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剛在徐若思無奈地吐了他一身之後,馬上在小三貼心的建議下和徐若思一起到了附近一家百貨的洗手間清理身上的穢物,而徐若思得替他去買一件能換穿的衣服。

於是,徐若思心痛地自專櫃裡買了一件簡單的大ㄒ恤,然後匆匆地拎著提袋再去與安子剛會合。
不用說的,那衣服的錢自是徐若思出的,他身上沒有現金,只好拿出那張唯一的信用卡來支付。

因此,他愁苦著一張臉地前去三樓的男用洗手間,在廁所門外把袋子遞給安子剛。

「喏!衣服給你!」

不甚好的口氣和那張奇怪而微微扭曲的臉龐教安子剛疑惑地繞高了眉頭。
「怎麼了?好像有人欠你會錢一樣的臭臉色...」瞥了眼被說到痛處的徐若思捂著臉蛋,哀怨。

「差不多了啦!真的很抱歉...」其實是他多花了錢而痛到想搥心肝,那是血汗錢啊!他這個笨蛋!

微笑的安子剛雙手環胸,笑看著徐若思一臉的頹喪,忍不住出口安撫:「你啊,別想太多了啦!我又不會怪你...」接著,伸出手來接過徐若思遞上給他的新衣。

不是的...不是的。

徐若思抬眼瞅著安子剛闔上門板,然後沒多久便傳來陣陣換衣的窸窣聲音,懊惱地咬著粉唇。
他才不是害怕安子剛會怪他咧~
是錢!他在乎的只有那亮晶晶的錢啊~~~~

只怪他自己那麼不小心!不但吐了人家一身,又害了自己花了錢,他到底在搞什麼啊...真是...
暗自責怪自己的徐若思無精打采地對著門板輕呼:「我先出去等你...」

「好。」安子剛自門內出了聲。

於是乎,徐若思便在洗手間的外頭的那片長廊放置的長椅子坐了下來,他的對面是一窗的透明窗戶,還能自這兒望見對面的補習班大樓。

轉念一思及適才看見的那一幕可怕的駭人景象的徐若思的心底升起了一抹不過,原來身為警察還得處處看那麼噁心的東西啊!

那飛濺四處的血花和腦漿遍灑四周,頭顱被削去了一大半、眼珠要掉不掉地掛著眼眶四周、四肢凌亂骨折、還有那張臉龐扭曲得可怖不說,還能稱之為”破碎的臉”了...
思及此的徐若思一個青了臉地掩住嘴,心頭酸澀了起來,一股想吐的感覺隨著回憶的畫面而鮮明。
一個抬頭的徐若思不經意地瞄見那扇眼前的透明窗,忽然間看見了一抹白影自頂樓飛竄而下,於是心悸與驚恐地瞪大了雙眼,為了證明自己沒看錯,還急忙地自椅子上一躍而起,奔至窗邊探頭而下。

「那是什──」”麼”字還未出口的徐若思,什麼都沒看見地一個抬頭時卻見眼前一張與他貼平的詭譎又陌生的臉龐對著他揚起笑。

嚇得頓時怔愣於原地的徐若思好半天發不出聲音來,那張臉不就是他剛才和安子剛在命案現場所見的那一張嗎...!?

那張被摔得破裂的臉龐扭曲得可怖不說,眼珠要掉不掉地掛在眼眶四周,唇角旁邊流著血絲、正詭異地朝他咧著嘴角...

徐若思當場嚇得發出尖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