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夜半時分。

 

南天昭獨自一人地坐在王府後院裡的一顆大石上,低著螓首、表情怔怔地望著小池裡悠游的魚兒,許久都沒有任何的動作;就在這個時候,李翔麟剛好也睡不著,於是信步走到後院,沒想到會發現南天昭也在這座後院裡。

 

「你也睡不著麼!?」

 

南天昭被疑問聲驚回了神,當下回頭一看,原來是李翔麟。

 

站在廊道下方、面色與表情皆讓他看不清楚的李翔麟,他的身上只隨意地披了一件衣袍,狀似今夜也是與他一樣的了無睡意。

 

「王爺,您怎麼在這裡?」

 

「只是睡不著,出來走動一下罷了......」往前邁開腳步的李翔麟不由得一陣的歎息。

 

自他的話中聽出些許疲倦味道的南天昭忽然開口:「......您怎麼了麼!?」

 

李翔麟詫異地瞪眼,望著在樹下大石上安適坐著的人,疑問:「你為什麼會這樣問!?」

 

「因為您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在煩惱些什麼......」頓了頓,南天昭戰戰兢兢地說著。

 

李翔麟沉默了一會兒,最後竟然再度歎了一口氣;南天昭露出一抹不明白的表情瞅著他,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王爺......?」

 

「沒什麼,只是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情罷了。」李翔麟抿抿唇,最後還是沒有把實話說出來。

 

「是麼......」南天昭低喃。

 

「嗯。」沒打算再討論下去的李翔麟忽然將話鋒一轉,問:「那麼,你在王府裡工作得還習慣麼!?」

 

習慣?

 

南天昭微微皺眉,其實他很明白憑自己的身份與立場根本就不能去談什麼習不習慣。

 

於是,他這麼回答李翔麟:「謝王爺關心,我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很好。」

 

「那就好。」

 

瞥著李翔麟那張微微顯露出一絲甚感安慰的表情,南天昭的神色頓時變得複雜許多,只是李翔麟壓根沒有發現他的異狀,接著又逕自開口了。

 

「你在飛鳳身邊還忙得過來吧!?」

 

「......」他該實話實說麼?

 

沒有立即聽見南天昭的回應,李翔麟略微感到驚訝地回眸問:「難道你們......怎麼了麼!?」

 

望見李翔麟面上多了一絲懷疑的神色,南天昭馬上搖頭否認,「我們沒有什麼,是王爺多心了。」李翔麟待他已經夠好的了,他不該再給他添麻煩。

 

「是這樣麼!?」

 

南天昭仍舊沒有更改答案:「嗯。」

 

「沒有就好......」聞言,李翔麟瞬間安下了心,毫無心機地微笑道:「飛鳳有你照顧,應該會比較習慣。」

 

瞅著李翔麟那張兀自高興的側臉,南天昭驀然一歎。

 

......事實上卻完全不是如此。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