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了博雅的敘述之後,晴明沉思地以扇子支著精巧的下頷,一邊思索、一邊沉吟起來,「看來這整件事情似乎不太單純啊......」

博雅跟著拖迤的話尾點頭附和,「是啊!而且,現在只要一想到當時的情況,我還是會覺得害怕呢!」博雅誠實的這句話教晴明瞬間揚高了唇線,回眸瞟著他、眼角媚惑地微勾。

「呵呵!博雅還真是老實呢。」

博雅因為晴明語氣裡的哂笑而赧顏,無措地抓頭:「這是實話啊!」肯定,「而且,如果晴明你事先沒有對我說出這番提醒的話,在遇上那件事的時候,我很有可能會緊張到昏過去......」把話支支吾吾地說完之後,博雅連脖子都紅了,因為要一個武士自動承認自己膽小這一點,實在是不太容易。

如果他說話的對象不是晴明本人的話,很可能被人打死都說不出口吧。

其實他也不曉得為何自己在晴明的面前可以暢所欲言,就連自己的弱點被發覺了都覺得不太要緊,或許是晴明身上總圍繞著一股可以相信的氛圍吧!
讓他感覺即使這麼坦承出口了,好像也沒有什麼關係......

結果,晴明的反應竟是當場哈哈大笑,那雙眼眸立即笑彎成美麗的新月狀,「哈哈!博雅真敢說呢......」

「別笑了,晴明......」博雅頗為困擾地說。

他是不避諱讓晴明曉得他真正的心情,但是他卻很介意晴明對他的看法;唔,怎麼說呢......就是不希望晴明以為他的能力就只有這麼一點點而已吧!
他畢竟是個自尊心高而且也要面子的武人,總希望可以保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而晴明就是他很想保護的人啊!

「好吧!」瞥著博雅很狼狽地垂頭、紅起兩頰與耳根來,咯咯止笑的晴明仍舊彎著眼兒,丹唇微微噘起,「既然這是博雅殿的要求......」

「哪,晴明......」博雅尷尬地試圖轉移話題,他自懷裡掏出先前晴明給他的符咒,「你的護身符很有用,這是怎麼做的呢!?」

識破了博雅的意圖,晴明僅是微笑,很配合地回答:「這個叫“桔梗印”,為五行相生相剋的符號,可以驅邪避鬼。」

「就像你家門口的那兩個印記一樣嗎?」博雅好奇地發問。

「是的。」

「那麼......這個要怎麼畫?我可以學嗎?」望著晴明眉目含笑,博雅興緻一來,於是對著晴明一副興沖沖地問。

「你要學?」晴明訝道。

「這個看起來好像很簡單啊......」博雅歪著首,單純地開口:「不行嗎?」

「當然可以。」晴明露出一抹美麗的耀眼微笑,頷首。

「那,晴明,我要學!」

「好。」

包容地笑著晴明馬上在答允後喚過蜜蟲去書房裡拿來備用的紙筆,在這個詭譎的深夜裡頭與博雅一同繪著泛著妖異的藍色光芒的五芒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