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玄武祠” 卷 5




武士問得好。

博雅淡瞥了仰首目測土窟洞口的寬度的陰陽師,問:「要怎麼上去啊?晴明......」聽著陰陽師說得簡易,武士可不這樣樂觀呢!

博雅在土窟中繞了兩圈,再看了眼毫無反應、似乎正在思量逃出生天的方法的好友,覺得陰陽師說的話令他很難相信,這土窟比他們兩人的身高還要深上一倍多呢!

雖然窟底極寬,約能容納幾十人的寬闊,但是問題在於高度呀!

這土窟的土鬆軟、溼滑,要靠自己爬上去根本是天方夜譚啊......

不知道晴明會怎麼辦?

偷空再回覷了眼思考中的陰陽師,武士那低喃的話語在空氣中造成一波又一波的低迴波動。

但,倏然間,武士看著陰陽師皺起眉頭,呼了聲不好,抬起首來望著他:「我們驚動了這界上的所有靈......」

陰陽師的臉色白了又白,輕喊一聲『糟糕』之際,陰陽師與武士立即被好幾股看不見的力給推得十分貼近窟面,然後將他們緊緊地縛在窟底,兩人頓時覺得氣息一窒,呼不過氣來了。

「這......這又是什麼啊......」武士驚呼,瞬間又感覺自己被看不見的力給提高了些,腳跟碰不著窟底,相反的,晴明卻一臉難過地仰著螓首,微微閉了眼,紅唇一開一闔的,看似缺氧中,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勒住了頸子般的表情。

武士擔心地瞥了好友一眼,不管自己的處境硬是掙扎:「晴明!晴明啊!!回答我啊......」焦慮地大吼著的博雅,只見晴明的餘光飄了過來,想說什麼卻發不出聲音,朱唇開闔著。

空氣肅冷。

「唔......唔......」被提高了與土窟地面那好大半距離的武士在空中晃著雙腳,驚嚷:「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啊~~~~晴明──」

耳邊充斥著博雅的呼叫聲的陰陽師撇過頭去,不能適應地皺著細眉:「唔......」

陰陽師由於被勒住了聲帶,他只能發出輕吟。

吵死了!他正在想辦法嘛......

「晴明──」再喊。

好啦!

陰陽師聽了,翻翻白眼,終於受不住武士的大吼震耳聲,於是在心底唸下了咒語......

「唔......呃......」陰陽師唸了咒之後的不久,他四周的力道似乎鬆了開去了,因為自他額際放出的亮光足以赫退那些非人的精怪。

「看,他不是人......不是平凡人啊......」

「是陰陽師!陰陽師啊!」

「我們的怨恨呢......怨呢......」

「下次再報吧!」

「他們是京城人!藤原一族的關係人啊!」

「害得我們無處棲身......無處棲身!」

怨魂們的聲音細聲、吼叫、怨懟地交談著。

武士害怕極了,陰陽師卻見怪不怪,口中又喃唸了一串咒語,招出了式:「青龍......」

應聲自雲中出現的一道亮光嚇退了所有的魂,接著是一條閃爍著青光的龍形,出現在陰陽師與武士眼前。

陰陽師跟著微笑下令:「去火、飛天......」

「遵命!」青龍飛到陰陽師眼前,讓主人騎上了龍背。

陰陽師騎著青龍再款飛到傻眼的博雅面前,替他解了那看不見、由鬼所織出的細繩,接著再示意他與他一同騎乘青龍,「快上來吧!」陰陽師笑瞇了眉眼,使得博雅就這樣呆愣地跨上了龍背。

「這......晴明啊......」武士愣了半天卻問不出來。

「噓,我們先到目的地再說吧......博雅......」陰陽師沒有回頭,就背著博雅朝青龍下令:「飛天,青龍,我們去找玄武......」

「抓緊了,博雅......」陰陽師微笑,略微回眸輕語。

「喔......」武士呆愣,隨即聽話地把雙手環上晴明那纖細的腰身上,頓覺一陣隱隱清香撲鼻而來。

是晴明的天竺葵香味......博雅心神飄忽地想著。

而,兩人身下的青龍扭曲著龍身,吼了一聲,正往玄武祠前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