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替身”卷 4



當夜。

崎海一個人立在晚膳後的迴廊邊,沒有穿多少保暖衣物的他獨自一個人站在那天沒有半顆星子閃爍的夜空下,任憑冰冷清冽的夜風將他的衣襬吹得飄然,但是沉浸在思念情人的愁眉不展之下,他也沒去注意四周的空氣隨著入夜後而變得更加深沉凝重了。

溼冷的夜露停留在花草的葉片上,晶瑩地在墨黑的夜裡獨自閃著幽微的點點光芒。

似乎在晴明與博雅拜訪完崎海大人之後,下過了一陣大雨,而使得崎海邸的院落更加的溼冷了。

突然地一陣冷風刺骨地襲過崎海的身畔,吹起了一道衣浪,讓他垂在背後的髮絲也跟著輕揚起來,雖然那風帶起了衣襬,但是卻無法帶走崎海的憂傷思念,因為他最愛的靜子已離開了他。

曾經是怎生的恩愛呀......
如今卻化成如同溼泥地上那被北風打落的可憐花瓣......
戀愛是那麼美好,如今卻化成夢一場......

教人情何以堪呢!?

崎海想至此時已淚落鼻酸,想起靜子與自己一起共渡的那些時光,他就覺得十分的懷念......

可是─懷念是一回事,那已死的情人夜夜只對著自己綻出朵朵可怕的微笑是很令人害怕的。

希望安倍晴明大人能替他解決夜夜被靜子的微笑擾得夜不成眠的他。

就在當下這樣想著的同時間,崎海感到風吹得愈來愈強了,天氣變得愈來愈冷了,打算回房探看那盆靜子死前最愛的奇花時卻又被他身後的那抹熟悉身影給嚇得跌了個四腳朝天,臉色蒼白又駭異,直直瞪直了眼卻發不了聲音。

那人影就是死去的靜子!

她正對著倒在廊板上的崎海微笑。

「妳......妳......」崎海被嚇得臉色鐵青,半天擠不出一句話來。

然而,靜子只是微笑;崎海的眼淚怕得滴下廊板上。

靜子還是一臉的微笑。

「不......不......靜子呀......」崎海哽咽,看著靜子身著那件他送給她的十二單衣立在他眼前並且笑得很開心。

靜子不發一語地微笑,始終沒有啟口說話。

「啊啊──不要啊──」再也受不了這種詭異到極點的氣氛的崎海抱著頭朝天際受傷地大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