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用過了午膳,南天昭馬上就被飛鳳差人給叫過去了。

 

在西廂房門前方停佇下了腳步,南天昭在叩門之後,看見了門板被個伶俐的小僕打了開來,神色不善地瞟了他一眼。

 

「還不快進來!?飛鳳大人已經等你很久了!」

 

沒理會小僕的咄咄神色,南天昭往前跨入門檻裡頭,跟著便讓小僕從容地引他走進小廳,待他抬眼時候,飛鳳的人已經端坐在廳上的圈椅裡了。

 

「昨天叫你拿去補的那件衣呢!?」依然沒有給南天昭好臉色瞧的飛鳳瞪向他。

 

南天昭聞言,馬上淡淡地取出他昨夜讓繡坊老闆娘補好的那件華衣,並在飛鳳轉頭暗示小僕接下時,將包裹著衣服的小包袱遞了出去。

 

「在這裡。」

 

飛鳳頗有疑問地接過了小僕遞來的小包袱,在跟著打開檢查後,果然發現衣上那些脫出的線頭完全不見了,於是不敢相信地瞪著眼。

 

見自己刻意出的難題被擺了平,飛鳳怒氣陡升,不禁懷疑起來。

 

──難道是有人在暗處幫助南天昭麼!?

 

特地轉眸瞥了面無表情的南天昭一眼,飛鳳忽然在心底否定。不,這絕對不可能的......

 

「飛鳳大人?」

 

「......你做的很好。」最後頓了許久,飛鳳這才不甘願地咬牙出聲。

 

南天昭默然不語,過了一會兒才說:「那麼,飛鳳大人還有事情要交待麼?」

 

「......沒有。」

 

「那麼就請允許我告退,管家胖叔剛剛在找我。」

 

「......等等。」見南天昭打算轉身離去,飛鳳突然出聲叫住了他。

 

南天昭回頭:「飛鳳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飛鳳不客氣地微瞇著眼,對住他就是一句質問:「你告訴我,你昨晚是怎麼讓繡坊裡的人幫忙補這衣服的!?」

 

「這多虧有老闆娘的幫忙。」

 

「老闆娘!?」飛鳳訝然地睜大雙眼。

 

「我到的時候,老闆娘還未睡下。老闆娘還提到您以前是她的常客,另外探問起您現在的狀況。」南天昭照實地回答。

 

「還有呢?」托著腮,飛鳳面色不悅地瞪住南天昭。

 

「就這些了。」其他的事情是個人私事,他可以不必說出來。

 

「......你可以走了。」眼見南天昭抿起了嘴不再出聲,飛鳳於是覺得很無趣地昂著下頷命令道。

 

聞言後,南天昭就這麼按著命令調頭離開。

 

而,在他前腳離開後,飛鳳則是陰著一張臉色,沒有說話。

 

這個讓他一見就討厭的南天昭,運氣也未免太好了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