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玄武祠” 卷 2




博雅最後是趴伏在窄廊邊,沒形象地大口大口喘著氣,這個晴明竟然用這種方法來整他......

好呀!他非得晴明算這筆帳不可!

呼呼~~~~要命,他從來沒這麼喘過......

雙眼不快地瞪向廊上正安然閒散的陰陽師那搖著扇子的輕鬆模樣,博雅吊高了唇,氣呼呼地說:「晴、晴明......你......這傢伙......可惡!」

被罵的陰陽師仍舊自在地坐在原地笑望著呆武士不服氣地靠著單手扒住了廊板,抖著使力過度的四肢爬上他與蜜蟲所在的窄廊上,瞪直了雙眸。
「晴明!你老是......這樣......呼......整我......」

咬唇不悅地板著一張呆傻臉龐的武士這樣說著,累到氣呼呼地坐到陰陽師面前,看著一邊的蜜蟲愉快地邊欣賞著他的狼狽樣子邊偷笑著替他斟酒。

博雅抖著手端起酒碟飲盡碟裡的酒液,然後再重重地放亞酒碟,把一張臭臉端近陰陽師眼前:「你太不夠意思了!」

這時,博雅的氣息已經恢復穩定了,因此他正不開心地一個字、一個字外加擲地有聲地說。

「都怪你呀!博雅大人......」旁邊的蜜蟲代替主人出言相激了,不過她的話卻招來了博雅的質疑。

「我又怎麼了!?」博雅不明白地直瞪著眼,對著蜜蟲就問,蜜蟲在望了主人一眼之後才回答。

「誰教你欺負主人......」她噘嘴,不高興地抬高下頷,美麗的臉龐上帶了抹得意,看博雅大人被主人整得哀哀叫的模樣,她就覺得總算替主人面子扳回一成了。

「我哪有啊!」博雅覺得自己受了冤地大吼,蜜蟲到底是在說什麼話呀!被欺壓的人明明就是他本人啊!

晴明哪可能被他欺負啊!?不公平......被欺負還得說冤枉成欺負人的人!

蜜蟲輕哼一聲。「呆子果然是呆子!」

「反正我就是呆子啦!」博雅生氣了。

陰陽師看著兩人你一句、我一言的,忍俊不住地又笑了。
「呵呵呵呵~~~~」博雅果然很天真哪......真是好欺負。

陰陽師微笑著,輕搖扇子的他恍然憶起,博雅在今日來訪,似乎是有什麼事來拜託他的樣子,因而啟口發問。

「博雅,今天又是什麼事來找我呢?看你這樣拚命......呵呵~~~~」語罷的陰陽師再度憶起剛剛博雅奮力渡海和征山的險途都只是為了要見他一面的那種好笑模樣,失笑了。

「別笑了!晴明!」博雅再鈍都明白陰師是衝著他的狼狽樣子而笑得前俯後仰的。

「好、好......我不笑了......呵呵呵......」話是這麼說啦!但是真的很難做到......

陰陽師用扇子掩去他大大的嘲笑笑容。

「聽我說啦!晴明!」博雅拍上廊板的嚴肅模樣使得陰陽師決定開始仔細凝聽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