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1

使用我的意志、操控我的意念,以有形幻變為無形......?

什麼意思!?

他怔了怔,眼前所有的一切全都因此頓止,彷彿時間在此刻停止轉動一樣,畫面不再流逝,那張猙獰的鬼面也就這麼硬生生地煞在他眼前。

他的肩膀一僵,而後緩慢地瞪眼,「我......」

『你還呆著那裡做什麼!?』

突然破空傳來的這句疑問,讓他因而回過神來,覷著眼前這張恐怖面容,他原本的意志力又稍微轉弱了;旦馬在發覺之後,趕忙急步地蹦到他的身畔虎吼。

『你在幹什麼!?』

「我......啊?」恍惚的他突然發現他眼前的那張鬼面竟然咧出一抹淺淺的笑容,嚇得他當下臉色又是一白,「我、我......」他、他、他,對著他笑了──

『你這個笨蛋!』旦馬怒吼著,龐大的身形卻是連忙閃到他的前方擋住,沒想到在這一刻,那隻可怕的阿飄竟然恢復了動作,伸手就往他們的方向陰狠猛烈地襲來──

他當場忍不住地大叫,震得旦馬用帶著一絲凶狠的眼角瞥他。

『鬼叫什麼!?不過是隻不足道的魂魄......』

「啊啊啊啊啊!」他看見那阿飄的手隻手臂竟沒了入不知何時、擋在他前方的一抹光團之中。

旦馬的虎眼不屑地微瞇,虎聲震撼了四周的空氣:『吵死了!』眼前的只不過是個小角色罷了,有必要叫得那麼賣力嗎!?而且他那恐怖的鬼叫聲讓他的耳膜差點快要被震裂......

因此,他得到的結論就是──這個傢伙果然是很欠缺磨練的人類。

只見在這瞬間,旦馬的全身發出耀眼金光,籠罩了四周、吞噬了黑暗;而他也在這一刻裡頭闔上了雙眼,當場昏迷過去。

『該死......』旦馬注意到身後人的轉變,於是忍不住暗地低咒了一聲,虎目圓瞠;一邊聽著在耳畔邊的那縷邪惡魂魄於最後發出一串『滋滋』的聲響之後,便當場消滅了。

人類還真是麻煩,尤其是太過平凡的人類。

而,在那當下,就在他即將闔上眼簾、昏迷不醒之際,沒想到跳入他眼底的竟是一抹從未見過的高大身影。

那是......誰!?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2

人類還真是麻煩。

這是旦馬自跟了這個人類的男人之後,心底唯一不變的認知。不過,他根本沒想到這個男人身為雄性,竟然還這麼的不經打擊!

如果是他的話,他才不會只是被隻小角色那麼一嚇之後,就這麼窩囊地轉頭昏了過去。

人類啊~還真的是有夠不經嚇的!

禁不住喃喃碎唸起來的旦馬,面色一絲無力,正好說明了此刻他心底湧上的一抹無奈與自嘲。

偏偏他是這傢伙的無形師,因此他又無法這麼丟著他的人不管......

狠狠地皺起眉頭,旦馬彎下身來、伸開強壯的兩臂,一頭流金的雪白銀髮就這麼滑落肩側,垂散在那昏迷不醒的人類的面上與胸口;他毫不猶豫地將躺在地板上、似乎沒幾兩重的人類給抱起,接著在歎息之後,起身緩步地走入房裡。

「嗯......唔......」露出了一抹足以稱為痛苦與害怕的表情,他不安穩地顫著長長的眼睫,一串呻吟就這麼洩出唇畔,「不、不要過來──」

旦馬冷淡地低首望著男人脫離了危險卻還在不住掙扎的舉動,神情在這瞬間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看來他的作法是稍嫌快了些。

無言地收攏了兩臂,將男人重新攬抱好的旦馬,將男人安靜地柔順地擱回床上,之後便坐在床沿邊瞪了他許久,覷著他臉上還殘留著的淚與驚懼的表情,讓他忍不住又是一陣歎息:『......唉。』看這模樣,他似乎得將計劃好好地修改一下了。

