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夜晚在眾人不知不覺的時候,降臨了。

 

窗外的樹葉被夜風搖得沙沙作響,李翔麟毫無睡意,於是隨意地披了件衣服走出房門。

 

眉宇間夾著一絲不悅,他信步踱到王府的後院,正想找個地方坐下來之際,卻是發現了在後院的廊道下方站了一個人。

 

由於兩人之間的距離過遠,李翔麟即使努力地瞇眼,也只能見到那抹糊在一起的黑影正用緩慢的速度靠近他,接著便在一片幽暗裡現出真面目。

 

「王爺......」

 

聽見這聲怯怯的輕喚聲,李翔麟的臉色突地沉了下來。

 

「這麼晚了,為什麼還不睡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李翔麟,面露不快地輕斥著,頓時只見同樣披著一件外衣就跑出房門的飛鳳,當場黯然地垂下了那雙總是帶著一抹傲慢的瞳眸。

 

「我......」霎時,尷尬到不知該接什麼話的飛鳳忍不住一陣支吾。

 

「你不用說了。」

 

「王爺......」聽著李翔麟如此果斷的語氣裡似乎夾了一絲他沒有忽略過的不悅之情,飛鳳慌亂地抬起眸子,「您莫不是在生飛鳳的氣吧!?」

 

李翔麟僅是定定地瞅著他,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而他的這點反應卻讓飛鳳忍不住焦急起來。

 

「王爺,飛鳳真的不是故意要惹您生氣的,您要打或是要罵飛鳳都沒有關係,就是不要將飛鳳趕出王府......」

 

李翔麟望著飛鳳的眼眶因此泛紅,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心頭的硬度便跟著軟下了幾分,最後只能望著飛鳳歎息。

 

「王爺......」

 

「飛鳳,你可知你錯在哪裡!?」李翔麟瞇了瞇眼,面色一片的沉凝,讓飛鳳因而感到一陣心驚而不敢有所反駁。

 

「我......」飛鳳咬咬唇,在猶疑過後又繼續坦誠地說:「飛鳳不該擅自揣測王爺的心意......」

 

李翔麟刻意裝著低沉的語氣質問道:「還有呢!?」

 

「飛鳳......飛鳳......」飛鳳端著一張貌似被人欺負的哀傷面色,無措地張嘴喃喃著。

 

李翔麟再度歎息。

 

「飛鳳。」

 

「是......」面色滿盛著委屈的飛鳳一聽李翔麟喚他,連忙應聲。

 

「所謂的『官場之道』,並非像你所想的那樣簡單,你明白嗎!?」李翔麟盯著飛鳳欲言又止的神色之後,繼續說:

 

「這世間沒有白吃的午餐。你今日接受多少別人的援助,來日也必定要還給別人多少的。那兵部尚書今日膽敢主動來邀我赴宴,就表示事情的內幕不簡單。之前就聽說他已經被某個人給拉攏了,如今我再與他有所往來的話,只怕我的聲譽就會毀於一旦......」

 

「是......。」飛鳳黯著一張臉色,聽訓般地垂著螓首。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明白我的考量而已,並非是在生你的氣。」

 

「飛鳳知道了。」

 

「還有,飛鳳,你現在已經不再是紅牌小倌了,你是我的人,還記得吧!?」李翔麟面色沉肅,語氣裡透露出一絲無可反駁的意味,他正為了飛鳳當時還主動地替舉宴的對方倒酒而心生不快。

 

飛鳳一陣愕然,瞅著李翔麟沒有說話。

 

見飛鳳一副糊塗樣,李翔麟於是開口解釋:「飛鳳,既然你已是我的人,那麼你就該做出合乎你身份的行為,不用再屈居於人了,明白麼!?」

 

「飛鳳明白。」語畢,飛鳳綻出一抹恍然大悟的美麗微笑。

 

見飛鳳受教,李翔麟也隨著勾了勾唇。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