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喝吧?」晴明將自己的碟子遞給了博雅接過,笑望著博雅怔了一下之後才一口將碟裡的透明液體仰首飲盡,跟著另一手接過由身畔的蜜蟲遞來另枚新的酒碟子,並在裡頭注滿了酒。

瞥著晴明沉靜地低首啜飲碟中的酒,博雅忽然啟口輕喚一聲:「晴明......」

「唔?」連頭都沒抬的晴明輕吟一聲,任憑酒液沾溼了唇瓣、奔過喉嚨,帶來陣陣溫暖。

「......我在想......」博雅擱下了碟子,不低不亢的嗓音在深夜裡頭聽得特別清楚。

「如果當時我無法逃過妖物的追擊,那麼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晴明。」抬眼覷著當話畢之後,晴明也訝然抬頭瞅著自己的模樣,博雅懷著一抹慶幸的心情續道:「幸好你讓式神一直跟著我,晴明。不然,只怕這一日便是我們的最後一面了......」

聽著博雅說出這串話的晴明忽地皺眉、心下一怔,當下卻是佯裝著面無表情的樣子,不在乎地說:「......別說這種傻話,博雅。」

「晴明,我知道你不會不管的......」博雅露出了一抹憨厚的笑容,訥訥地說:「但是這只是『假如』而已,你別生氣。」搔著頭的博雅覷著陰陽師似要掩飾什麼般地垂首替自己斟著酒,「我只是想把當時的想法跟你說一說......」

「哦?」

「晴明啊,你是個不可思議的人。還記得當我遇上妖物而不知所措的時候,你的樣貌便在一瞬間在腦海裡浮起,心底也同時想著:如果我再也醒不過來了,我很想要再見你最後一面......」

晴明的纖手正巧要端捧起酒碟的那一刻,無人知曉地一顫。

「......」

「晴明,這樣是不是很奇怪?」博雅思考著,轉眸問著陰陽師,「一般來說,自己最後最想見到的人應該是親人才是,但是我卻在那瞬間想起你來......」說著,自己卻也笑了,只是笑裡有著似懂非懂的情緒。

「......沒那回事。」沉默了一下子,晴明扯著潤紅丹唇,笑意瞬間飛揚:「很高興我是你想見的那個人,博雅。」頓了頓,似乎無意再繼續討論下去的陰陽師轉了個話題,「博雅,你是怎麼遇上那個妖物的?」

「這個嘛......」博雅皺起眉來回想,然後便開始述說事件的來龍去脈,「晴明,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