......難怪那個陰陽師丫頭要他不要操之過急。

「嗚......唔......」無意識地高舉著拳頭四處亂揮,旦馬見狀,立即伸手攔下他胡亂揮舞的手,跟著將之收好放在薄被裡頭。

『抱歉。』略帶歉疚地垂下頭來,旦馬那弧度優美的薄唇靠在他的耳畔輕聲低語,正想起身之時,卻發覺他的頭皮一陣發麻,於是他忍著這股輕微痛楚,微然抬眸之際,這才發覺他垂落的一綹髮絲遭床上的男人一把緊緊揪住了:『呃......』

愣了一愣的旦馬,本想出手掰開他的手,好拯救自己的頭髮,但是這個昏迷過去的傢伙說什麼就是不肯放鬆手勁,他一氣,於是又在轉瞬間變回一頭白虎的模樣。

『嘖......』看著自己由男人的面貌再度成為獸樣,旦馬也發現當自己在化成獸類的模樣之時,那綹被男人揪緊的髮絲也隨之溜出了男人的手掌,當痛楚消失,他忍不住不悅地輕哼了聲,但是卻依舊守在男人的床沿邊。

他到底何時才能完成自己的任務呢......?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3

日光和煦地爬至男人的臉上,溫柔地在他的面上緩慢跳躍;而一旁的旦馬被折騰了一整晚,已經無力地趴在床邊鋪著的一方腳踏墊上歇息,只是偶爾還會睜眼瞥著上方的男人瞧,確認他的安全無事,才肯再度闔上眼。

就在一陣冗長的沉寂過後。

只見忽然間地,男人氣喘咻咻地床上猛然爬起,臉色蒼白,失色的唇瓣不停地蠕動著。

「嗚!我......我、我在哪裡!?」

男人突如其來的這串驚呼聲音當場擾醒了閉眼養神的旦馬,只見牠瞬間一骨碌地支起身來,一雙長耳不停地晃動,一雙虎眼更是瞪得老大,看向正坐在床上的男人,咧嘴:『這個傢伙不好好睡覺,這麼早爬起來做什麼!?』當然,旦馬的碎碎唸,男人根本就聽不見,因此他可以放心嘶吼。

「我......我明明夢到被妖怪追趕......然後我被嚇醒過來,於是沿著房間旁的小梯走下樓到廚房去找喝的......」接著,他喝光一杯牛奶,打算回房的時候......

他的臉色瞬間一變,微微記起那時候的自己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然後又被嚇昏......

揪緊薄被的手忍不住顫了顫,但是在他昏迷之前,他好像還看到了一抹高大俊偉的背影。

想不通的他頓時皺了皺眉頭,歎氣了。

......這應該是作夢吧!?

愣了一會,他並不打算再繼續思考下去了。畢竟如果再這麼想下去,他可能會因為記起了惡夢內容而再度昏過去。

只不過,他的心跳當下還是顯得很急促,讓他不禁有些慌亂地伸手撫著胸口過度跳動的心臟,失神地喃喃自語:「是夢......這一切都是夢......」

旦馬不以為然地瞥了眼男人,接著再乖乖地伏低身子,虎目仍舊炯然有神;望著床上的男人忍不住又低頭嘆氣,牠也跟著咧咧嘴。

這有什麼好為難和歎息的!?不過是作惡夢罷了......

就在旦馬思考的同時,床上的人已經掀被起身了,並且走到衣櫥前方更衣;旦馬見了,連忙撇開虎目,接著起身走出房間。

牠並沒有窺伺別人的嗜好。

沒多久,男人也跟著走出房門,一身的白襯衫外加長褲的隨性打扮,看起來就十分優雅,何況他還擁有一雙長腿,因此這身裝扮看起來更是氣質清逸。

如果他不是陰沉著臉色、攢著眉頭的話。

旦馬眼神炯炯地盯著他,看著他喃喃自語地踱著遲疑的步伐,「......我是不是該再去那裡一趟?」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4

他的步伐在馬路口頓住,接著神情頹喪地低下頭來,兀自喃喃自語著;後方一直跟隨著他的旦馬只是溜轉著金色的眼珠,一邊站立著。

這個人類還在想那件事啊......只可惜,就算他這麼想,他也還是無法離開他身後的。

只是,他面前的這個人類卻是不懂這個道理。

旦馬以前腳抓抓嘴邊長鬚,金瞳隱約泛著哂笑的光點,目光不動地盯著男人的背影。

此時,路口邊的警示燈發出綠色的光,告知所有行人,現在是可以通行的狀態,但是他卻沒有半點動作,旦馬於是狐疑地瞥著他。

他其實很想再去拜託那位安倍小姐,想要請託她替自己處理這件麻煩事的,但是......

