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1

天國茶坊。

今日是個難得的晴朗天氣,溫暖的陽光光束自彩繪玻璃窗外射進了一年到頭始終明亮的屋內。

美好的清晨時間立即稍縱即逝,安倍霏霏端坐在桌邊,大口咬著玉藻親手做出來的三明治,一邊小口小口地啜飲著剛才由她的另一名式神──貘,端上來的一杯溫熱約克夏奶茶,接著心滿意足地在唇畔邊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時候,已經忙碌完畢的玉藻立即走了過來,「主子,妳今天吃東西不用趕時間,因為今天是星期日。」緩慢地啟口說出了這句提醒,玉藻沒轍地嘆氣了。

「知道了。」安倍霏霏嚥下口中的火腿碎片,邊咀嚼邊點頭表示知情,讓玉藻看得很是莞爾。

「那就吃慢點吧!」

「我說狐狸啊,難道你不知道,這女人吃東西老是這種生怕別人跟她搶的模樣嗎?習慣就好了啦!」貘不在意地撇了撇嘴,刻意忽略安倍霏霏朝他瞪來的不滿眼神。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這就是安倍霏霏的最後結論。

貘忍不住一陣冷冷哼笑,沒有反駁或是繼續接話。

安倍霏霏於是又回頭繼續吃了起來,末了,沒幾下便啃光了手裡的食物,得了便宜還要賣乖地說:「今天的早餐普普通通啦!」

「......」貘沒有搭話,只有翻著白眼搖頭;玉藻則是輕鬆地綻出一陣無奈的淺笑。

「好啦!這下子終於吃飽喝足了。」慵懶地起身,外加伸了個懶腰,安倍霏霏輕輕地扯出一抹微笑,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貘卻一把搶先開口。

「既然吃飽了,那妳也就該工作了。」

安倍霏霏皺眉:「這麼早哪裡會有人......」她的話未完,沒想到茶坊外頭裝設的鈴聲馬上就大聲地傳了過來,這個巧合讓玉藻和貘忍不住笑了出來。

「哎呀......」

「說人人到!」貘咧咧嘴。

安倍霏霏不快地喃喃自語,一邊沉下臉色:「真麻煩!」有沒有搞錯啊,她才剛吃飽耶!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2

 

進門來的是個眉目清秀的漂亮男人,他正怯怯地朝門裡頭的三個人探首,表情顯得很是猶豫。

「對不起,能否冒昧打擾一下......」

「當然可以。請您先過來吧!」玉藻綻出一抹善意的微笑,走上前去將門板打開,好讓男人可以進門,「我們已經等您很久了。」迎過動作看來十分小心的男人踏進店裡,玉藻面上的淺笑沒有半刻是歛起的,而這也稍稍地平撫了這個漂亮男人略顯不安的心。

「謝謝。呃......」那個『等您很久』的字眼,難道是在說他嗎!?

呃,應該不是吧......

先遣退了身邊的那兩隻去櫃檯弄點食物過來,抬眸望著男人此時正戰戰兢兢地坐到自己面前的安倍霏霏,突然揚起一臉興味的笑容,托腮覷了他瞬間垂首的模樣好半晌:「你有什麼困擾嗎!?」

「......可以說嗎!?」微微低著眉眼的男人低聲囁嚅著,安倍霏霏扯著笑。

「當然。」

得了安倍霏霏首肯,男人這才小心翼翼地說:「其實我......」男人開始細細地道來近日讓他一直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的情況,而安倍霏霏也仔細地聆聽,期間還可以看見她偶爾疑惑地提出幾個問句。

大略地聽畢之後,安倍霏霏這才不發一語地看著男人端過玉藻適才捧上的一杯溫醇的皇家奶茶,神態優雅地啜飲。

「我想......」安倍霏霏思考完,忽然皺眉。

「怎麼了,安倍小姐!?」男人緊張地放下手裡的杯子,傾身問。

難道他的情況已經很糟糕了嗎!?不會吧......

