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見應龍飛拉下臉而沒有回半句話,馬芸芸後知後覺,渾然不知道應龍飛已經被惹毛了,還兀自笑著說:「將軍,這個條件你接受嗎?」

「......」聽見問句的應龍飛抬眼瞟了馬芸芸一眼,仍舊沉默著,因為他一直在心底告訴自己要冷靜。

冷靜!冷靜啊!

馬芸芸是因為他那損友──錦王的建議才拿這兩樣他的最愛想要來跟他談條件的,所以害他搖擺不定、還順便讓他兩相為難的人應該是錦王那個孤僻冷傢伙才對!

唔......冤有頭、債有主嘛!他不能抓狂、他不能對右相千金發脾氣、他絕對不打女人......

「將軍?」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應龍飛開口回應的馬芸芸於是歪首問著。

應龍飛因為這句呼喊而瞬間僵住了,而後在馬芸芸疑問的目光緩緩回頭,咬牙悶聲道:「......我在聽。」

「喔,但是......」

應龍飛轉眸覷著她不語,耳畔溜過她發出的疑問聲音。

「將軍,你怎麼了?」馬芸芸皺了皺眉,很疑惑地瞅著應龍飛僵硬的面色直瞧,似乎想要找出他此刻的不尋常為何而來,「你的面色好像有點難看哎......」

「......沒事。」

馬芸芸笑了,心下一喜,「那你是答應了我的要求了?」

撇眸瞟著馬芸芸懷裡的好劍與劍譜,本想嚴詞拒絕的話卻到口變了樣,僅是沉悶地啟口打破了沉默:「妳的要求就是想要認識我?」

「是啊!」馬芸芸高興地頷首,說著不打結的情話,讓應龍飛頓時無所適從,只能愣愣地聽著她的告白:「因為我很喜歡將軍你,所以我想要知道你在私底下的樣子跟喜好,因此,你可不可以讓我暫時住在這裡啊?」女孩子家終究臉皮薄,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馬芸芸也因羞赧而微然垂首了。

「......好吧!」應龍飛無可奈何,只好點點頭同意了;因為他深怕自己如果不答應的話,馬芸芸會與他一直糾纏不清,那可就很麻煩了,「等會兒我讓管家給妳安排一個房間,妳就暫時住下。還有,關於右相那邊就請妳捎個信過去告知。」說完,應龍飛馬上起身,跟著往門外走。

「將軍,你要去哪裡啊?」馬芸芸詫異地望著應龍飛正背過她往將軍府的大門口移動。

「我要去找人算帳。」應龍飛連頭也不抬地冷聲道。

雖然有部份原因是因她懷裡的劍與劍譜才留下馬芸芸來的,但是他還是要去找那個讓他如此左右為難的錦王爺秋後算帳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