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7




「來吧!晴明,我替你找了個女侍帶路,她會領你進入一間和室裡頭,因為我們即將舉行大婚,我國的習俗是婚禮前的新郎倌與新嫁娘是不能見面的......」海棠招手喚來一名被她以術法控制住的府衙的女侍,回眸對著陰陽師輕語。

陰陽師不語地點頭。

「妳!馬上為晴明領路......」

海棠一揮手,對著女侍下達命令時,陰陽師也正好看得仔細,因為他正在偷偷找出海棠為何能夠操縱他們的主因,然後好解救博雅,但是,他的意圖卻讓這個小姑娘給識破,看著她笑吟吟地緩步到他面前,主動墊起腳尖將雙手環上陰陽師的肩,微笑。

「我的術法是沒有人能夠破的,晴明,別白費力氣了,你除了答應我的條件外,再無其他!等我們拜過天地後,我自然會把解藥交給你去救那武士......」海棠望著陰陽師無反應的模樣,微笑。

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看見的是陰陽師面無表情地瞪著她,但她卻曉得他現在是很生氣的,為了那個武士而抿著唇,沉默。

海棠不甘心地回瞪著陰陽師。

她搞不懂,那個人真的如晴明所說的對他那麼重要嗎!?

人,不都是該自私為己的嗎?那麼,安倍晴明又是為何......

海棠微怒地擰眉。

因為安倍晴明的這些思考與動作都已經徹底地擾亂了她,讓她產生了眾多的迷惑。

他究竟個什麼樣的男子呢!?

海棠毫不猶疑地抬起螓首,眸光無畏地迎視陰陽師那似要洞悉所有事的炯然眸光,沉淪。

是呀~~如果他是一個平凡人的話,也就不會使她悄然地動心了......

因為如此,所以她想執著地得到他!

得到安倍晴明。

海棠瞬間明白,然後露出了一抹美麗燦爛的笑顏。
「我懂你的......是不?」

陰陽師還是沉默無語。

「只要妳實現妳的諾言,我便會遵守妳的條件交換......」陰陽師這麼說著,望了海棠許久,最後,是海棠赧顏地調開了視線,呼來久立的女侍和負責看守的幾名侍衛領晴明進入內室,陰陽師這才暫時離開了海棠身邊。

接著,是海棠一個人獨自坐在堂上,發呆。

她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呢?

◎◎◎

陰陽師被領進內室裡頭。

女侍隨著進門,在板條上放了一個置有衣物的盤子之後便退了出,接著是紙門被拉上的聲音,外頭還有防止新郎倌逃婚的守衛把守著。

哎~~果然是不可小覷女子呀!

陰陽師回眸望了外頭的武士翦影一眼,便轉回頭來望著被擱在板條上的衣物,是大紅的喜服,他曾經看過這樣的喜服,應是唐國的喜服吧!

陰陽師思考著,彎著腰伸出手拿起那件據說他即將大婚的喜袍,望了望,他停住了動作半晌之後,便將那衣拋向上方──

門外的守衛透看著紙門裡頭的人影,微笑。

陰陽師唸了一串咒語。

「式神......」陰陽師緩緩勾唇一笑,結果還沒出現,那麼──

未來就可以改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