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龍飛小心翼翼地吞吞口水,不想讓馬芸芸發覺此時的他正在天人交戰之中。

因為馬芸芸的這番話還真是說得他──好......好心動啊......

「是啊!」毫不知道應龍飛此時正因為這本已失傳的劍譜兀自掙扎著的馬芸芸仍然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那張圓臉跟著綻出一抹愉快的笑容、酒窩隱約出現在頰畔,模樣看來很是可愛。

「而且,這本劍譜可是讓我抄了好久呢......」出口埋怨著的馬芸芸忍不住小聲嘟嚷著,憶及三日沒日沒夜的抄寫酷刑,馬芸芸仍舊心悸不已,因為她的纖纖小手幾乎快給抄斷了。

不過,為了應將軍,她的努力是很值得的。

應龍飛攏起眉來地望著她當場露出一串甜笑,心情忽然有點陰霾起來。

這馬芸芸難不成是故意的嗎......!?故意用他最想得到的東西來引誘他、好促使他點頭答應她的條件!?

這根本就是變相的要脅啊......因為誰都曉得他最愛兩樣東西就是好劍與劍譜!

應龍飛忍不住悶了起來,抬眼覷向正微笑著的馬芸芸,心底忽然間冒出一絲懷疑,他與馬芸芸本來就沒有什麼交集,為何她會曉得他最在乎的東西是什麼呢!?

除非......有哪個雞婆的傢伙跟她說出他的弱點是什麼。

濃厚的疑問於此時佔滿了應龍飛的心頭,讓他的臉色也隨之嚴肅起來,精銳的眸光瞄向馬芸芸,形似逼供:「......究竟是誰教妳這麼做的!?我想,應該是有人對妳說了些什麼的吧?」

馬芸芸當場詫異地瞠大了雙眸,訝道:「......咦?將軍,你為什麼會知道!?」應將軍好厲害啊!完全不用問過她就知道了這個方法其實是有人教授她的。

應龍飛的臉色因為馬芸芸直接的回答而沉了下來,果然如此。

「這人是誰?」冷著聲,應龍飛不快地問。

要是讓他知道多嘴的人是誰的話......哼、哼......

心思單純的馬芸芸於是沒心眼地笑著回答說:「就是錦王爺啊!」唇畔跟著漾起了一抹甜笑,驀然不悅地努唇:「人家拜託他很久,他才答應的呢!」

「......」原來他就是背叛者。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