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堆著幾盤馬芸芸前幾日做好的點心,應龍飛獨自一人呆坐在書房裡頭思考,身邊伴著面無表情的管家。

經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之後,管家還是文風不動地望著眼前的主子並沒有任何動作,仍舊只愣著坐在椅上,案上連一件卷宗都沒有伸手碰過。

不知道原因為何的管家因此皺了皺眉,忍不住開口喚道:「將軍?」

「嗯?」應龍飛恍惚地沉吟。

「您今日還未批閱近日由宮裡送到府裡來的任何一件文件。」

「嗯。」同樣只有一個字充當回應。

「將軍?」管家啟口再喚。

「喔?」

「這些都是急急件和極密件,如果您沒在指定的時間裡頭閱完,皇上會再加量一大疊給您的。」管家提醒道。

「一大疊?」應龍飛似乎有點被嚇醒了。

「是。」管家頷首,以同情的目光瞟著自家主子,看著他頗為煩惱地蹙起眉頭,無意識地伸出手來探往桌沿,隨便抓了一本密件到手中翻開。

「將軍,您拿錯本了,那是字帖......」管家瞄了眼應龍飛手裡攢著的一本薄書,忍不住開口提醒。

「喔。」尷尬之處被點破的應龍飛訕訕地將字帖再擺回原處,「也不知道是誰把字帖擱在文件上頭的,真是......」一邊喃喃碎語著,一邊瞟著管家正沒轍地搖搖頭,其實管家是想說那字帖其實是被主子伸長了手臂自案上的另一邊打劫過來的。

正當管家思考著的同時,他忍不住開口問:「管家......」

「是。」

「如果......一個人很在乎某個人對他的欺騙,你認為這是什麼樣的感情和情緒?」

見主子問得認真,管家也跟著細細思索起來,「這個嘛......下人認為這是那個被欺騙的人很在意欺騙他的那個人的關係。」

「在意嗎......?」應龍飛忍不住喃喃自語。

他在意馬芸芸?

「是。」

或許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