安倍小姐她卻早就跟他說過了:『我無法令你的無形師離開你身邊。』這句曖昧的話讓他一直思考到現在,而安倍小姐當初也未曾與他提起如何讓無形師離開的方法,她只是一直對著他微笑。

......那麼,他到底該怎麼做!?

始終沒有抬頭的他,一直等到綠燈與音樂聲音消失,這才茫然地抬首,腳步亦隨著往前一踏──

旦馬瞬間瞪眸,立即在他投身於身陣之前撲向他的背後,張口咬住了他的後領;他只覺得瞬間頸後一揪,並且伴隨著一句低沉吼聲制住了他的反射動作,一時間的無法呼吸逼得他不得不當場變了臉色,而他的身軀就像是有屬於自己意志般地往後飛去;最後,他竟然不知為何地跌坐在地,當愣了一愣的他正要起身之時,頂上忽然傳來一串男聲。

「你不要緊吧?」

他愕然地回頭往上瞧,是個上班族打扮的男子,正對他投以疑惑與擔憂的目光;他一怔,這才發覺自己已經坐在地上有一陣子,而且還吸引了其他過路眾人的奇異眼光,於是羞赧地臉紅之後,一骨碌地自地上爬起來。

「呃......謝謝你,我沒事......」像要偽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他,伸手拍拍衣上沾染的塵土。

「沒事就好。」

他驚訝地抬眼,「是你救了我嗎!?」

「不,我只是剛好站在你身後......」

他瞬間變臉:「!?」那麼剛才的力道究竟是......?

沒等他思考完畢,男子的目光便開始大剌剌地上下打量起他,使得在回神後的他因此感到一陣羞愧地低下頭去,只聽得那個男子說:「事情再怎麼急,也不需要闖紅燈吧?」伸手指指已然變紅的號誌燈,再轉眸看看男人。

......他並沒有闖紅燈。他只是一時恍惚而已......

「呃,對不起。」儘管如此,他還是習慣性地向人道歉。

「那,保重了。」男子淡淡地瞥了眼他唯諾的神情,在留下一句話之後,轉頭便走。

「是......」

旦馬看著兩人的對話,無語。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5

「......」他看著男人遠走的背影,不動地站在原地,直到他的單薄身軀被其他要過馬路的路人給撞開為止。

熟悉的音樂聲再度在他耳邊不慌不忙地響起之時,他才大夢初醒地回過神來,原來他站在原地發愣也有幾分鐘的時間,等他抬眼向一旁的號誌燈看去,這個時候又再度閃爍起可以通行的綠光了。

他似乎在這裡站了很久。

他怔然地望著對面大街,定睛地看著匆匆忙忙來去的行人,最後,在綠燈結束閃爍之前,他仍舊沒有任何移動的動作。

旦馬挪眼探看,炯然目光散出些微的狐疑,他還真是搞不懂人類的心思。

就在旦馬覺得奇怪的當口,男人不禁往後挪著退了二步,直到背部靠上一旁公休閉店的店家的鐵門上方。

「不......我不能去......」他喃喃自語著,一邊緩慢地搖起頭來,奇怪的模樣與表情讓旦馬又踱回他身邊,仰起虎首、瞪著他那帶著一絲混亂的神態。

他......又怎麼了嗎!?

還沒等到男人回答自己的疑惑,旦馬馬上發覺男人的腳尖再次往前踏了二步,怔得他一雙虎目微睜,自眼底洩出了一絲訝異。

難道他還是打算──

孰料,旦馬緊張地盯著他,沒想到他卻是往來時路的方向走;於是他當下在心底冒出了一個疑問:怪了,他不是認為無形師是不需要的存在嗎?那麼他又為何......

