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夕陽西斜,滿天霞色的穹蒼邊際,一群倦鳥凌空飛過,準備歸巢。

 

王府的朱門外頭,停了兩頂軟轎;管家胖叔在讓人請出李翔麟與飛鳳之後,便站在一旁等待主子的吩咐。

 

一身便服的李翔麟與穿著錦衣的飛鳳立在一起的畫面,一個俊美一個氣質脫逸,說有多登對就有多登對,而這個難得一見的景象但教門外候著的眾人不免一陣恍神。

 

李翔麟在走進轎子之前,開口叮囑:「管家,在本王出門的這段時間裡,王府的事情就交待給你了。」

 

管家胖叔立即保證道:「是的,王爺。」

 

「很好。」李翔麟對著管家讚賞地點頭之後,跟著轉向身邊的飛鳳,說:「那麼,我們現在就走吧!」

 

「嗯。」飛鳳面色平和地應了一聲,隨即在小僕的引導下走進其中一頂軟轎。

 

當轎簾被小僕放下,李翔麟的人也跟著進了另一頂轎內,接著便讓轎伕們起轎;沒多久,在轎內坐定的兩人,便一起向同個方向乘著轎子離開了原地。

 

這是這一天在傍晚時分發生的事情。

 

而,在李翔麟與飛鳳離府後,沒有跟著去的南天昭依然按著管家的吩咐,默默地做著自己的份內事而沒有偷懶。

 

隔日一早,原本打算要前往負責的區域做活去的南天昭,卻從管家那一頭發現了府裡的氣氛似乎有一絲的不對勁。

 

管家胖叔邊說邊趕著眾人上工去,「去、去、去,全都給我去幹活了!王爺的心情不好,小心他拿咱們開刀......」

 

知道管家只是說著好玩的南天昭頓時抿唇不語,站在王府院落的一角,看著管家胖叔在一旁趕人的模樣,忍不住懷疑起來。

 

......難道今日晏起的他有錯過什麼了麼!?

 

正在心底疑問著,南天昭的人卻已經來到了管家的身邊,並且無意識地脫口問出疑問,讓管家胖叔忍不住拋給他一枚白眼。

 

「你只要做好你的事就可以了,問這麼多幹什麼!?」不客氣地對著南天昭說著,管家不禁冷哼了一聲;這小子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啊,還有膽子敢管上頭的事......他可是連王爺在不高興什麼都不知情呢!

 

沒有得到答案卻反而被羞辱的南天昭,在望了一眼管家之後,便自己默默地走開了。

 

的確,他現在的身份只是個僕人而已,哪裡有權去過問當今王爺李翔麟的事呢......但是他也只是想要替李翔麟分憂而已,畢竟他也曾經幫助過他。

 

默默地在心裡喃喃自語著,南天昭依然將自己的事情做完,這才去膳堂午膳,沒想到會意外聽到某些讓他吃驚的話。

 

「喂,聽說王爺帶著飛鳳大人出府後,回到王府時的臉色好像不太好看呢......」

 

「這件事我有聽廚娘說過。」

 

「好像是那位高高在上的飛鳳大人做了什麼才惹得咱們家的王爺不開心的。」

 

「你為什麼這樣肯定!?搞不好只是情人間的吵嘴罷了......」

 

「但是,看起來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會兒,阿財終於聽不下去地用力放下手中的碗筷,一聲巨響霎時制止了眾人適才七嘴八舌的討論:「好了好了,你們別再說些會讓我消化不良的話了,快點吃完飯比較重要!」

 

聞言,眾人於是立即噤聲不語,好歹阿財在王府也累積了多年的資歷,是除了管家胖叔之外的資深僕人。

 

而,一旁始終沉默著的南天昭一直佯裝著沒有聽見的模樣,規矩地用著飯食。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