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婦人將南天昭請進了小小繡坊裡那間專門用來招待貴客的小花廳,在同南天昭招呼了幾句之後,便讓小僕特意去沏了一壺茶。

 

沒多久,一壺冒著氤氳熱氣的香片茶就這麼被小僕端上桌了。

 

從內室裡取出來繡具的婦人微笑地遣退了小僕,之後便坐到南天昭旁邊的圈椅上。

 

「請用茶。」

 

南天昭連忙點頭道謝:「謝謝。讓您費心了......」

 

婦人接著搖頭淡笑道:「沒那回事。您是本繡坊的客人,理當如此招待。」

 

沒有多說的南天昭於是沉默地低下頭來,看著婦人替自己與他在茶杯裡倒了約莫八分滿的茶,頓時滿室都飄著霧白的香氣。

 

「這茶的味道很特別。」 

 

「是迎春茶。」婦人解釋,率先捧起了瓷杯就口輕啜,許久才開口說:「這是去年頗受好評的茶葉。」

 

南天昭淡淡頷首,跟著也端起杯子沾了一口,茶味清冽甘淳:「原來如此。」

 

婦人放下杯子之後,挪眼望著南天昭,疑問:「為何飛鳳大人會讓你在這麼晚了的時間點送衣物過來修補呢!?」難道明知繡坊已經打烊的飛鳳大人就不怕讓他白跑了這麼一趟嗎!?她實在是弄不懂飛鳳大人這麼做的用意......

 

南天昭抿唇後才說:「據飛鳳大人說是明日就要穿用......」

 

聞言,不明其因的婦人馬上皺了皺眉,疑問道:「既然如此,飛鳳大人不是該在前幾日就拿到這兒來修補嗎!?」

 

「這點......我就不知情了。」南天昭在猶疑過後,澀聲。

 

「這樣啊......」婦人喃喃,於是在轉眼後取來那件需要修補的衣物察看了一會兒,末了才說:「這上頭的繡樣的確是有些脫線了,不過沒關係的,這點小地方其實也花不了多少的時間。」

 

聽畢,南天昭暗自慶幸地鬆了一口氣:「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

 

婦人微笑:「嗯。」

 

「很謝謝妳,老闆娘。」南天昭出自純摯的道謝淺笑讓婦人訝異地張了張眼。

 

婦人還是露出那抹安撫的微笑:「這沒什麼......」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