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的那夜向她告白後的風川狐狸,好似與先前的他有了一些些的不同,起碼現在是這樣的......

「喂!你幹什麼欺負她!?」風川若夜眼紅地動手拎起龍逍遙的後衣領,讓後者不適地乾咳了幾聲,嗓音都啞了的還不忘要替自己辯駁一下。

「哪有啊!我不過是拿了這最後一顆糖罷了,而且是她賭輸了嘛!」龍逍遙很委屈地扁扁嘴,狀似要哭出來的模樣,讓風川若夜連忙像不想被病毒感染似的把他丟向另一邊,然後聽著他發出的一串可怖的哀號聲音,擰眉。

「哎、哎,前輩竟然欺負後輩的!」眼見一旁沒吭聲的被害人──凌希寒沒有出聲,龍逍遙不知道她正在偷笑,而且已經快得內傷了。

「別笑太大力,肚子會笑破的......」風川若夜微微地瞥了凌希寒一眼,仍然改不了他們之間老愛唱反調的那種調調,最後還是出言相激,讓凌希寒回頭來瞪了他一眼。

哼!這傢伙說什麼喜歡她該不是騙人的吧!?看她都被龍逍遙欺負了這麼久才跳出來把他拎走,根本就是待在一邊看好戲嘛!

努著嘴,凌希寒不悅地狠瞪了正在吃糖的龍逍遙一記:「吃、吃、吃!你只會吃啊!?」怒火中燒的凌希寒雙手扠腰,一邊朝無辜的第三者發洩她的怒氣,讓旁觀者覺得龍逍遙真是招誰惹誰了,於是跟著閃了遠點,和一邊完全變成木頭人的雷隱塵等人看齊去。

自糖果爭奪戰裡勝出的龍逍遙一靠近雷隱塵他們就馬上被排擠出來了,原因是因為風川若夜正在氣頭上,殺人眼光已經往他們的方向瞄來了,只好犧牲一下龍逍遙當擋箭牌。

「你去吧!」雷隱塵淡道。

「壯烈成仁後,我們幫你立碑的。」龍君靈咧著嘴,笑了。

「那邊在叫你了喔!」尹君洛超沒同事愛地大聲說。

龍逍遙淚流滿面地去赴死。

嗚嗚!總部沒有一個是好人......

凌希寒此時懶得理人,給那隻笨狐狸氣都氣飽了,什麼也都吃不下了,因此她乾脆地坐到吧檯邊,向一名年輕美麗的少年要了一杯約克夏奶茶。

「不好意思,幻塵,給我一杯熱的橘香約克夏。」凌希寒的話一出口,馬上招來了總部裡頭所有人的注視,不過都是一雙一雙震驚的瞳眸與視線。

凌希寒叫他......幻塵!?

雲幻塵!?

難不成是他們總部的頭頭,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領導人,雲幻塵!?

哦喔喔──

眾人像是飛蛾撲火似的全搶在前頭奔向吧檯,結果眾人跟著又是發出一陣的驚呼聲。

這樣漂亮的人竟是那個向來神秘的頭頭嗎!?

眼看著大伙兒又是一陣的怔愣,直到對方笑出聲來為止。

看來,對他的身份毫不驚疑的人只有面前的凌希寒與側目望來的風川若夜了。

雲幻塵綻出微笑,然而,那朵在一瞬間綻出的美麗笑花立即又冰凍了幾個人,「你們沒見過我吧!?我就是雲幻塵,你們的頭頭。」那美麗到不似平凡人的仙顏再度笑了開。

呵呵!怎麼『他』沒有向他說過這兒的人都這麼有趣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