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image3.jpg 
怪夢與空色勾玉-水少女~

其實一翻開<空色勾玉>之時,對於女主角的言語與行動我都不以為然。

我直覺她似乎是一個造假的人。  但是在繼續往後看的時候,她的一言一行卻打破了我一開始對她的直覺看法。>>(對於一個人啊~果然無法一開始就隨便下定論的......)

荻原小姐筆下的女主角並不是傳統的那種柔弱到得依賴男子的少女,而是一位堅強、任何事都靠自己決定的少女!

作者特別側重女主角的心情描寫,讓我看到了以前與現在的自己,當下就如書中的某則導讀所言的那般,與女主角產生了共鳴。

女主角雖然表面堅強,但她卻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不時會感到孤單與怕寂寞;而且她還有自己崇拜的偶像,同時也嚮往被瞭解與疼愛。
 
尤其當我見到文中內容,她被別人告知自己是與統治天地的輝族敵對的闇族人時候,她那暗自傷懷卻又得隱忍下來的心情轉變,讓我感到十分的憐惜;就因為她是個普通的少女,因此才會有這些心情經歷與掙扎,這些情緒使她顯得純真又誠摯。
 
雖然知曉自己是闇族人,但女主角-狹也,仍舊執意地追逐著光明(輝族)。
 
她並不認為自己該去怨恨殺死自己父母的輝族,也不認為怨恨是她該有的情緒對待,於是她跟著輝族神子回到真幻邦,打算尋找她所要的。
 
  我只能說~狹也的看法與做法已經超越了普通同齡少女的程度了。
 
輕歎了一口氣,覺得精神有點倦累的我,當下闔上書本。因此,目前我只看到第一章完畢而已。
 
***
 
來提一下怪夢吧~
 
是說~我昨晚又到處跑了。  但這次起床之後,卻是啥都不記得了,腦中只餘一團模糊的影子......
 
約莫如此吧~(好累ing~)ORZ
 
***
 
空色勾玉-2 輝宮~ 
 
日月同輝。
 
第二章描寫狹也跟著輝族神子-月代王 來到了輝族神宮。
 
原是滿心盛慕的狹也以為自己可以瞭解月代王、而且也是被月代王所需要的,卻沒想到事實並非如此。
 
進宮之後,不管是從婦從不偽裝的輕視,或是其他女官們的顯於外的嫌惡,狹也皆覺得心冷與理所當然,這才明白自己有多不知世事與愚昧。
 
月代王從未說過他需要她。
 
是她自身對他的戀慕之情而驅使她跟月代王回到宮中的。這一切都是她自找來的。
 
但月代王卻對她提出了要立她為妃的要求。她這才明白,原來月代王的目光根本不在她的身上,而是隔空望著照日神的,因而感到心痛的她也為此懷念起生長的故鄉。
 
是的,她的確是無法活在被禁閉於深宮裡的那種人。因為她喜愛光明、喜歡泥土與花香......
 
狹也恍然大悟,於是拋開了原本的傷懷,她承認了自己屬於闇族。
 
我想,狹也與月代王的分界就在於此。
 
其實月代王說穿了,不過是利用狹也的巫女公主的轉世之名,妄想不費力氣地收服闇族罷了,卻將面對狹也的表情偽裝得甚好,讓狹也誤以為月代王只是個怕寂寞又溫柔和藹的輝族神子。(ps.月代王與照日王即是日本古代神話中的月讀尊與天照大御神的替代。)
 
不似太陽的閃亮高灼、令人無法逼視的耀眼光芒;月亮本有盈虧,我想,這應該就是月代王的溫柔是與殘酷是同一面的吧......
 
正因為如此,狹也雖離月代王很近,但卻感覺兩人的距離愈來愈遠,有如高空懸掛之月般的遙不可及。
 
或許,這就是月(月代王)的本質。
 
這時的狹也已然體會兩人的身份天差地別了。看得我也不禁跟著默默地哀愁起來啊......
 
***
 
2/3

空色勾玉-3 稚羽矢

昨日再接續著看下去了~ 
荻原小姐與辛姐的文字有種特別的吸引力,待人看了一章之後就又會想要繼續看下去。不過這大多是讀者想要知道狹也後來的選擇......
 
這一章,為了救援被輝族神子逮住、關入鐵牢裡頭,並準備用以大袚式淨化一切的闇族人鳥彥,狹也辛苦地想了一個對策,順利地潛進了輝族神殿,不意沒找到鳥彥的行蹤,卻發現了被囚禁在神殿裡的輝族么子、負責守護大蛇劍的-稚羽矢。
 
身著巫女裝束的稚羽矢讓狹也明白了一切,原來稚羽矢被當成守劍巫女,禁閉於此。
 
狹也又氣又怒,一方面帶著稚羽矢逃脫、一方面往西殿尋找鳥彥,最後卻喚醒了大蛇劍,將輝宮燃燒殆盡。
 
雖然遭受到精神上的打擊,但狹也卻一滴眼淚都沒掉,露出比稚羽矢還要堅強的表情,堅毅地帶著茫然的稚羽矢出殿,與月代王做下切割。
 
因為這一切對她來說只是個美好且虛幻的夢。
 
因此~以至於到後來當她回到闇族之後,眾人對她的擁戴與尊敬皆讓她感到不習慣與害怕,這全是因為經歷過了這許多事情,她已經失去了所有,也不相信一切了。
 
在這一章裡頭~我看見了狹也的迫於無奈與心傷。雖說命運掌握於己,但是有時也很殘酷地提醒著自己:並不是所有的事情人類都能夠做到的。
 
結論:與狹也有所同感。正因為自己被一切所背叛,所以壓根心死了,不再信任什麼。我懂得這感覺,因為近日來的我就是此種心情!
 