「我想我可能無法幫上你的忙。」安倍霏霏故作無奈地攤手外加搖頭,瞬間就讓男人青了一張臉色,頓時慌張地支吾起來。

「可、可是......」

安倍霏霏似乎是整夠了人,登時忽然哂笑地扯扯唇,最後終於大發慈悲地說:「這麼說吧!你身後有個無形界的東西......」

「無形界!?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還有,我會不會怎麼樣!?」男人無措地瞪眼,表情是一派慌亂;讓安倍霏霏忍不住因此笑著咳了幾聲,等到半天之後才輕聲地啟口,淡淡地對眼前露出一副如臨深淵神色的男人說明。

「是無形界的無形師。」安倍霏霏一邊耍弄著手裡的木扇,一邊悠哉地笑著,對於男人的緊張神色,絲毫不以為意。

「無形師!?」

「是的。」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3

「人的精神界,其實也就是俗稱的靈魂,它是無形無相的,如果以有形有相的東西想要探測那些無形無相的精神界的話,那是很難的。」

「安倍小姐!?」男人聽得一愣一愣的,當下傻住了;然而,安倍霏霏卻在這個瞬間回眸,並對著他笑了起來,還忽然抬起了那隻一直持扇的纖手,以扇尖大剌剌地指向了男人空無一物的身後。

「我乃陰陽師氏族後裔,名喚安倍霏霏,我並沒有惡意,請b可以放心。」

「安倍......小姐!?」男人驚訝地微張著嘴,不解地看著她當下的所作所為,那表情彷彿正在等待著安倍霏霏能夠給他做出一個好解釋。

安倍霏霏不搭理他地瞥了他一眼,當下扯唇續道:「我想,如果你想要這個男人替b做事的話,你還得要再費一點功夫,他的能力看似還沒有甦醒過來。」

望著安倍霏霏一個人自己自言自語起來的模樣,男人露出了一副驚疑不定的表情,反觀安倍霏霏卻在此時笑了出來,讓男人再度呆住:「安倍小姐......」

不以為意的安倍霏霏收回了手,接著一派不在意地聳聳肩,啟唇喃喃地說著:「啊啊......是這樣啊!看來我也只好幫你稍微開導一下這個固執的傢伙了。」語畢,她將頭轉回,覷著男人一張驚恐的臉色,忍不住又當場失笑了。

「你真的是很有趣呢......」不知道她眼前的這個漂亮男人到底是有哪一點被他身後的無形師看上,因而才決定一路跟著他成長的。

「安倍小姐!?」

「別怕。我剛才是在跟你身後的那個無形師溝通。」

「妳、妳看得見我身後的......那個!?」男人害怕地瞪眼。

「哎呀哎呀......」安倍霏霏以扇掩面,笑道:「我若看不到,是要怎麼為你解決你的困擾呢!?」

「......」也的確是該如此。不然他到這裡來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總之,祂不會害你的。你只需要按著祂的話去做就好了。」安倍霏霏看著男人說。

「可、可是......我真的感到很困擾啊!」男人這麼說著的同時間,安倍霏霏的唇角稍微有扭曲的狀況出現。

如果這個男人可以看得到的話,他或許可以看見當自己在說出這句類似抱怨的話的時候,他身後一直低伏不動著的無形師忽然蹦跳了起來,並且在怒目瞪眼之後,隨即張口狠狠地咬上了他的衣角的這種詭異情形。

但是很可惜,男人根本就看不到;他只能見到眼前對座的安倍霏霏正露出一抹可疑的笑容,接著以扇面遮去了她的半張臉。

隱忍著被擠到唇邊的笑意,安倍霏霏建議:「......那麼就請你試著去與祂溝通如何!?祂既然是你專屬的指導靈,那麼你們之間所締結下來的緣分應該可以有讓你們相談相商的餘地。畢竟祂可是你的無形老闆。」

「安倍小姐......」男人皺眉地低喚著。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4

 

