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6




安倍晴明立即趕往海棠指定的府衙,一個人搭著自家牛車尋博雅去了;沒法子,總不能將代替他受難的博雅給扔下不理吧!?

陰陽師略微苦笑著。

這一切都是個”緣”字惹的禍。

哎~早知道這件事會發生的自己還是不太在乎地同式神說笑地說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他,現在也不太有把握了,誰曉得海棠那小姑娘會有什麼出人意表的動作呢......

真是自找麻煩啊......

陰陽師皺著眉,深知該來的躲不掉,只是他覺得突然很想動手掐掐凰的嘴,沒事應什麼話啊......

嘖!這下子可好了!只是為難了代他受罪的博雅了......

陰陽師微微抿著紅唇,倨傲不認輸的模樣非常孩子氣。

總而言之他必須跑這一趟......

車子走沒多久的時間,蜜蟲和黑牛在一座大門前停下了,陰陽師感應地揭簾下了車子,便讓牛車先回晴明邸去,自己一個人在眾多位衙役的失神眸光下,踱步進門。

看來這位小姑娘用了術法控制了這幾個衙役,想必對博雅也使用了相同的法術吧!

這下子要離開這兒卻是難事一樁了......

陰陽師在心下輕量著,緩步進門地繞過迴廊後,來到了大廳,就見海棠坐在椅子上,她身邊伴著的就是他要尋的博雅,陰陽師心下一驚。

博雅好似不認得他了,對他拋去的眸光不以為然地回望,面無表情地。

「博雅......」輕聲低喃著的陰陽師回眸審度著海棠,她一臉的不甘,咬著下唇。

「安倍大人,這個人對你真的那麼重要嗎!?重要到你無視於我的存在!?」海棠厭惡她身邊的這個年輕貴族,因為安倍晴明連看她一眼都吝嗇,一進門之後的眼光就往四處搜尋,然後落在這個人的身上久久不肯移開。

抬首仰望了博雅一眼的海棠再回視晴明時已然平靜,臉色不麡。

陰陽師直立著半晌才接話,「如果這世上有我無法慨然拋棄的人、事、物的話......那麼,這個人就是其中之一......」撇過頭的陰陽師似乎正為說完這句話而赧顏了,看得海棠又是一陣的心下筋欒。

哼......什麼嘛~~她硬是得不到的,就偏要得到手......

「好呀!你要帶走他可以啊!」海棠努唇立起,雙手扠腰地怒瞪著陰陽師,「除非你先與我結姻!」就是所謂的”拜堂完婚”。

陰陽師睜眼,「好吧!不過妳不能食言......」嘆口氣的陰陽師在愣了一下子之後便搖首允諾了。

「這是當然!我海棠從不說謊......」她昂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