男人踩著堅定的步伐往回走去:「我不能......應該是說我還不能去......」他的第六感是這麼告訴他的。

『......』抬眼瞥了男人一眼,旦馬撇嘴,連忙跟上男人邁開的步伐。

這傢伙就只有第六感勉勉強強還能夠上得了檯面而已。

雖然他放棄了再去那家傳說中的『天國茶坊』尋求解脫,但是他這一趟出門也還是得要為他空了許久的冰箱買回一些食物;於是,他在路過一家超市的時候,考慮了一會兒才走了進去......

轉頭四處望著,他發現在這家賣場裡,幾乎什麼樣的新鮮蔬食都有,只是呢.....

他伸手掏出皮夾,檢查一下之後,才落寞地垂下了頭,因為他的皮夾裡頭只剩下一張大鈔而已,而且這些錢還是他這個月的所有財產。

只是......身為人,有哪裡是不須花錢的!?光是填肚皮就要基本開銷了,遑論其他拉拉雜雜的支出......

因此,他含著一泡眼淚,還是掏出身上唯一一張的大鈔,買了這幾日的食物;只是,在看似一如平常的消費動作裡頭,卻在到櫃檯結帳的時候,他的籃子裡竟然多出一盒冷凍肉品,讓他倒楣地多付了這盒肉品的錢而已。

最後,旦馬跟著他目前的主人,搖搖晃晃地走出了超市。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6

鍋子裡頭冒出股股氤氳的白煙,裊裊地往上飛升,熱水蒸騰的細微聲響催促著男人,他看了空無一物的鍋中一眼,便動手拿過桌子旁邊的大托盤,緩慢地用筷子將盤中的生鮮食物一一丟下鍋。

白菜、豆腐、花椰菜、洋蔥、麵.....

他從容地望著食材在滾水中被煮沸,直到他的肚皮開始響起一聲聲會令人感到困窘的聲音。

旦馬坐在一旁無人的軟墊上,虎視眈眈地瞪著鍋中的食物,一邊看著男人起身去一旁拿出備好的碗筷,跟著被在鍋裡撈了一碗火鍋湯料,就這麼當著牠的面,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旦馬臭著臉。(是說~如果牠那張虎面也可以看得出表情來的話。)

『......』給牠聞香氣卻又不給牠東西吃,這實在是一種無禮的對待方式!

火鍋繼續冒著熱氣,男人在吃完碗裡的食物之後,又撈了一碗湯,大口地喝了精光見底,壓根沒發現旦馬正瞪著眼盯著他瞧,只覺得有股莫名的壓迫感悄然襲來。

「......」無言地抬頭望了望四周,這屋子裡頭只有他一人,哪來的什麼壓迫感啊......啊,對了!他怎麼給忘記了,那茶坊的女主人曾經說過,他的身邊跟了一位無形師的事!

驚訝地瞪大雙眼,他這才想起今日一早就碰上的一些怪事,將一樁一樁的巧合連接起來之後,忍不住詫異地單手捂住了因得知結論而隨之愕張的嘴,支吾道:「難道......是那位──」是那位......

旦馬那圓瞪的虎目瞬間眨了眨,禁不住地冷哼了一聲,『現在才想起來我的存在,會不會太矯情了點!?』

「......」面帶一絲驚恐地抬眼覷著屋子的四周,他不禁喃喃地唸著,只差沒雙手合十了:「對不起,我......我有哪裡得罪你了嗎?」

旦馬瞇了瞇眸,冷嗤:『你是沒有得罪我,但你竟在我的面前吃火鍋!』而且還吃得那麼幸福,卻連一片肉都不肯施捨給他。

他看著桌上那副空了的碗筷竟然自己動了起來,忍不住一陣驚悸,接著是東西掉落桌下的聲響,「......啊......」他慌張地低頭一瞧,原來是剛剛未被他放進鍋中的豬肉片,因適才一陣奇怪的震盪而落地。

