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這日一早的天氣顯得有些陰晴不定,晨間還自雲隙間透出幾許光芒,午後卻是下起了傾盆大雨,淋得路人一身的溼。

 

寒意悄悄泛上了南天昭那挺直的背脊,雖然雨絲讓他握著刀斧的手掌有上下不穩滑動的跡象,雨點也趁機奔入他未能闔上的雙眼裡,造成他一陣的不適,但是他仍然堅守著本份,將身邊只餘少量的柴火給劈好,並且儘速地搬回了柴房裡晾乾。

 

最近因為飛鳳的刁難,不得好吃好穿的南天昭,臉頰與腰身皆瘦了一些,使得他看上去是精神不濟的。

 

堆好柴火之後,正想整理一下柴房之際,南天昭冷不防地又聽見了有人在喚他,那道聲音由遠而近,最後停在門外。

 

「阿昭,你在這裡吧?」

 

南天昭馬上回頭:「是的,黃鶯大人有事嗎?」

 

打著傘花、領著一名小倌、淡施脂粉裝飾一張俊顏的黃鶯自遠處施施然地走來,立定在門外說:「嬤嬤讓你等會兒就去打掃房間。」

 

南天昭淡淡地頷首回應:「我明白了。」看來柴房得等他有時間的時候再來清理了。

 

想了想,正準備踏出柴房的南天昭,卻又被黃鶯喚住,「等等。」

 

「黃鶯大人還有吩咐?」

 

「倒也不是......」黃鶯向他走近,好奇的神色裡帶著一抹鄙夷,在露出甜甜的笑容之後開口:「我覺得很奇怪,你要姿色沒姿色、要才情沒才情,怎麼嬤嬤會覺得你是個可造之材呢!?」輕諷的話意裡滿是愛嬌的疑問,那那語氣裡的諷刺卻教人不敢恭維。

 

而習於這兒生活的南天昭僅是扯扯唇,依然淡漠地回應:「黃鶯大人說的是。嬤嬤倒是太看得起我了。」

 

「......」黃鶯無話可說地聽著南天昭這麼接下了自己給他的嘲弄,不懂怎會有人可以頂得住這種侮辱。要是換作他的話,早就給人一陣的好罵了。

 

這個南天昭啊......還真的是很特殊。莫怪飛鳳拿他沒轍了。

 

見黃鶯盯著他思考,南天昭疑問:「黃鶯大人?」

 

黃鶯一個轉身,擺袖:「......沒事了,下去吧。」

 

「......是。」

 

離開了原處,南天昭溼著身體,踩著帶著泥水的步伐,準備要去打掃房間,不意卻碰上了嬤嬤。

 

「阿昭?你要去哪裡啊?瞧你,一路弄得溼淋淋的......」嬤嬤大驚地看著南天昭漠然的面龐。

 

「是您要我去掃房的。」

 

「哦,掃房,對!」嬤嬤恍然憶起適才她讓黃鶯去叫阿昭的事,連連點頭說:「對。不過,你這個樣子要怎麼掃房?你還是先把身體弄乾吧!」

 

低頭望著自己從大雨裡走進門,衣物都溼了大半的模樣很是狼狽,南天昭也沒話可反駁,只好應了。

 

嬤嬤笑著點頭,隨即喚來一個小倌吩咐:「阿清啊,勞你帶阿昭下去換衣。」

 

「可是嬤嬤,我還得去趟青鷺大人那兒......」小倌為難地瞄了瞄阿昭,不太願意沾上他的模樣。

 

誰都曉得南天昭近日很受飛鳳大人的『照顧』,因此沒一個敢與他一同出入的。

 

嬤嬤皺眉:「你就順便把他帶去,給他換套好的打理打理。不然被人見到了還以為我這兒虐待下人呢!」

 

「是......。」小倌沒轍地低頭,回眸瞟了還站著的南天昭一眼,頓時沒好氣地說:「嬤嬤都說了,你就跟我來吧!」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