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鳳雛,你真是個深藏不露的人。」瞥見南天昭詫異地回頭,李翔麟不自覺地說了下去:「沒想到你也會這麼說......你有唸過書嗎?」

 

「嗯,讀過幾年。」

 

李翔麟瞅著他,喃喃自語起來:「原來如此......」

 

南天昭感到疑惑地瞥著他,李翔麟在抬起頭來的時候朝他露出一抹微笑,「這樣一來,讓你去當飛鳳的隨侍,好像有點埋沒你了。」

 

「沒有這回事......」南天昭避開他的目光,「我很感謝王爺帶我離開瓊玉樓,甚至是留我在王府裡工作。」

 

「......鳳雛。」

 

愣了一下才迎視李翔麟的注視,南天昭卻是發現他的臉色頓時板了起來,於是訝異:「什......」

 

「我不是說過了我們是朋友嗎!?你還用敬語喊我呢......」李翔麟看著南天昭埋怨,讓南天昭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我只是個普通的下人......」

 

「我喜歡你的誠實跟不卑不亢,鳳雛。」李翔麟搶下話尾,望著南天昭忽然愕視著他,於是覺得很奇怪:「我這樣想很奇怪嗎!?」

 

「豈止奇怪......」南天昭低喃,他根本懷疑李翔麟壓根沒有身為一位皇親的自覺了啊!

 

李翔麟沒聽清楚,「你說什麼?」

 

南天昭搖頭,「沒有......」

 

李翔麟點點頭,「那麼,日後飛鳳身邊的大小事情就交給你打理了,我怕自己沒有時間陪他。你跟他曾經在同個地方......唔,所以你們應該會相處得甚好才是。」

 

「......」

 

「怎麼這種表情呢!?」見南天昭沉默地低著頭,李翔麟不由得發問,「難道這有什麼不妥之處嗎!?」

 

瞅著眼前的李翔麟對著自己露出關切的疑問神情,南天昭說是不是、說不是也不是,最後只能選擇抿起唇來。

 

「不......」

 

「這樣就好。」偏偏沒有發現南天昭的心底正在不斷掙扎,李翔麟鬆了一口氣,「明日我會讓人跟飛鳳說一說。另外就是你在飛鳳身邊做事,不能沒有自己的屋子。這樣吧......我會讓管事讓你在西邊廂房挑一間房,你日後就住在那裡,而且也距離飛鳳那兒比較近些。」

 

「謝王爺。」

 

「不用道謝,我們是朋友嘛!」

 

望著李翔麟臉上綻出的微笑,南天昭只能在暗地裡歎息。

 

李翔麟離開原地之後的不久,就在南天昭也準備離去之際,在迴廊上頭遇到了飛鳳,他正端著一張臉,無語地瞪視著南天昭。

 

「飛鳳大人......」

 

「我說你啊,為什麼你老是喜歡勾搭別人的男人呢!?」不知站在廊上觀看兩人談話談了多久的飛鳳微微黑著臉色,語帶諷刺:「憑你的身份是不配跟王族來往的,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竟然還忝不知恥地纏著王爺,你不要臉我還要呢......」

 

南天昭彷彿聽若未聞般地看著飛鳳許久,最後淡聲說:「飛鳳大人,現在夜已深了,明日我還要工作,因此請容許我先行告退。」

 

沒有預料到南天昭會是這種反應的飛鳳忽地怔住了,然後咬牙地瞪著南天昭離開的背影罵道:「不知廉恥......」

 

南天昭無言地閉了閉眼,接著一聲不吭地走了開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