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綠兒回到相府交代自己的行蹤外加準備一些她平時需要的衣物,在離開相府的時候順便一起帶過來將軍府的馬芸芸早已坐在偌大的客房裡頭,一邊發著呆、一邊等待綠兒。

她知道應龍飛只是看在那銀月與流星譜才勉強點頭讓她留下來的,所以,她雖然達成了自己的目的了,但是她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只因為應龍飛似乎真的一點都不喜歡她。

老實說,她有些受傷了。

馬芸芸托著腮、嘟起唇來發愣著,免不了又因此想起她自小就被同齡的孩童取笑的那些陳年舊事,於是心情又整個跟著震盪了下來;因為論外表,她圓胖的臉與身材本來就不是男人們會喜愛的,但是她自認為個性開朗,不論是什麼樣的人她都可以自在地相處。

只是,男人們個個似乎都是視覺動物,要女人既漂亮又賢慧,堅持這種樣子才是他們心目中完美的情人模樣,但是她偏偏就不是這種樣子,因為很莫可奈何的,老爹生出來的她原本就是這種微胖模樣。

她總天真地以為將來她的真命天子應該會是欣賞她這種模樣的男人而一直有耐心地等待著,沒想到應龍飛好像也不是例外的那個男人,因此,她感到很氣餒,何況喜歡了就喜歡了,這種感情又不能憑空抹消。

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喜歡我呢!?

此刻的馬芸芸已經傷透了腦筋了,正在喃喃自語之際,沒料見房門門板忽然被人推開來,而這個踩進門裡的人便是她等了許久的侍女綠兒。

「綠兒,妳終於回來了!」馬芸芸起身,看著綠兒揹著大包小包地踱近她,瞪眼:「哇!老爹答應我們暫時住在將軍府了嗎!?」

「是啊!」綠兒點頭,接著氣喘噓噓地把那些包袱們放下,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地開口:「相爺看了妳寫的信之後只說了一句話。」

「什麼?」馬芸芸疑惑地問。

「他說如果妳沒把應將軍搶過來當夫婿的話,就不用再回去了。」綠兒轉述著右相的話,說畢的同時也忍不住翻翻白眼,這右相還真是跟小姐一樣的寶!竟連這種自己女兒去倒追男人的事情都可以覺得無所謂......

「......」她怎麼會有這種爹啊!?

綠兒撇撇嘴,望著自家小姐臉上滑下三條線,沒轍地說:「小姐,有其女必有其父,妳不用太過驚訝......」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馬芸芸第二次無言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