐的大醫生,眼看著冥月架動手拿過銀色湯匙舀起餐盤中的一口白飯,伊昊月突然發聲。

「欸,我說月美人啊......」

那句『月美人』讓還在用午餐的冥月架緩慢地抬起頭來,美麗的眸子掃過一身白衣、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的伊昊月,那帶點不贊同的眸光抹上些微的不悅,他緩緩放下銀匙,開口了:「冥月架。」

伊昊月聽了之後忍不住苦笑起來,「喏!我自從你一住進這裡後就知道你的名字了啊!那小子天天在我耳邊一直唸著,讓我想忘記都很難啊。」似抱怨的話一溜出口就再也停不下的伊昊月繼續像連串珠砲地直道:「那小子天天都來這裡找你報到,他這樣做,難道還無法讓你原諒他嗎!?」

冥月架只要在伊昊月一提到聶澪時就又開始沉默不說話了,搞得伊昊月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的窘境;結果,氣一來的伊昊月倏然在冥月架面前『唰』地一聲,起身,臉色有點難看。

「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實在是很自私嗎!?他做錯了你就該讓他知道,你起碼該聽一下他的解釋啊!你這樣像只悶葫蘆,什麼話都不說出來的話,你又怎麼能讓聶澪了解你這麼做的原因!?既然你們是情人就該互相包容啊!」

這些話逼得讓冥月架抬頭瞪視著伊昊月瞧,冷聲:「你什麼都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沒那麼容易。

伊昊月怒道:「你才是什麼都不清楚!你不聽他的解釋、不了解原因、更喜歡令別人感到困擾!你知不知道那小子為了你,已經在院裡跟我嘮叨多天了啊!?我個人是無所謂啊!但是那會干擾我的病人啊!」

幾句話讓冥月架汗顏,患者也是人,他們需要一個可以安心治病的環境,於是他淡淡地抿著唇道歉了:「對不起......」

伊昊月才不想聽他那句無謂的道歉,頓時轉了個身旋開門,在臨走前說:「你若有誠意就趕緊解決你和他的事情,不要讓我和其他人為難!」

伊昊月說完把門闔上後,冥月架就陷入沉思......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