『無形師是來自無形界的靈,專門在人界裡尋找某些特殊的人類,然後加以鍛鍊,一直到這個被選上的人類可以做出某些有益於眾人之事為止。』

『祂們不是低等靈,因此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無形師的指導,更不用說是加以施法召喚了。若是自己恣意妄為的話,那麼很可能會招來惡靈附身的可怕後果。人類的意念是很強的,也可以做到很多事,如果你真的討厭無形師,認為祂不需要存在,那麼祂便會漸漸離你遠去。』

『記住了,每個人的機會僅有一次。』

思索著安倍霏霏在自己臨走之前所對他說的那些話,男人仔細地想了再想,他都不覺得安倍霏霏所說的那個什麼無形師有存在他身邊的必要。

他不想做什麼大事情,他只想安安穩穩地過著日子,難道這也不成嗎!?

男人瞬間感到一股無力進駐心頭,表情頹敗地喃喃自語著:「......我已經接連做了七天以上的惡夢了啊!難道我還要再這麼過下去嗎!?不......」厭惡與害怕讓他恐懼地搖起頭來,連眸光都不自覺地瞥向自己身後那塊空無一物的空白空間,然後努力地睜大雙眼,彷彿這麼做就可以看見安倍霏霏所說的無形師的樣貌,只可惜,他瞪著眼看了老半天,眼底映入的卻仍舊還是一片空白。

「......她該不會是騙我的吧?」愣愣地自問著,男人登時又搖了搖頭。

不可能的。因為他就是有什麼東西在身邊圍繞的奇怪感覺,這才會前去尋找天國茶坊的女主人的,不是嗎!?

頭痛地撫了撫額,男人頗為無奈地嘆息了......

另一方面,安倍霏霏在男人走後,離開了桌邊,改坐到一旁她專用的單人沙發上頭,一臉悠哉地搖著扇。

「主子,就這樣讓他走好嗎!?」出聲的是玉藻,他皺著眉頭踱近她。

斜睨了玉藻一眼,安倍霏霏咋舌道:「要不然呢?」

「但是他似乎沒有那個意思......」

「你放心吧!旦馬會自己擺平的。」她哈哈笑看著露出一派擔憂表情的玉藻,續道:「祂們最喜歡找那些抵抗不從的固執人類了,所以祂們絕對會盡力讓那個人類點頭的。」

「......這樣好像有點可憐。」玉藻忍不住逸出一聲同情的嘆息。

她毫不在意地聳聳肩,「沒辦法,這種事情可不是只有單方面的。況且那男人的無形師看起來還挺體面的啊!如果祂的對象是我就好了呢......」結論是:反正是死道友,不是死貧道,所以就別太計較了。

「妳說得倒是輕鬆啊!主子......」玉藻瞥了眼正在哼歌的安倍霏霏,她是單修者,當然可以說得如此不在乎了!

在櫃檯裡忙完之後,貘踏著徐緩的步伐走了出來,耳邊恰好掠過兩人剛才的談話,馬上就撇嘴道:「就說這女人沒心沒肝了。」

「你閉嘴。」

「哼哼......妳惱羞成怒了是吧?」貘不甘示弱地瞪眸,反唇相譏。

「最好是!」安倍霏霏冷聲。

在一旁看著他們又有來有往的玉藻沒力地垂首,「真是的......」

「總之,我很期待他下次再來會面的那一天呢!」安倍霏霏十分愉快地笑了。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5

 

他打算先行回家一趟。

原本今天是個難得的假日,本來他還想抽空到處去走走,好尋找一下他寫作的靈感的,但是因為手邊這件需要儘快處理的事情耽擱了他的打算,而現在算一算時間,這時候也約莫午後二、三點了,何況他也還沒有吃飽,因此他今天或許什麼都無法做了。

待思考完畢之後,男人忍不住輕聲嘆息,腳步一時頓滯在原地。

本來想要趕快解決這個麻煩事情的,但是......

