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書房裡的應龍飛一腳踏入了屏風後、踏著緩慢的步伐走上階,最後在案沿邊坐了下來,結果便這麼發現了在桌案上的幾疊公文卷宗圍起來的一小塊地方上,還擱了一盤正隱約逸出香味的酥餅和一杯茶,吸引了他的全副注意力。

難道這就是他前幾日應了馬芸芸的要求,而她今日特地留下來要給他的東西嗎!?

詫異的應龍飛忽地扯唇、轉眸,沒想到她竟然會弄這種女孩子家的東西,他還以為憑她這副大剌剌又不甚起眼的樣子,應該是學不會這種細膩的事情。

抿唇笑著思考了一會兒,他伸手拿起盤子裡的一塊酥餅遞到唇邊,嗅了嗅由它四散出的淺淡香氣之後,便微張著口咬了一小塊咀嚼起來,瞬間,一抹酥軟微甜的味道馬上跟著竄入口裡深處融化。

試過了這餅的味道之後,應龍飛忍不住脫口讚道:「真不錯......」就如同她給人的感覺一樣,微甜不膩。

瞇眼一邊喃喃著的他在啃完一個酥餅後,以巾帕拭去手裡的餅屑,然後傾身拿過一件剛才才用快馬送到府裡的軍機要件,準備開始提筆寫出建議事項;待他理完同一疊要件之後,他才發現了一個奇怪之處。

應龍飛的手裡拿著第二疊要件的最上頭的一本,此時,忽然覺得奇妙地攏起眉來,接著便低首瞪著他手裡的要件發著愣,只是,在他一陣沉吟過後,卻更加確定他的推測沒有錯誤。

他又拿過剛才已經閱畢的第一疊的其中一本摺子,將之攤了開去,然後與第二疊那本對照一下。

完全不同。

應龍飛訝異地睜著眼,反應快速地隨即伸手又自第二疊裡隨便抽出一本,然後也把它攤開比對,它的內容似乎與剛才被他拿起的第二疊的第一本相彷;因此,有點詫異的他於是又抽了其他的摺子來比對,最後終於確定這些摺子是已經被人先行分類過了,所以當時擺在桌案上才會是一疊疊的模樣吧!

只是,誰會做這種事啊?

不解的應龍飛知道皇帝並不會做種事,而且以前也從未發生過這種情況,反而是自今日他發現的這一刻開始的,該不會是管家為了方便他翻閱而先替他分類好的吧!?

唔......似乎有這個可能。

應龍飛細想了想,反正不管是誰做的,這等於是幫了他一個小忙;因為朝上很多臣子常常會跟皇帝上書同樣的一件事,而這個方法的確是個避免重閱、也能以多方的角度來考量和處理事情的好方式。

頓時感到批閱軍機其實是件輕鬆的差事的應龍飛愉快地笑著,然後便繼續埋首於案上,偶爾累了的時候,他會先吃塊酥餅、喝口茶地休息一下,而後再努力,一直到傍晚夕落為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