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綠兒大略地整理完畢之後,她與馬芸芸都聽見了門外那聲清脆的敲門聲,因而對望起來,最後是綠兒暫時地放下了她手邊剩餘的一點事情,然後跑上前去開門。

來人就是將軍府的主人,應龍飛;他一臉猶豫地看著門板被綠兒應聲打開,自門板後方露出了一張清秀的小臉滿是詫異,「將軍?」

應龍飛點點頭,「妳的主子......馬小姐在這裡吧?能否請她出來一下?」

「請將軍等一等。」綠兒輕輕頷首,接著又回過頭去與房裡的馬芸芸說了幾句話,然後應龍飛便看見自房裡走出的馬芸芸正面帶笑意地覷著他。

「將軍找我?」喔,近看的他本人似乎更俊了......果然是她的真命天子啊!

應龍飛瞄了馬芸芸幾眼,總覺得她臉上的那抹笑容很是古怪,看得他全身的雞皮疙瘩都悄悄地豎起來了:「呃......馬小姐,妳應該已經把妳要暫時留在這裡作客的這件事情告知相爺了吧!?」他可不想改日相爺帶著兵馬前來跟他要女兒啊......

「是啊!綠兒已經把我的信帶到了,我爹也已經看過了。」

「那他還讓妳留在這裡!?」應龍飛覺得不可思議,他和馬芸芸男女有別,相爺怎麼放心把他的千金就這麼隨意地交給一個男人呢!?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

望著應龍飛那副驚訝樣子的馬芸芸忽地笑了:「因為我爹很放心啊!他知道將軍是個君子。」

「......」問題是他一點都不想被相爺認為是個君子,然後再被硬塞一個麻煩千金過來;不是他要歧視馬芸芸,而是他總覺得自己竟被個女子主動說“喜歡”,面子上有點掛不住。

覷著沒回應的應龍飛,馬芸芸忍不住於此刻歪首疑問道:「將軍,你怎麼了?」

應龍飛感到頭疼地伸手撫撫額,「......沒事。」他發現自從與馬芸芸相識之後,他有很多時候都是無言以對的,就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喔......那就好。」

瞄了眼馬芸芸垂首且揚唇淺笑的羞澀模樣,應龍飛神情複雜地抿起唇來,逼自己硬著心腸,道:「妳沒忘記我們的約定吧!?我希望妳能夠說到做到......」

聽完之後,略感詫異的馬芸芸因而抬眸回視著應龍飛認真地對住她的樣子,她忽地不悅地噘起嘴來,圓圓的赧紅小臉兒跟著露出了一抹失望:「我馬芸芸答應過的事情才不會反悔呢!將軍又何必這麼說!?」有點受傷的馬芸芸蹙緊眉。

瞅著馬芸芸難得一見的怒容,應龍飛自知失言了,於是無話可說地訥訥頷首:「唔......抱歉了。」

「沒關係。」聽見應龍飛開口道歉了,馬芸芸於是咧嘴笑了開來,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請將軍不必擔心,如果一個月後你真的還是對我沒感覺......」她皺眉輕聲說著,試著不讓自己失落的一面表現出來、給應龍飛造成什麼困擾,她以輕笑遮掩真心,「芸芸會遵守對將軍的諾言的。」仰著螓首的她燦笑地望著應龍飛承諾道。

「唔......」應龍飛從她眼底的落寞裡頭發現了自己的倒影,神情與心皆是一怔。

原以為馬芸芸只是個被相爺寵壞的驕縱千金,但是他的認知卻在此刻被她楚楚可憐(!?)的模樣給打破了,讓他忍不住開始自我反省起來,他是不是......對她太過苛刻了!?

覷著她綻出的開朗笑顏,應龍飛於此時迷糊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