他瞪著那盒肉片發著怔,旦馬已然來到他身畔,用虎爪使力地扒著那盒翻倒的肉片,讓他因為直接目睹了冷凍肉片竟會自己移動的怪事而嚇得往後逃避。

「啊......它、它、它會自己動──」

『愚蠢的人類。』旦馬因搆不著那盒肉片端上桌而發著怒,虎吼一聲之後才放棄地坐下;見男人自驚嚇到驀然瞭解了原因為何而平緩了心情的神態,忍不住撇撇嘴。

「......牠該不會是想吃東西吧!?」喃喃自語著的他伸手拿起那盒沒有打開的冷凍肉片,一一倒進還剩下些許食料的鍋子裡,「算了,反正買都買了......」不管是被他吃掉還是拿來餵無形師,都不會浪費。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7

『我叫旦馬!我已經跟你說過了好幾次了,愚蠢人類!』旦馬生氣地立起獸軀,一雙虎目瞪睜,自大嘴裡吐出一陣陣的溫暖氣息,氣咻咻地強調著。

還是老話一句,只可惜男人根本看不到旦馬對自己的怒氣。他只能感覺四周的氛圍變得有些奇怪,登時以為『那位』是在嫌棄他的招待一點都不豐富。

「我都這麼委曲求全了,你還想要如何?」他頹喪地垂首喃喃著,又續聲道:「我只是個沒沒無名的作家,錢也賺得不多啊......能有這麼多東西可以吃就算運氣不錯了。」而且,出版社還欠他一筆稿費未清!

『......』聽著他向來無法對誰說出的心聲,旦馬很無力地瞪著他。

真是個笨人類!沒有錢不會想辦法去賺嗎!?幹嘛跟他抱怨這麼多!?他又不是他的誰......啊~也不是非得這麼說啦!

是呢,他現在可是這個男人的無形師,所以,話說回來,他其實也有一份責任!?啊,真煩......

旦馬不悅地伸足撓著長鬚。

「好吧好吧,是我的錯......」男人無語地垂頭,落寞地喃著,「反正我什麼事都做不好......」

『喂、喂......』他可沒這麼說喔!

「你至少要等我領到這一次的稿費再說吧!?到時候我再請你一桌──」他說到這裡,便一股作氣地振作了起來,雙眼閃爍著希望之光,讓旦馬看得一時愣了愣。

就說不是這麼一回事了......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而且他還把他當做是隨意依憑人類、向人類索討高額代價的那種惡質靈,這真是不‧可‧原‧諒!

旦馬不滿地爆出一串虎吼,颯颯生風之外也震得整個屋子搖搖晃晃,但是他卻還是沒有半絲感覺有股怒火正朝著他襲來的模樣,氣得旦馬一個躍至桌上,將桌上的所有東西都翻倒在地。

他嚇得趕緊爬起身來退後,望著突如其來似被人因怒打翻的火鍋而白了一張臉色,「我......我哪裡......說錯了?」

『愚蠢人類,都說我不是惡靈了!你還要污蔑我多少次!?』旦馬一雙虎眼泛著紅光,直直地射向了他的兩眼,他一個怔愣,只覺得兩眼有如火燃般地疼痛。

「啊、啊──好痛──」他忍不住心慌地大叫。

難道他的壽命就是結束在這一刻!?不會吧......

......結束個頭!

旦馬一邊吐著壓迫人的氣息,接著兩眼一瞠,聽著耳畔揚起了男人的尖叫聲,得意地想著:蠢徒弟,你可給我看清楚了!

