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請呼喚我的名字 7/終


回程的馬車裡,陰陽師與武士並肩而坐。

一片沉寂的空氣裡只聽得見夜間的蟲鳴聲與淡淡的乾燥味道飄迤而過,陰陽師面帶微笑地搖著扇子、一邊把頭回過去望著馬車外頭。

今晚的星子已經高掛在空上閃爍著光芒,夜又更深了的此時的大路上一片漆黑無聲,僅有馬車的車輪軋軋行駛的孤獨聲音一閃而逝;而這輛馬車的前導是位身穿十二單衣的美麗女子和一頭黑牛於夜中緩緩徒步,女子的名被陰陽師喚為『蜜蟲』,原來是陰陽師所操縱的『式』,原形是隻尊蝶。

她正在夜裡的颼颼涼風中露出一抹可愛的笑容,一邊走著、一邊聽著馬車裡兩人一大一小、間或有無的交談聲音,淺笑。

「晴明啊......」武士一個輕喚,語氣裡頭夾雜的一抹淺淡失落的情緒教一向敏銳的陰陽師給發覺了,忙不迭地回過眸子、望住他。

「什麼?」一如往常的微笑使得博雅可以照舊把心裡的話一股腦兒地說出來。

「我突然覺得......其實不管是人也好、鬼也好,都會偶爾感到寂寞......」博雅說著,垂頭,「我想,玲子小姐因為自己的寂寞而遇上了綾女,甚至於是奪取了綾女的名字、並且強硬地與它約定好,有朝一日會呼喚它......」

「唔......」陰陽師靜靜聽著,不置一詞。

「玲子小姐......一定很寂寞吧!要不然她不會與綾女做如此的約定......」

「唔......」

博雅抬頭,「綾女它......一直等著、一直等著玲子小姐呼喚它,對吧?可是玲子小姐卻早就已經......」忍不住哽咽。

「唔......」

「晴明啊......這種感覺好哀傷......」

陰陽師卻笑了、淡淡垂睫,博雅是個好人,一直都是。

「但是......」陰陽師在緩緩抬起首來之時,博雅也湊巧地把雙眼移向他來,「得回了自己的名字的綾女或許已經見到了玲子小姐了吧......」

博雅一聽陰陽師如此說,便滿懷希望地點點頭,「應該是吧!」

而,車外的蜜蟲聽著、聽著時,卻無聲地扯唇笑了,因為博雅大人是個大好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