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與阿財談過話後,南天昭沿著長廊往前走,不多時便來到了飛鳳住的西廂房;輕巧地踏著步伐越過了庭院一角,他緩慢地走進簷廊底,最後進入了某扇門裡。

 

南天昭站在待客用的花廳等待片刻,沒多久時間,飛鳳便自內裡走了出來。

 

一抬眼便見到南天昭的飛鳳,貌似嫌惡地皺起眉頭,盯著他半晌後,才皮笑肉不笑地開口:「你終於肯走到來了呀!?你知道我已經等了多久嗎!?」聽來有些溫涼的話,就在飛鳳的淡淡變臉中,讓南天昭感到其中的責怪意味。

 

「抱歉,飛鳳大人。」只欠了欠身的南天昭,臉色沒有一絲變化。

 

飛鳳會責備他其實也是很自然的,因為等待總是會讓人感到一絲的不耐煩。

 

沒聽見南天昭同他開口答辯,飛鳳當場冷哼了一聲當作是應了。

 

「......飛鳳大人要我做些什麼?」

 

冷瞥了眼南天昭,飛鳳當下轉身走進了內室裡,接著提出了一包東西放到桌上。

 

南天昭沉默且疑問地望著飛鳳。

 

「這裡面是件衣服。」見南天昭沒答話,飛鳳於是主動說明:「這件衣服是我要同王爺赴宴時候要穿出門的衣物。但是它衣服上頭的繡樣有點脫線了,你拿去王府外頭的那家繡坊讓人補一補。」

 

南天昭點頭:「是的。」

 

飛鳳冷冷地瞅著他,繼續說了下去:「這件衣服是我初到王府的時候,王爺送給我的,如果它有一絲任何的損壞,我絕對會找你算帳,這樣你聽懂了吧!?」

 

「是。」

 

「還有,我明天就要看到它完好如初的樣子,你聽見了嗎!?」飛鳳冷道。

 

沒有察覺不對勁的南天昭照常頷首,「我明白了。」

 

「那麼你現在可以下去了。」

 

「是。」迅速地收拾了一下桌面再抱起那件要修補的衣物,南天昭一個轉身之後走了出去,並沒有發覺飛鳳在他離開原地之後,唇畔邊噙著的那抹笑意。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