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哈哈......」應龍飛根本不曉得他今日笑出聲音的時候遠比平時還要多,因為馬芸芸她的妙語如珠,讓他總是忍不住笑意。

「那麼......」馬芸芸轉了轉眼珠,「將軍不介意把銀月也擺進這裡了吧?」笑問。

應龍飛失笑著搖頭,撇唇:「當然。算我服了妳了。」

聽見答允的馬芸芸跟著綻出笑容來,「還有啊......那本劍譜是我跟錦王爺抄來的,也請將軍好好珍惜它吧!芸芸很希望將軍可以利用它們保家衛國......」

「當然,本將軍可是聖上欽點的!雖是襲名......」應龍飛淡笑。

「將軍,這跟襲名沒有關係的。」馬芸芸柔笑著,軟聲:「我覺得將軍的心意才是真正該被正視的。」

「芸芸......」應龍飛詫異地訝叫,覷著她滿面的溫柔與智慧,心底一角也似乎因她的這句話而崩坍了。

她,是個特殊的女子,儘管她的外表會讓人誤會,但是現在與他相處的她卻在他面前顯露出她真正的性情,而且她還擁有了外人都不知道的一顆纖細與體貼入微的心。

是了,人還真是不可貌相!

不習慣被讚美眼光盯著的馬芸芸忽然赧顏地撇過頭去,想要轉移應龍飛的注意力,她站起身來,於一旁架上挑了一件武器,然後轉眸對著應龍飛就發問:「這個叫什麼啊?它看來好小巧喔!」

「它啊......」沒想到她也會有害羞的時候,應龍飛笑笑地跟著她的問句轉移話題,解釋道:「它叫“短弓”,專用於近距離的射擊。」

馬芸芸這才恍然大悟地頷首,表情欣喜地伸手撫觸著這把朱色的短弓,愛不釋手地問:「將軍,這把弓可以送我嗎?」

「欸!?」應龍飛瞠目結舌,沒想到馬芸芸會跟他開口要這種東西,「妳喜歡這個!?為什麼?」

「因為它很小巧,就算我不會用,當裝飾也很好看啊!」馬芸芸噘嘴、微笑。

「原來如此......」

「所以,好不好!?」馬芸芸希冀的眸光盯住他,直到應龍飛露出一抹微笑來。

「好啊!」反正是把普通的短弓而已嘛......

馬芸芸差點沒跳起來,「太好了!」這是將軍頭一次送她東西哎!好高興喔......

「那我在弓上替妳刻上名字好了?」應龍飛像是寵愛孩子似地瞇起眼兒,淺笑地覷著她開心地又叫又跳。

「好,謝謝你!」馬芸芸眉開眼笑地把短弓遞給應龍飛。

這一日的傍晚到晚膳前,丹房裡都瀰漫著陣陣快樂的笑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