男人瞬間皺起眉頭,禁不住又一個往後望去,在這個晴朗有風、路上少人的午後,他的後方就只有一輛機車緩慢經過。

感覺自己身後仍舊有著被誰跟著的奇妙感覺,他訕訕地轉回頭來,登時無言了;看來那個什麼無形師的這件麻煩事情就如同安倍小姐所言的那般,不會馬上被解決。

唉......

男人頹喪地垂下肩膀,他實在不想再回去做整夜的惡夢啊......奈何安倍小姐都這麼說過了,這是他緊隨在他身後的那個無形師所給予他的訓練。

但是,他根本就不想這麼被迫去接受啊!他只是個平凡人,難道不能平凡點嗎!?

唉......

男人看似無助地垂首,忽然聽建從自己的肚腹裡傳出來的一串微響,只能莫可奈何地再度嘆氣的男人於是起腳繼續往前邁出平穩的步子,其實他思考這麼多也沒有用處,因為安倍小姐要他等著後續的發展,一直等到他認為自己該要再去與她會面的那一日為止。

反正他現在也沒有什麼法子可以驅趕跟在自己身後那股討厭的膩人感覺,那就不妨先按著她的吩咐來執行吧!

當他回過神來,突然自他的腦海底部傳出了一句話,就好像是有誰主動與他搭話一樣,讓他因此而停下了腳步、無措地怔愣在當場。

『等等!』

「是誰......」男人反射性地回過頭去,沒想到一輛卡車自他後方急竄而出,而後呼嘯地駛過他身邊,帶起了一陣沙塵滾滾,也當場讓他刷白了一張臉,四肢瞬間不聽話地自動打顫著。

如果不是剛才那道聲音叫住他的話......

他在剎那間驚疑不定地轉著眸子,面露害怕地將雙手環上兩臂,想要安撫全身震顫不止的自己,但卻是徒勞無功,於是他不敢置信地輕聲低喃起來:「是誰......」

剛才的那個聲音到底是誰!?

他頓時怔了怔,因為他的四周就只有一串輕輕掠過身畔的的颯颯風聲。

有些困難地轉動著頭顱,望著四周又恢復了闃靜的此刻,他立即愕然地瞪大了雙眼。

這聲音難道會是──

『你想的沒錯,是我。』對方彷彿透視了他的疑問般的,這句回應立即憑空且無聲地出現在他的腦海底部,驚得他又是一陣驚恐的打起冷顫。

「你......」

『旦馬,我的名字。』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6

 

「你......」男人瞬間啞口無言,他該不會是產生幻聽了吧......

正這麼想著的時候,剛才那個詭異的聲音又再次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旦馬。』

「你、你──」他大大地怔愣住了,他真的沒有聽錯!

『你這傢伙到底要驚訝到什麼時候!?』旦馬虎吼的聲音聽起來有絲不快,男人瞬間忍不住顫意地直抖著那有些纖細的肩膀。

他可不要再回答一次他那種無聊的問題了。

「......」那聲音真的在說話!他真的沒有聽錯......

旦馬見他還在恍惚,於是極度不爽地甩著尾巴,瞪瞠著一雙炯炯虎眼,看來銳氣逼人,只可惜男人看不見,只是繼續沉浸在震撼與驚愕的情緒之中。

『為什麼人類老是這副龜龜毛毛的樣子!?』這樣子就嚇到了嗎!?看來這個傢伙也不過爾爾嘛......

「......」那個......他身後的『那個』竟然會說話......

旦馬動動一雙耳朵,神色間盡是不悅,吼聲無人可以聽見,但是光憑那副表情也足可嚇退能夠看見牠的人類,『人類,你是喃喃自語夠了沒!?我說了我叫旦馬!』

由於他只聽過安倍霏霏稍微提了一下,他身後的這位無形師是以一般老虎的模樣示人;但是由於他看不見,只能憑空去想像出一隻老虎端坐在他身後的樣子,而這種詭異的想像圖讓他登時無言了起來,「......」一隻會說話的老虎!?

『......』這次換成旦馬瞬間無言了。

都是那個愛看好戲的三流陰陽師害的!

