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陰陽》/【辟邪劍 卷十】1




陰陽師──安倍晴明正和武士源博雅以及一名訪客坐在晴明邸的窄廊前,這時候正是夕陽西下的傍晚,夕陽餘暉映在晴明的臉上與身上。

博雅的隔壁正坐著先前他在大路上遇見的那位獵人,也是那隻在晴明懷中安然恬睡的雪天狐的前主人。

「必須請您幫忙......」那獵人似乎有難言之隱地蹙了蹙眉頭,自腰間拿起一把長劍,黃銅的劍身泛著皇家的貴氣,劍上似乎還鑲嵌住一枚寶玉,只是那玉細看之間,竟發現它自中心產生了一條裂痕。

晴明不語地搖著紙扇,什麼都沒有說,博雅則是沉默地望著兩人。

獵人見安倍晴明不說話,緊張地握緊了手中的修長劍身,瞪著眼,望著雪天狐自晴明懷中一躍而起,接著奔離晴明三人遠遠地,好像跑到晴明邸的院子裡的某棵大樹下去了。

「唔......」晴明微輕吟了一聲,「好吧!」

博雅見晴明終於答應了的模樣後立即鬆了口氣。

「不過......」晴明再度搖晃著紙扇,幽柔的嗓音緩緩響起:「你......不是本地人吧!?」陰陽師那對似貓兒的眼瞳泛著光芒。

那名獵人一聽微驚,「您是如何知道的!?」望著晴明的眼神摻著不可思議,「我的確不是本地人。」

「您的口音呀!您是自唐土來的吧!?」略揚起唇線的晴明笑問,瞥見博雅似乎對他的一口斷定也感到非常吃驚的模樣。

獵人點頭,「是的,所以我將它帶來給您是希望您替我處理掉,因為這是一把非常稀世的辟邪劍,由於它上頭的鎮邪玉已經碎裂了,所以它有點危險......」

「我曉得,但是您為什麼不找唐土的術士呢?」

「因為這把辟邪劍是皇家輾轉流到民間的陪葬品,要真的拿出來......」獵人微微汗顏。

晴明點頭表示知情了,「好吧!我會代您處理......就算是報答你送的那隻唐土所產的雪天狐的謝禮吧......」

一聽晴明這樣說的同時,獵人於是高興地笑著退了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