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吸血姬”/ 6 終



晴明邸裡的晴空悠揚,那片如大海般的湛藍色和著陽光初露的金芒,一天又即將開始。

晴明邸的窄廊底下坐著兩個人,陰陽師安倍晴明與他的武士好友殿上人,源博雅,而陰陽師的『式』正於一邊的廊板上替兩人斟著酒。
「喂~~晴明……」
突然間的,武士似乎想到了什麼,而放下正要端起酒碟的手,眸光瞥向好友,問:「那件事……你後來怎麼辦了?」

陰陽師微微笑望著金芒灑落的自家庭園,望著那棵已經化為乾枯的櫻樹枝,端捧起酒碟,悠然地啜飲了一口其中的美酒,唇邊的笑意就像是沾了蜜一樣的甜。
「沒有怎麼辦啊……就那樣了嘛~~」

陰陽師這麼說著,一臉的無所謂,可是武士並不這麼想。

若是治不好大納言和其家僕阿男的性命的話……晴明好像不能脫身其外,事情也會發展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窘局的……

「晴明!你認真點好不好!?我是在為你擔心啊!」武士擔心地皺眉,看他一副無所謂的狀況,讓他連管這件事都提不起精神了……

陰陽師覺得好笑地回瞥他一眼,隨即豎指唸著咒,他們身邊的蜜蟲立即奔下廊板,走到庭園裡的那櫻樹之下三步之遙後,便開始動手掘土,武士看得驚訝,忘了反應,直到陰陽師驅使『式』自樹下挖出了二具貼有符咒的草人為止……

「我說的『移病之術』就是這個!只要在符紙中心或是患病部位使用硃砂打個圈做記號,貼到草人身上寫明生辰,接著施咒後埋到樹下連唸二十一天的經文即成。」陰陽師伸手接過蜜蟲在踏回廊上前遞來給他的兩個草人,笑得神秘,「這是一種很方便的咒術……半個月立即見效的!」

武士瞪眼,「你是說……晴明,你怎麼不早點說啊!」語氣帶著責怪,有方法解決就直說嘛!還害他擔心個半死……

陰陽師呵呵大笑。
「說出來的話……我就沒有什麼娛樂了嘛!博雅……」陰陽師臉上的笑容實在是很讓武士覺得刺目。

「什麼鬼話啊!晴明!」武士微怒地撇過頭。

「呵呵呵呵~~~~別生氣,博雅……」

「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覺得在意!」博雅噘嘴。

「哈哈!」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