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從西廂離開之後的南天昭,懷抱著飛鳳交給他的任務,忍不住在垂眼後,皺了皺眉。

 

看來飛鳳真的是很討厭他。雖然他早就明白這一點,但是他也沒料想到飛鳳會這麼快就給他再度出了一個難題,而且這個難解的問題也成功地讓他感到一絲茫然與傷腦筋。

 

如果飛鳳只是像平時一樣派遣很多工作,讓他吃不飽、睡不著也就罷了,而今卻......

 

忍不住無奈地輕歎了一口氣,南天昭抱著裝有衣物的小包袱,孤單地立在王府的大門外。

 

黑夜降臨的此時,道道毫不留情的冷風簌簌地撲面而來,讓南天昭忍不住用手臂環緊了自己單薄的身軀,那颯冷的風兒也頓時讓那兩盞高掛在朱門前方頂上的大紅色紙燈籠,在夜裡脆弱地不住飄搖晃盪。

 

一抬眼望去,眾家燈火在眼前閃閃爍爍,大街上冷冷清清,只有幾家不遠處還招待著客人的茶坊與酒肆依舊沒有歇業的打算,那紅彤或是橘澄色的旗招,仍在夜裡飄飄揚揚,向路過的路人們招手。

 

南天昭再遠望而去,飛鳳要找的那一家繡坊,早就已歇息了。

 

沒法子可想的他,抱著懷裡與自己同樣被晚風吹得溫度頓時颯冷的衣物,南天昭開始煩惱。

 

這件衣服是飛鳳指定要在明日看到的東西,如果現在自己就這麼放棄地走回王府大門裡頭,明日一早鐵定又讓飛鳳找自己麻煩。

 

可是,現在的時間都已經這麼晚了,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想出來呢!?

 

在冷風又急急地掠過他身畔的時候,南天昭在傷透了腦筋之餘,不由得硬著頭皮、邁開了步伐往前走。

 

不管能否達成飛鳳這個擺明是在刁難他的任務,他都想試試看。

 

南天昭淡淡地抿起唇來,下定了主意,於是抱著衣物加快了腳步。或許他可以請繡坊的掌櫃幫幫他的忙才是。

 

心裡已經有了腹案,南天昭來到了緊閉大門的繡坊前方,正想抬手叩門的時候,卻發現自門板裡透出幾句頗大的爭吵聲,霎時,他的動作也隨著一僵。

 

男子暴怒地說:「妳不要再無理取鬧了!我們能夠接到皇族的訂單可是件好事啊,我實在不懂妳為什麼要反對──」

 

女子的聲音倒是聽來很是冷冷淡淡:「你別再說了,我絕對不跟皇族人做生意。」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不明事由的南天昭聽畢後,本想放棄地轉身回到王府,但是就在他轉身準備離去之際,繡坊的大門忽然被人打開,一個年約三十上下的陌生男子怒氣沖沖地甩袖出門,離開前還撞到了尚未離開的南天昭,讓他的身形一歪,差點跌倒在地。

 

沒打算計較的南天昭穩住了身子,瞥了眼離去的男子背影消失在夜色裡,回頭之時便見一位二十來歲的婦人伸手拾起了他剛才不注意掉落在地的衣物。

 

「這是你的吧?」

 

南天昭不卑不亢地輕輕頷首:「是。」

 

她將衣物遞過去,還給了南天昭:「抱歉,我家相公是粗暴了點,沒撞傷你吧!?」

 

「我沒事。」

 

「對了,天色都已經這麼晚了,你卻站在繡坊的大門口......你有什麼事嗎!?」

 

「......其實我有件衣服想拜託貴坊處理。」

 

婦人訝異地問:「就是你手上的那一件嗎?」

 

「是的。」南天昭點頭,最後又說:「不過貴坊似乎已經打烊了......」

 

「很急著要嗎!?」

 

「是,飛鳳大人說明日他就要見到。」南天昭輕歎。

 

聽畢的婦人於是抿唇,末了,隨即轉身招呼南天昭入內:「沒關係,你就跟我來吧。」

 

「......這樣子不會給妳帶來麻煩嗎!?」

 

「反正今夜我也睡不著。」婦人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