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四章

南天昭感念在心地說:「不,妳真的是幫了我的忙......」

 

婦人露出一絲『沒什麼』的淡笑,瞬間忽然想到了什麼似地問:「對了,飛鳳大人最近好嗎!?」

 

「他很好。」南天昭回答,而後不解地發出疑問:「老闆娘認識飛鳳大人麼!?」

 

「認識。飛鳳大人是我以前的常客,不過最近很奇怪,前陣子他就很少再讓人過來我這兒了。若是以前的他,總是會偶爾取幾件需要縫補或是修改的衣物託人送過來坊裡的......」沒有什麼心機的婦人回應著,一邊轉頭用剪子裁線,開始著手修補著衣上脫線的小地方。

 

「前陣子?」南天昭疑惑著,末了才恍然地說:「飛鳳大人現在已經離開了瓊玉樓了。」

 

「他離開了瓊玉樓!?」

 

「是的。」

 

婦人有半晌的詫異,在頓了頓話尾之後才又恢復原本的安適表情:「原來如此......那麼,他是替自己贖身的麼?」

 

「不是......」南天昭緩慢地搖頭否定了,卻在抬眼之後望見婦人一臉的驚訝,於是解釋道:「其實是王爺替飛鳳大人贖的身。」

 

婦人一陣訝然:「王爺!?那麼......飛鳳現在住在王府裡麼!?」

 

「是。」沒有隱瞞的南天昭點點頭。

 

「......那就太好了。」婦人放下心地自唇畔邊逸出一聲輕巧的歎息。

 

「什麼?」

 

「他曾經告訴我說他想要離開賣身的生活。現在他如願了,在這之後他應該會很幸福吧......」懷著祝福的心,婦人誠摯的笑容讓南天昭的神色看來有些複雜。

 

他不知道飛鳳現在究竟幸不幸福,但是他也覺得已經虛擲了半生的飛鳳如果可以一直幸福下去的話,便是一件好事。雖然飛鳳老是仇視他。

 

南天昭沉默了。

 

「嗯......」

 

「那麼你呢?」婦人突然抬眼望著南天昭,「我之前好像沒有見過你呢,你是飛鳳的......?」

 

「飛鳳大人和王爺是我的恩人。」

 

「這樣啊......」望著南天昭那避重就輕的神色,她猜想著或許這其中還有很多的故事,但是既然當事人不願多說,她也沒有資格再繼續探問些什麼。

 

「......老闆娘,這樣好麼?」

 

「什麼?」專注於修補手上衣物的婦人只能抽空丟出這句疑問。

 

「妳不是說過不做王族的生意!?王爺也是皇族人......」

 

「原來你都聽到了是麼!?」面上浮上一層尷尬之色的婦人,在見著南天昭沒有回應後,神色馬上又變得沉凝不已,垂眼盯著被她揪在手上的衣物,說:「......這件衣物是飛鳳的。」

 

聞言,南天昭立即鬆了一口氣,道謝:「真的很謝謝妳,老闆娘。」

 

「不用道謝,我還是會向你收取該付的費用的。」婦人幽他一默,讓南天昭忍不住揚揚唇。

 

「我明白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