『人類,要是你再這麼漫不經心下去的話,只會為你自己招來禍患。』

他立即轉身就走,一邊還喃喃自語著:「......」他聽不到、他聽不到......

旦馬一聲冷哼,繼續地跟上前去,畢竟這個人類小子可是他在一上人界之後,遇上的第一個有趣人類,因此,目前發生的這個小小挫折,他還不放在眼底。

『......往右,人類!』

男人無語地按著做了,卻再也不回應。

他聽不到、他聽不到、他真的聽不到......

『......往左!』

哇!他聽不到、他聽不到、他真的聽不到......

『......哼!』旦馬甩著長尾巴,晃過了他的身邊,就在這個剎那間,他的表情很明顯地僵了一下,接著才不敢置信地搖晃著頭顱。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竟然還可以看到白色的尾巴......」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7

 

回到自己租賃的公寓後,隨意地塞了點從便利商店買來的三明治、還有一瓶牛奶,男人解決了他的午餐困擾;接著本想打開電腦繼續寫文的,但是他卻對著一片空白的螢幕發愣起來。

最後,他忍不住嘆氣。

他現在一點靈感都沒有,腦袋裡也是處於一片空白的狀態,就算他想寫出點什麼好對自己交差,似乎也無法如願。

男人喪氣地闔上了電腦螢幕,跟著緩慢地將身體往後一仰,恰好躺在柔軟的床鋪上。

瞪著白色的天花板,他無奈地嘆息;沒是可做又寫不出東西來的此刻,他又轉而再度想起在這個月的某一日,房東前來向他催繳這個月的租屋費用,但是他手頭上根本沒有多少錢可以付給房東,而且這還是因為出版社沒有按時將他寫書的稿費寄過來的後果。

因此,他現在也只能落到連肚皮都無法填飽的下場。

再次莫可奈何地嘆氣之後,他想起自父母車禍往生,他便獨自一人生活的刻苦,雖然有時候很想放棄,但是他的理智卻不允許。

雖說他決定繼續生存在這個社會上,當然也想找個足以糊口的工作,但是他其實很明白什麼適合自己、什麼又是不適合自己;而且也因為他這個人的個性也太過特殊,結果,他就只好一頭栽入了這個創造文字的世界中而動彈不得。

他知道自己其實並不信任任何人。

因為在變賣了所有、替父母償還生前的債務與辦完喪事之後,他就什麼也不剩了;然而,他的家族雜枝龐大,卻沒有誰願意跳出來詢問或是出聲安撫他,他們只將他當成是一個陌路人般對待,所以,在他當下心冷之後,毅然地決定他再不願與他們這些人有任何的關係。

不知道是誰說過血濃於水的,在他落難之時,他並沒有看見他的親友們有對他伸出手來的那一刻。

算了吧。這種炎涼世態,他早已見怪不怪了,不是嗎!?

他閉了閉眼,隨手丟開了手提電腦,跟著盤坐起身,他實在不想要再這麼頹喪下去了,如果可以讓出版社快些給他送稿費過來,那麼他的問題也就解決了。

這麼想畢,他忽然伸手撈過了剛才被他棄置一旁的電腦,馬上打開了網路與送信匣,接著低下頭來,兩手不斷地敲打著鍵盤,打算給編輯寫封信件;當打字完畢,他馬上按了按鈕送件,看著螢幕出現送信成功的字樣,他這才又放鬆下來。

接下來就只剩下等待了。

沒多久之後,沒想到他的編輯竟然在線,而且還難得地回發了一封郵件過來,當他興奮地打開信件閱讀後,心情一直處在不錯的狀態;因為編輯承諾了這個月底會收到出版社給予他的稿費,另外還有下一本書的合約,他這才安心地垂下了手。

