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魔障 3



男人本來是名專司砍柴的平民,以往的他都是於一天之中這樣上山、下山地來回跑,砍的柴薪都全部讓市集上的貴族與平民搜購一空,生意非常不錯。
自從另一半走了之後,他無兒、無女第活在西邊的山裡頭,偶爾才會到下京來。

最近的他也是一如往常,在某一天的早晨,他拿著工具與背著竹簍要上山的他卻發生了一連串的意外......。

首先,他在前往山路的途中,走壞了一雙鞋。

皺著眉頭的男人不以為意,於是脫下了兩隻腳上的鞋子,仍舊向前走。

一路上,呼吸著山中的新鮮空氣的男子忍不住邊走邊伸著懶腰,拿好了手中的鐵斧,照著平時他最常常走的路線一路上山,早上的天氣也不錯,烈陽當空直射。

山澗淙淙,鳥語花香,不時偶爾於草叢間奔竄過幾隻雪兔,或是林梢飛過幾隻大鵬,蝶兒繞著半開的花朵打轉,使得男人一路心情舒暢。
終於,男人因為口渴而停坐在樹下的一棵大石上,伸出手來往背後的簍子裡一掏──

空蕩蕩的一片。

男人皺著眉頭,愣了一下地把背後的竹簍子放了下來,仔細一瞧──

他隨身帶的那個裝水的茶壺不見了!

臉色青了青,心想自己大概是忘記在家中了,隨後,男人於是起身、拿著工具便又往回走了,想要下山再回去屋子裡拿,但是走了沒幾步路的他轉念一想:這樣似乎太浪費時間了,便將腳步一頓,沒想到兩腳就失衡地交錯在一起,結果便這樣一個倒栽蔥地一路滾下山路去。

男人摔到山腳下,忍不住痛聲哀嚎,面色如土。

今日似乎不太適合出門。

男人這麼想的時候,他正好自地上爬了起來,於是他便伸出手來撫著摔痛的腰想撿起他掉落在地的竹簍子與斧,不巧的,他的手指頭恰好觸及了斧頭的銳利面,因而被斧頭的利口狠狠削出一條線,接著便滲出一絲一絲的殷紅血液。

男人痛得大叫。

這時候的晴空不見了,天際邊漂來了一朵大烏雲遮住了陽光,雷聲悶吼,接著便下起了毛毛細雨來。

男人愕然地瞪著不給面子就馬上翻臉的天空,無言,早上的天氣還好得很,怎麼一下子就變天了!?

雖然心底十分不滿,但是男人還是趕緊捂住手上的傷口,以沒受傷的手小心地拿起斧頭丟進竹簍子哩,便背著它們往山下奔,想找個避雨的地方。

一路狂奔的他沒想到自己雙腳踩踏著地上積出的團團水漬、於慌忙間踢到了一顆小石子後被絆倒,然後便又一路滾下山去,難看地臉朝地、背朝天地在細雨下濕了整件衣服。

男人受夠了地一個痛呼,哀嚎震天。

「我今天到底是倒了什麼楣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