***
 
話說~昨晚又怪夢了......
 
起床之後~我無奈得想歎氣。每次每次、每天每天、每夜每夜......
 
煩死了!!
*** 
 
2/4
空色勾玉-4 亂~
 
 
其實這一章是分為兩次看的。
 
這一回的狹也帶著稚羽矢回到闇族,然而,她最終還是無法放棄追逐光明
 
她覺得與輝族作戰或許是不必要的。  但是她一時間也無法去讓闇族人改變心意。
 
※也許在漫長的人生之中,你也會遇上相同的疑惑。 
 
其實這世上有許多事情是自己無法料想得到的,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靠著腦袋去想辦法、然後順利解決,肯定也會有迷惑的時候。
 
那麼~這種時候要如何是好呢?
 
狹也這回就是處在兩難之中。她一方面無法放棄光明、一方面又無法直接否定族人,那麼,她只有試圖依著自己的心意,去瞭解兩方的立場。
 
而這種混沌,即是讓狹也感到為難的地方。
 
看到這裡,不免覺得狹也實在是很堅強,明明受了傷害卻是連眼淚都不肯示弱地流出來......
 
也許她該好好地發洩上一頓也說不定。因為堅強通常伴隨著孤獨。
 
結論:心隨境轉是苦,境隨心轉則樂。
 
***
 
今天的天氣也不錯~  啊啊~希望明日也能如此~(因為要與熊姐去書展啊啊~~~~) 
 
***
 
空色勾玉-5 影~
 
 
這一章寫至了一個很重要的點。故事內容裡,創造日本的高光輝神為了與墮入冥界的妻子再續前緣,因而將兩位神子-照日與月代兩王派至豐葦原,準備淨化一切,將豐葦原收回手中。
 
然而,命運老是會往人意的相反方向行走。
 
『為了得到明星(馬名),就算殺人放火也在所不惜?』狹也問。
 
到了闇族的稚羽矢慢慢地明白了自己必須對自己負責的態度,他向質問自己的狹也說:『如果達成一個目標,就必須喪失某種東西,無論是誰都必定是這樣。』
 
想要得到手的那樣東西必須以自己所擁有的某樣做為交換,這便是代價。沒有什麼是可以一兼二得的。 
 
狹也這才意識到,唯有反覆重生與覆滅的自然才是豐葦原該有的美麗與清淨。而擁有永恆不變的神子們則是屬於天上該有的美。
 
出生後死滅,永無歇止而瞬息萬變,無論再怎麼不忍割捨,也絕對無法出手阻止。因為如此一來,美感與清淨就會消失了。
 
泉水能夠保持清淨是因為它在源頭處不斷地湧出。
 
結論:綜合了狹也所說的,光與影,死亡與誕生,都是互相襯托的美。如果只有其中一種元素,也就顯現不出其中的美好處了。正猶如我在自己作品<麗水之戀>中提及的永恆與短暫的論點,此處便不再多贅述了~
 
世上的生物都是循環不息的。沒有永恆的潔淨、也沒有永恆的黑暗。
 
***
 
2/5
 
空色勾玉-6 土器~
 
 
昨日把<空色勾玉>給翻完了。第六章,是一切的開始與結束。
 
狹也雖身為守護大蛇劍的巫女,但卻害怕大蛇劍本身,因而在照日王用計殺死侍女奈津美、好離間闇族與稚羽矢之後,竟無法以與之前相同的眼光去看待與劍融合的稚羽矢。
 
當稚羽矢出走後,狹也這才明白她與幼時的自己毫無差別。
 
她老是作著相同的惡夢,夢裡的她還是六歲女童的模樣,卻是歷經了村莊被毀、親人離散之苦,她感到十分的恐懼、悲慘,一心想逃離這個惡夢。然而,她卻什麼都做不到,即使身為守劍巫女,她還是做了某些無法挽回的事情。
 
因此,她一直重覆著相同的事情,並為此感到悲傷與無助。
 
如果不要逃避就好了。
 
 ......逃避並無法改變任何事,也無法為自己的錯誤彌補,最重要的是你如何用行動來彌補過錯。  只有面對一切,問題才有機會被解決。
 
故事裡的狹也是這麼告訴我的。
 
雖然脆弱、雖然畏懼,但是她還是鼓起了勇氣與稚羽矢解釋雙方的誤會。以前的她不斷地做著讓她討厭的夢,害怕與悲慘讓她一直追求著那無法得到手的溫情,然後弄得自己遍體鱗傷;而現在的她卻會試圖接受夢中顯得那樣不堪的自己,是因為她曉得唯有接受一途,才能夠更加地超越自己。
 
這世上並沒有永遠的黑暗。
 
最後,她成功地扭轉了自己與稚羽矢的既定命運。
 
有時候不妨放手一搏。在你想要做自己的時候。
 
結論:做自己真的很難,尤其是在擺盪如波的命運之中。但是我想,我仍舊會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行動吧!(笑)
 
ps.<空色勾玉>是部有內涵、有夢想、有希望與光明、文字唯美、描述真實的一部動人奇幻著作,誠摯地推薦給大家!
 
***
 
今日要去書展~~祝福我能夠收穫滿滿。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