男人捂著雙眼,叫聲悽慘涼厲,纖細的身子在地上不住地翻滾著。

『給我看清楚!』

「嗚哇啊啊啊──」

旦馬威凜地立在倒地的男人面前,『鬆手,你這蠢人類。』

「嗚嗚,你不要過來!......」

『鬆手!』充滿嚴厲的冰冷聲線傳到耳邊,那帶著滿滿壓迫感的低沉嗓音讓他忍不住聽話了,待他緩慢地挪開顫抖著雙手,只見一雙獸足出現在他模糊的眼底。

「!?」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8

「嗚嗚,你是......」他垂放下捂著雙目的手之後,沒想到當下映入眼底的會是一隻形象隱約而模糊的白虎,而牠正張著銳利的虎牙、眼神炯然地朝他緩慢近逼。

『你在發什麼愣,人類?』不滿他看著自己竟然看到恍神的旦馬,立即怒張著嘴,再次嚇得男人忍不住用單手遮住兩眼。

「我、我......拜託你別吃掉我──」

旦馬的吼聲震動了整個屋子,男人馬上嚇得臉色整個刷白,『愚蠢人類,都說我不是惡靈了,你還要污蔑我多少次!?』這句話他已經說了不下兩次了,這傢伙的記性還真是差勁透頂。

「嗚嗚......對不起......」雖然他道著歉,卻依舊沒把遮眼的那隻手給放下來,這情形頓時把旦馬氣得無言以對。

『......』這個愚笨人類!

「我、我......」嗚嗚,他好怕牠會不會一個不順心就把他一口吞掉。畢竟牠可是一隻猛獸啊......

旦馬的一雙虎眼危險地一瞇,看著他泣不成聲地挪動著臀部往後靠去,雖然看清了他的舉動,旦馬卻沒有立即戳破他。

「我、我......如果你不把我吃掉的話,我......我可以拿其他東西來代替的──」他恐懼地說著,望著眼前的白虎正大剌剌地瞪看著自己,因而心更慌了,也因此沒注意到自己竟然能夠跟隻獸類對談一事。

......牠該不會、該不會正在打算如何把他吃掉的事吧!?

『......』旦馬被他的話給逗得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喂......」見白虎沒有任何的反應,讓他當下忍不住狐疑起來,於是啟口怯生生地低喚了一句,他怎麼突然覺得眼前的這隻白虎聽得懂他的話呢!?不過,看牠這副毫無動靜的模樣,該不會......

旦馬的炯然虎眼飄了過去,無視於他的害怕,續道:『人類,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

「什、什麼......?」

『我是你的無形師,所以你能感覺得到我。』

他一陣怔愣,瞅著白虎睜著一雙燦金的美麗瞳眸:「......」原來牠就是安倍小姐所說的那位──

『我已經暫時打開了你的雙眼,所以當你的眼睛再度恢復正常之前,你都必須聽我的。』

他下意識地瞪眸,什麼!?

『你有意見?』旦馬的虎目一個緊瞇。

他愣住了,牠竟然能夠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我當然知道。你有什麼疑問嗎!?』

沒、沒有......

『很好!』

「呃......那些事,我是說......我遇上的所有事情......」

牠偏過頭來瞅著他,坦言:『那些都是我做的。』

果然是這樣。

他聞言一愣,因為他壓根沒料到對方如此坦然,於是再度戰戰兢兢地開口:「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跟在我這種人的身後?」其實他早就知道牠的存在,也知道安倍小姐對他說的話全是真實不虛的,但是因為他拒絕去相信一切而否認掉了。

旦馬的金眸微瞇,『這種人?你說你是哪種人?』

他略顯不甘地咬唇,聲音低沉:「我......我是這麼懦弱......」

旦馬不以為然地用前腳撓鬚:『如果你是懦弱的人,那麼你就連去改變的勇氣都會沒有。』

他愕然地睜大了雙眼。

『只要你心底還有期待與盼望,那就有希望。如果你有希望,我就會幫助你實現希望。』

「......」

『是我成就你,而非你成就我。』旦馬說。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19

他無言了。為了旦馬那等傲慢的口氣。

「我又沒有拜託你!是你擅自侵入了我的生活......」

『愚昧!』旦馬瞪大了牠那雙炯亮金瞳,不悅地沉聲罵了一句,吼聲震震地刺入了他的耳朵裡:『你以為這是我願意的嗎!?這都是命運與機緣。如果不幫助你,那麼我也沒面子再回到無形界去了!』

被旦馬突如其來的怒火給嚇了一跳,他禁不住回嘴反駁道:「那你就不要理會那什麼命運機緣不就好了?」這件事說起來他還是個受害人哎!平白無故的,沒想到自己的身後竟然跟了個名為『無形師』的靈魂......

