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隔日,李翔麟便在出門上朝之前,讓管家替他向飛鳳傳達了有關安置南天昭的事情。

 

睇著在他面前屈膝彎腰的管家胖叔,飛鳳面無表情地點點頭:「這是王爺的交代嗎!?」

 

「是的......」

 

沒想到就算那傢伙不在這裡,也還是能夠讓李翔麟如此尊貴的王爺身份,特地去留意只是一個不起眼人物的他的事情......真是好個南天昭啊!

 

從椅子上起身,飛鳳隱忍著心裡的嫉妒之情,故意淡淡地說著:「我明白了。」

 

聽見了回應,管家胖叔連忙接著開口詢問說:「那麼,要小的現在就讓人去叫他過來嗎!?」

 

擺擺手的飛鳳於是皺眉道:「不用了,等會兒我需要他幫忙的時候,我再讓人去叫他。」

 

「是。」

 

「現在你可以下去了。」

 

「是。」管家胖叔轉身離開。

 

飛鳳無語地抿著唇,望著管家離去的背影。

 

另一方面,剛才被兩人談論了許久的南天昭,此時正在王府的馬廄裡餵食馬匹,等馬兒們吃完糧草之後,這才開始著手下午的洗馬工作。

 

初次為馬兒洗澡的他,因為不熟悉這些過程,因而好幾次都遭到了馬兒無情的踏踩,但是根本沒想放棄的他硬是完成了這個由管家胖叔所差派給他的暫時性的工作。

 

而,等到南天昭可以休息的時候,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刻了。

 

莫可奈何地歎了口氣,順便動手將馬廄的一切收拾妥當之後,南天昭便走出了馬廄;當他正準備穿過王府裡的長長迴廊,到膳堂去用飯的時候,忽然被個同是小僕的男子叫住。

 

「喂,管家說現在就讓你去飛鳳大人那兒報到去,你還有其他工作沒有做完。」擁有一張稚拙面孔、名叫阿財的男孩這麼說著。

 

南天昭問:「現在?」

 

阿財肯定地點頭,眼底還流出一絲顯而易見的憐憫:「對。」

 

刻意裝作不知道的南天昭只是沉穩地頷首並且向前來告知他的阿財出言道謝:「我知道了,謝謝。」當他正要轉身離開,

卻突然被身後的阿財叫住。

 

「喂。」

 

南天昭微訝地回頭:「?」

 

「我會幫你留點食物。」阿財這麼說著的時候,南天昭正露出一臉詫異的表情。

 

「......幹嘛那樣看別人!?我是同情你,等到你把事情通通做完之後大概也沒東西可吃了......」

 

怔了一下子,南天昭後來才靜靜地說:「......我知道。」依他想,或許又是飛鳳在故意刁難他罷了,他已經習慣了。

 

「不吃東西哪裡會有體力做活啊......」阿財繼續碎唸,「你的身體又不是鐵打的。」

 

「謝謝。」瞅著阿財的熱心,南天昭最後還是只有這一句可以說。

 

「哎、哎,你幹嘛這麼客氣!?算來咱們可都是同樣命運不好的人不是......」說到後來,阿財打住了話,同情似地瞥了眼他,又說:「我不知道你是為什麼會被刁難啦......但是希望你以後自己小心點就是了。不過說到那位飛鳳大人啊......」

 

南天昭打劫了阿財的話:「我知道了。你的話我會記住。」

 

「你自己心裡知道就好。我想你還是快點去吧,讓那位......飛鳳大人等太久可是不好的啊!」阿財叮囑著,再看南天昭一副沒痛沒癢的表情,忍不住又多話了起來,暗地裡將他看成年少時的自己,還特地提點了他幾句。

 

「那麼我先走了。」

 

「去、去。」阿財擺手。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