「太好了......」忍不住喃喃自語起來,他闔上了電腦,接著轉身打電話跟房東疏通。

而在他看不見的另一邊,白虎模樣的旦馬只是安靜地坐在一旁,睜著一雙炯然的虎眼望著他忙碌的樣子。

『人類啊......』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8

深夜。

窗戶邊的白色窗簾在黑暗中隱約飄動著,自外頭趁隙吹進房間裡頭的冷風迴旋在半大不小的室內,然而,躺在床上露出一副好眠的神情的男人並沒有發覺在漆黑中,那對閃爍著詭譎亮光的野獸眸子。

仍舊維持著一副虎樣的旦馬正安靜地坐在床畔邊沿,不打算成眠的牠只是怔然地陪伴在男人的身旁。

瞥著臥躺在床上的男人,牠安靜的模樣在此時看來很是詭異。

自喉嚨底部發出類似『呼嚕嚕』的聲響,牠的聲音並沒有擾醒男人,也不妨礙男人的睡眠;接著,牠突然站起身來,原本兇猛動物的身姿卻在這時候顯得柔軟得不可思議,牠那身龐大溫暖身軀在晦暗的夜裡泛著銀亮的光芒。

旦馬走近男人的身邊,『人類啊......』

「......唔......」由於牠靠得過近的呼息似乎已經干擾到了男人,使得男人在當下不禁緩慢地皺起眉頭,跟著略帶困擾地呻吟了一聲。

『......人類啊......』

是誰呢?

究竟是誰在呼喚他!?

男人微然地擰起眉頭,不斷地喃喃自語著;但是旦馬沒有回答他,牠僅是不發一言地瞪眼瞅著在睡夢中掙扎的男人,一雙虎眼洩出一絲銳利的精光。

這個男人在白天的所言所思與行為,跟在他身後的牠,其實都很清楚。

旦馬喃喃著:『人類啊......看似脆弱,一副隨時會倒下並消失的樣子,但是事實上好像不是如此。』起碼牠遇上的這個人類,看似柔弱卻又顯得十分堅強啊!難道每個人類都是如同這個男人這般嗎!?

金眸盛著疑惑與不解,旦馬在這瞬間又否定似地搖起虎首來;啊,好像也不是這樣的......

不過,現在並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

當牠回神之後,望著男人那不知何時已在夢中囈語不止、神色略帶著一絲痛苦的狀態,繼續無動於衷地低頭看著男人,一邊自喉嚨發出聲音來:『人類啊......你就拿出你所謂的堅強讓我看一看吧!』

「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男人做惡夢時的夢話愈來愈大聲,旦馬仍然站立在床邊,而且沒有任何的援助動作。

旦馬的一對虎目冷沉而安靜:『就讓我瞧瞧,你究竟有什麼能夠讓我挑上你的資格吧!』

男人十分痛楚地喘息著,自乾澀的喉嚨底擠出一串不成句子的無助嘶吼:「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不要啊啊啊──」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09

 

他正在被什麼追趕之中。

因此,他拚命地起腳奔跑著,並且不斷地往前飛奔,只是他發覺那些一直跟在他身後的怪異東西也隨著跟了上來。

陰冷的風吹散了他額前的烏髮,讓他露出了雪白的前額,還有那張帶著極度恐懼的面容;緊擰著的眉頭與泛著一絲害怕的眸光,伴著不斷喘氣而開闔著的失色唇瓣,男人的神色在此時看來顯得既焦急又驚恐。

他得跑快一點,要不然......

『嘿嘿......嘿......』

男人害怕地瞪瞠著一雙眸子,聽著身後方緊隨上來的一串低聲怪笑,他禁不住驚悸地倒抽了一口涼氣,胸口的心臟像是隨時要蹦跳出來一般的飛快跳躍著。

「呼......哈、哈......」他不能放棄。

儘管冷汗流淌過他的額際,蜿蜒地垂滴至下頷,滿身皆是溼意的他仍舊堅持著往前方飛奔的速度,沒有一絲緩慢下來的跡象,即使他知道自己再也撐不了多久的時間了,他卻還是拚了命地趕著腳步。

他不要被吃掉!不要──

心底的恐懼正乘以倍數地加大著,但是他腳上的速度卻在減緩之中;他隱約察覺之後,忍不住紅了眼眶,難道自己即將葬身於此了嗎......?

