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小記:聶十郎/于晴

昨日翻完了三分之二,咱們這本書裡的男主角聶拾兒是聶家子弟,而聶家與西門家交惡(據說),但是他卻遇上了西門家的小姐西門庭,更誤以為她是個男兒身。

西門庭覺得與聶拾兒相處或是通信都很有趣。雖然她喜歡有趣的東西,但是她一向抱持著隨緣的態度,不積極也不主動。= =a

當她知道聶拾兒竟會扮人易容之後,更是覺得聶拾兒有好多種面貌,雖說她與他通信也有五年了,而且他長得一副富家公子樣子,但她就覺得這個聶拾兒必定不簡單。
若不是看他扮人扮得唯妙唯肖,她想她或許會被聶拾兒那外表與老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模樣給騙倒。

『真正會殺人不眨眼的,應該是你吧?』

這是西門庭在與聶拾兒討論廟裡那位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的救命恩人時候,西門庭很認真地對聶拾兒發出的問句。

『他還不知道自己能夠付出的底限在哪裡?他能脫下多少面貌與她袒誠相見,連他自己都無法作主啊......』>>這是聶拾兒發覺自己隱約對西門庭動心的時候的喃喃自語,而我頗能意會此話涵意。

= =a......老實說,很久以前我就一直說過別光看別人外表了嘛......(汗)

還記得某一次我被某友這麼問:總覺得妳好像有很多張不一樣的面貌(臉)。

哎~有時候我也拿捏不了自己究竟有多少張的臉,因為我對家人、友人、同學、無關緊要的親戚或鄰居,完全是不同一張臉皮。

我想我只是很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而已。哪時候該裝哪張臉,我一直拿捏得很好,只是不免有時候自己也會有些混淆了,究竟真正的我是呈現出哪一張臉!?

也許有人不喜歡這種模樣的人,感覺好像說一套是一套,見鬼說鬼話;但是我想我自己並不排斥如此,因我覺得很多的應對方式都要看人。

我想,不管哪種面貌的我都是真我。

我並非是偏愛哪一類人而去做出某些回應的,或許就是我知曉自己的底限在哪,所以才有這種分類法產生。話說回來,如果要我完全卸下面具,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是我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就算是家人,也有看不見的某部份的我。這已經是種習慣了。

結果到後來,就算再好的朋友,我也無法保證自己在她們面前是完全沒有面具的。(歎)

ps.這世上沒有誰是沒有面具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