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馬芸芸用過了午膳,然後同府裡的下人問了應龍飛此時正在書房裡頭批閱一些極為重要的信件,忙碌到此時都還沒用膳的消息,於是馬芸芸靈機一動,便自己自廚房裡端了份膳食往書房的方向走。

踏過一條長廊的馬芸芸走沒多久便來到書房的門口,接著便敲了敲門,但是她並沒有得到回應;因此遲疑了三秒的馬芸芸試著再度叩門,奈何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半點回應。

奇怪了,不是說將軍在裡頭嗎!?那麼她敲門敲了這麼久,怎麼都沒有人來開門啊!?

因而皺眉、懷疑起來的馬芸芸於是決定自己端著膳食進門,待她用腳尖踢開門之後,首先望見的是一席繪有花鳥圖案的屏風隔開了書房的裡、外,於是她轉了個彎繞過屏風,然後走進內裡。

應龍飛就坐在書房案沿的椅子上,隻手提著筆、神色認真地盯著桌面的信件直瞧,偶爾還會思索地沉吟幾句,末了才回神來;接著在一旁拿過白紙,沙沙地寫起信來,就是他這副認真的模樣讓馬芸芸看呆了許久,沒想到認真的男人是如此地好看且動人心弦。

嗚~~她的心兒正因為此刻的應將軍而猛地跳躍著呢!

望著應龍飛正埋首案前的忙碌樣,馬芸芸於是踩著小心翼翼的步伐往前進,走近了應龍飛的身畔之後,悄然無聲地將膳食擱在案桌一角,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口:「將軍。」

「啊?」分心的應龍飛啟口輕吟了一句,「什麼事?」手上的動作仍舊沒有停止的跡象。

「你的午膳就擱在這裡了。」

「喔......」在信件末尾署完名、再將信折了幾折,而後將之塞入信封裡頭的應龍飛還是只有一句輕應。

「知道了......」應龍飛喃著,把信全數疊好之際起身,欲轉身的時候卻不意望見了馬芸芸那張圓臉帶笑,距離他只有幾吋的微小距離,而沒有絲毫的防備、給她這麼一嚇的應龍飛頓時驚叫出聲,「哇啊啊──」

馬芸芸也跟著被叫聲嚇到,「哇啊啊──」

瞬間也聽見對方叫聲的應龍飛睜眼把對方的樣貌也仔細看了清楚之後,忍不住朝天翻了幾翻白眼,沒好氣地嚷著:「妳到底在幹嘛!?」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馬芸芸止住了驚喊,定了定心神後,心虛地探眼瞄向應龍飛,知道他現在很不高興,於是陪著笑、歉疚地道:「對不起嘛!我是想你還沒用過膳,專程給你送來的......」

應龍飛撇眼覷著桌邊擱好的午膳,無奈地撇撇嘴,「那妳幹嘛鬼鬼祟祟地躲在我身後?」

「我......」馬芸芸不好意思地垂著頭,「我不想吵你嘛......」喃喃。

發現馬芸芸正在自我反省,應龍飛也不想再跟她計較了,於是沒轍地說:「妳沒事可做了嗎!?」

「我想不到要做什麼......」馬芸芸可憐兮兮地仰首回望應龍飛。

馬芸芸的這一句話立即讓應龍飛回想起她現在已經住進了自己的府邸,而他為了要擺脫她的糾纏,約定以一個月的時間當基準,如果在一個月內他無法對她有任何感覺的話,她便會放棄堅持,然後乖乖回到相府去。

應龍飛撇眸望了馬芸芸一眼,靈機一動地開口了:「我身邊的衣物多數都舊了......」

聽畢的馬芸芸登時雙眸一亮,欣喜道:「我懂了。」說完,便立即轉身出了書房,只留下應龍飛一人還兀自站在原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