這件事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也很詭異好不好!

『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還在無形界裡悠遊自在。』旦馬負氣地說。

「這......我......」

覷著他面上的不安與侷促,旦馬沒好氣地說:『所以我得跟你一起行動,直到你像個人為止。』

喂、喂......那麼牠的意思是說他現在不像個人就是了!?這什麼跟什麼啊......

他的臉色登時顯得很難看,撇嘴:「我又不要你跟著我。」

『......』這傢伙又在說些他聽不懂的話了。

旦馬虎目一瞠,似恐嚇地看著他:『如果能不要跟著你我也想!但是我說過了,只要你還有所謂的希望與懸念,我就非得受制於你不可。』任何事都有所謂的因緣與必然的。

「你一定得這麼做不可嗎?」沒辦法之下,他怯怯地問。

旦馬跟他說不上幾句,又火了:『難道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人類真的是很說不聽!

「......」被人家虎目一個狠瞪,便膽小到不敢妄然反駁的男人囁嚅起來,「好吧好吧......那我到底要付出什麼代價!?」其實自己的願望可以被實現也挺不錯的......

『......』旦馬很想一掌巴倒這個傢伙。他都說過N次了,他並不是那些向人作祟的惡靈!

「喂?你不說出來我哪裡知道你的要求我到底可不可以辦到......」

『......』

「什麼?你說大聲點......」聽不清面前的這隻白虎究竟說了些什麼的他主動靠上前去,但是卻距離旦馬還有幾步的距離;俗話說: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啊!

旦馬終於再也忍不住地怒咆一聲:『──你這個愚蠢人類!』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無形師  20

煦煦的暖陽爬上了天際。

微風輕叩著窗簾,捲起一股優雅白浪,好讓幾縷光線射入屋內。

床上躺臥著一名年輕男人,那模樣安恬自在得有如熟睡中的小嬰兒般純真。

旦馬還是那副虎樣,安靜地趴臥在床邊守候,一邊無語地轉眸覷向此時都已日上三竿、卻還在賴床的男人,『嘖......原來人類還是種懶惰的生物。』

「唔......」男人突然微微地蹙起眉頭,接著扯動眼皮,似乎有醒過來的跡象。

察覺了的旦馬馬上咧咧嘴。

......奇怪了,他剛才好像有聽見誰在說話──

當下念頭這麼一轉,男人的好奇心讓他緩慢地睜開了雙眼、甦醒過來,就在睜眼的這個剎那間,他壓根沒想到會見到一張距離只有幾吋的大怪臉,因而當場發出一聲尖叫,「哇啊啊啊啊啊──」伴著立即抬起、憑空亂揮的雙手,男人的驚慌失措清楚地寫入了旦馬的眼底。

『你這傢伙在鬼叫個什麼!?』

「哇啊啊......你、你──」順手扯起被子的男人十分的無措,神色中還帶了點驚惶;旦馬冷冷地瞥著他,露出一張哂笑的表情。(如果牠的虎臉可以辨別出來這號表情的話)

『幹嘛這麼驚訝?你不是早已經知道了?』

他瞬間結巴:「你......」對喔,他昨天就看得到他了。

『就說你不長腦袋。』

「誰、誰呀!」聽著旦馬這麼說、外加發現牠正用嘲弄的神情瞅著自己,於是很不服氣地據理力爭:「你一早就把那張臉靠別人靠得那麼近,誰都會被這種突然給嚇到的......」喃喃。

『哼!』旦馬冷哼一聲,算是接受了他的說詞。

當作沒聽見那聲冷哼的他,緩慢地自床上爬起,取來了衣物換上,瞬間突然靈光一閃,問:「為什麼我還看得到你?」

『廢言。難道你忘了我已經打開你的雙眼了嗎?所以這陣子你都會維持在現在這個樣子......』旦馬也跟著走到他身畔。

「那麼,如果打開了會怎麼樣!?」

『你會看到。』旦馬咧嘴,似乎在笑。

「看到?」他一愕地轉回頭來。

『看到靈。』旦馬直視著他。

「......」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