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身著一襲錦衣,李翔麟獨自一人地坐在書房裡,一語不發地瞪著案桌上頭擺著的一張少年春睡圖發怔,心思不知道已然游移到哪兒去了。

儘管他眼中映入的是畫中那名纖細的清秀少年身姿,但是在他腦海中浮現的卻是那一日在有名的瓊玉樓裡頭,意外見到的那名身形秀麗、面貌中等的青年。

最後,終於耐不住心頭的煩悶,自椅子上起身的他一邊皺著眉頭,一邊負手踱至窗邊,怔然地望著窗外的風景,當下忍不住嘆息了起來。

他心底掛念的明明是那個他在幼時遇見的清秀少年,為什麼他自瓊玉樓回來都經過了一個月了,卻還是忘不掉那個只有緣慳一面且面容秀麗清冷的年輕男子呢!?

而且,每當他一想到那個秀麗的青年是瓊玉樓裡頭專門賣身給男人的小倌的這一點,他的心頭總是會變得既酸澀又混亂糾結,而這種異於平時的感受,讓他感到非常的疑惑與困擾,因為那感覺......真的是很不舒坦。

還記得他依約前往瓊玉樓去探取情報的那一日,他與情報販賣者特意闢了一間廂房密談,沒料到自隔鄰的房間裡頭傳來一股極大的騷動,等四周的眾人十分疑惑地打開房門去一探究竟之後,他也跟著步出了門檻,沒想到映入他眼底的是名衣衫不整、髮鬢微亂的清麗男子;聽著偶爾自青年所站立的那間房門門口裡頭傳出的慘叫聲不絕於耳,他便可以大略地猜到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名清麗男子似乎是在千鈞一髮之間逃出了某個強要買春男人的魔掌,只見匆忙奔出廂房的他,模樣於一時間看來很是狼狽而顯得氣息紊亂,然而當他抬頭之際,也恰好與他迎視上,那時他們對望了有一下子的時間,而男子那張傲然冷麗的面龐與自然淡漠的態度在瞬間讓他怔忡地瞧著他許久,一直到那名清麗男子主動移開了視線、接著踏著虛浮的步伐趕緊離開原地為止。

他不該對別人產生這種情緒的。

他明明是第一次見到那個小倌,為什麼他會有如此的感受呢!?他應該是喜歡那名幼時遇上的那個少年的啊......

無法解釋自己為何會產生這種心情的原因的李翔麟,此時很無奈地垂睫嘆氣,他目前應該以找到那個佔據他心中多年的秀麗少年為主要目的才是。

據好友提供給他的消息,是他曾經從別處得知有人曾經見過某個人佩帶過一塊與當年那個少年遺留下來的類似玉珮,而依他猜想,這個人肯定與當年的南家脫不了干係才是;只要先追查到那個持有與他手裡這塊極為相似的玉佩的這個人的話,應該就可以查到他想要找的那個少年了。

思及此,李翔麟的心底不禁湧起一股盼望與希冀。

因為他希望那個持有玉佩者,就是他多年來一直苦苦追尋的南天昭本人!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