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懷著歉意與感謝的心情,南天昭在過了子時之後,離開了繡坊、從王府的後門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間。

 

一路懷抱著被他保護得甚好的衣物,伸手推開了被人微微闔上的門板,南天昭摸黑走進屋子裡頭,接著點亮了桌邊的燭火,讓微弱的光芒破黑而出,瞬間照亮了幽暗的四周。

 

環顧著無聲的四處,暫時將懷中的衣物擱在床沿邊上,南天昭正轉身過來,想要替自己斟杯茶水解渴之際,恰好瞄見了被放在桌角邊沿、用油紙包裹起來的一包東西。

 

被疑問心驅使的南天昭,跟著走上前去打開那個紙包,沒意外地發現紙包裡被放了一點食物,讓在外頭跑了一天有了的他的雙眼不禁為之一瞠。

 

伸手拿起那顆冷掉的素饅頭張口咬了幾口,偏冷與略微堅硬的口感讓他不難猜出這點食物或許是阿財特地替他留下來的。

 

就這樣,靠著桌邊的茶水佐以饅頭,南天昭最後還是將別人的好意給吃進肚腹裡頭。

 

今晚就這麼過了。

 

隔日,晴朗的天氣讓眾人沒意外地都面帶著笑容。

 

南天昭一早就爬了起床,雖然沒有睡到幾刻鐘,但是身為一個下人,他原本就不奢望可以吃好睡好。

 

取了打掃工具前往管家指定給他要清掃的地區,在他忙完了份內之事以後,烈日也已經爬上了天頂。接下來他便稍稍收拾了一下原地,再跟著阿財與其他人一起去用飯。

 

因為凡是在王府裡工作的人,不論時間長短,都有免費供給勞動者三餐膳食的好條件,王府裡甚至還有專門在給下人吃飯所使用的膳堂。

 

而,午時的此刻,阿財眾人與南天昭便不分你我地坐在膳堂裡用飯。

 

坐在南天昭對頭,阿財伸手舉筷往碗裡扒了幾口飯之後,忽然將滿是疑問的雙眼挪向一旁正在挾菜入碗的南天昭。

 

「我說你啊......」

 

聽聞身邊傳來一聲叫喚,南天昭立即抬頭。

 

「你昨天是多晚才回來的啊!?在我特地去膳堂要來一個饅頭放到你房間的桌上之前,你的人都還不見蹤影......」

 

頓住舉筷的手,南天昭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唇角,小聲:「我回來的時候,都已經子時過了。另外,謝謝你的饅頭。」

 

「原來是這樣......」阿財喃喃,又繼續吃飯,將碗裡吃得乾乾淨淨後,看著南天昭又開口了:「你跟飛鳳大人到底有什麼仇啊!?不然他為什麼要這麼整你......」

 

南天昭沉默了,最後只淡淡地開口說:「飛鳳大人只是要我送件衣服去繡坊修補一下而已。」

 

「在半夜送衣服去鏽坊修補!?」阿財涼涼地問著,神色裡有抹顯見的譏嘲意味,忍不住歎道:「我說你還真是沒神經,連飛鳳大人討厭你都不知道。」

 

......不,其實他都是明白的,只是他不願去回應對方而已。那樣做只是顯得自己更為可悲與可歎。

 

看著南天昭不答,阿財繼續接下話尾:「你看不出來那是在刁難你麼!?你這個老實頭啊......」沒轍地搖頭。

 

「......」心知肚明為何飛鳳老是難為自己的南天昭,當下決定繼續動筷吃飯,沒有再開口說話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