在這片黑暗中,並沒有誰來回答他的問題,因此,他絕望地仰起首來,怔住了。

『別逃了吧......別逃了......』

耳後的那聲音蠱惑似地誘人,讓他的步子逐漸遲緩了下來,但是他胸口中的那抹因劇烈奔跑所產生的疼痛讓他差些窒息,頓時只能困難地喘息著:「呼......哈、呵......」

『嘿呵......終於抓到你了!』

他驚恐悸怖地瞪眼,猛然轉頭一望,忽然發現一張大大張開的血盆大口就杵在他的面前,登時讓他嚇得連反應都做不出來,只能顫著全身,呆愣如木雞地立在原地。

『你就乖乖地當我的糧食吧......』那張彷彿能夠吞下所有的虛空大嘴這麼說著。

「不要......」他忍不住懼怕地往後挪步,聲音打顫、面容在一瞬間扭曲了:「我不要......」

『來吧──』

「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不要啊啊啊──」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0

 

他因此嚇得自夢中醒來。

神色十分慌亂地伸出手來撥開了覆蓋在身上的薄被之後,他猛然一個起身,卻發現眼前是一片無止盡的漆黑,瞬間怔得他呆若木雞。

「這是......怎麼回事!?」自惡夢裡甦醒過來的男人一邊流著冷汗,一邊失神地喃喃自語著,攢著薄被的手指緊了又緊,直到將指尖握得泛白為止,都沒有鬆開的意思。

『......這不過是個夢罷了。』一旁的旦馬咧著嘴、瞇著一雙金瞳,以前腳抓了抓臉上的鬚,冷漠地瞥著正要茫然起身的男人。

男人默默地掀開了薄被,跟著赤足走出了房間,經過了往下的幾階樓梯,他飄然的身影來到了廚房裡頭。

旦馬馬上跟隨他踱著緩慢的步伐出了房,到了廚房之後,牠只見著男人正啜飲著一杯泡好的溫牛奶,『......』這個人類的行為讓牠實在是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在做完了惡夢、爬起床之後,會到廚房去找東西喝下肚的!?

其實他只是想要藉著喝牛奶來稍微平復一下自己做完惡夢的惡性心情罷了。

安靜地把溫牛奶喝畢,將杯子擱回流理台上,因不久前的惡夢而暫時了無睡意的他緩慢地踏出了廚房,正要舉步至小廳先坐著歇息時,沒想到卻意外地看見不該看的東西。

輕緩緩、有如白煙裊升的一抹透明影子正要穿越他家的客廳,隨後注意到了有人類的目光投射而來之時,便轉了轉頭顱,眼角覷見了一旁嚇白了臉色的活人,愣了一下之後竟微微地咧開了無血色的雪白唇瓣,面容扭曲且詭異得有如地獄惡鬼般的恐怖。

乍見那抹會讓人心跳驟止的可怕笑容,他竟然無法動彈地僵直了一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抹白影飄然地上前來,雙腳像生根般地無法舉起,他登時駭異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

『你看得見我嗎?』

「......」他的臉色鐵青,瞪著朝他看來的鬼面,恐懼地發著顫。

『你看得見我嗎?』

「......」他試圖離開原地,但是他的兩腳卻僵硬得無法聽從他的命令。

救救我!救......救救......我!

旦馬站在樓梯邊的角落淡淡地看著,並不發一語:『......』

他驚懼地變了臉,內心不住地高喊尖叫著:『無形師!她說過你存在的啊!拜託b快點出現──』

但是,不論他如何地在心底無聲吶喊,據說在他背後的那位無形師始終沒有出現的跡象,這讓他感到非常絕望。

來自無形界的無形師啊──

此時,旦馬的一雙金瞳正散發著耀眼金光,『使用你的意志、操控你的意念,以有形幻變為無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