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抱著他的寶貝電腦到了上次他與安子剛見面的那家咖啡廳,然後他在靠窗的位置上一眼就發現了那朝他揮著手的安子剛,他一身的警察外套制服,左臂上頭還繡有一枚警徽。

打開了玻璃門,進入咖啡廳的徐若思微微喘著氣、臉蛋潮紅,他是一路奔跑來的,因為他害怕被楊立風看見他到這兒來,剛才他還一口回絕了他的好意,還把他帶來的食物丟進冰箱裡頭,還騙他說是跟出版社的人有約,如果被他知道他是因為要來見安子剛而拒絕他,他大概會生氣。

抿著唇,不確定地落了座之後的徐若思將電腦擱於桌上,安子剛見他四處探頭探腦地看著窗外,又一副防備的眼神與表情,直覺著徐若思好像在躲誰。

難道今日除了他約他前來,還有其他人也約他嗎?

思考著的安子剛想到有這個可能,便微微不悅地板起臉來,瞥著徐若思望了半天沒發現可疑人物之時才回頭來,一臉安心地拍撫著胸的模樣發怔。

他是怎麼了!?
對方不過是他沒認識多久的年輕男孩,還是個與命案有點關連的奇怪的三流小說家,為何他對他竟產生了一種”非得是他”的感受!?

待徐若思回眸來時便見安子剛一臉猶豫地盯著他瞧,他竟然對他的直視眸光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迴避:「呃...不是說今天要答謝我,才請我來的!?食物呢!?」裝著不在乎的模樣輕聲問的徐若思故意回頭望向咖啡廳的吧檯上,只見兩名侍者已經在手忙腳亂地準備著安子剛替他點的食物了。

咖啡廳除了兩人外並無其他人。

因為這時還不到夜黑時刻,離傍晚也還有一點的時間,沒有人的咖啡廳內仍舊點著暈黃的燈光等待客人光臨,而安子剛與徐若思便是傍晚客滿前的第一與第二位客人。

「等會兒就來了...」安子剛輕言安撫著,準備把剛才的奇怪思考給拋諸腦後,而他的眸光轉至徐若思身上時也一併發現了他身邊的那台電腦,一抹奇怪躍上心頭,促使他問出口。

「那個...」眸光輕頓的安子剛指示徐若思,「你帶那個幹嘛...?」

徐若思撇嘴,看了自己的手提電腦一眼:「那個啊...」頓言,「其實是剛才我的房東來找我,然後他翻了我寫的網路小說,沒想到他看完後的表情和眼神都怪怪的,我一時緊張就把它帶出來了...」

安子剛狐疑地皺眉,「你是寫哪種小說啊?」

吐吐舌的徐若思偷覷了安子剛一眼,「就是驚悚愛情小說啊!我寫的那篇文稿是你正在辦的那件分屍案啦!啊...不過我把裡面的名字通通以假名掩蓋了...」這樣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安子剛瞪眼,接著不語地沉思著徐若思剛才的話。

那個房東...
是指徐若思跟他提過的那位叫做”楊立風”的人吧...

就在徐若思轉身望著吧檯上的侍者已然走出櫃檯,把食物正要端上桌時、安子剛口袋裡頭的手機竟然高聲響了起來──

一串的音樂鈴聲悅耳地驚醒思考中的安子剛與回頭的徐若思,兩人回神互望一眼後,安子剛動手接起手機:「喂?」

他盯著安子剛接聽電話半天之後卻是青了臉色,該不會又是發生了什麼事吧...

正想著之際,安子剛馬上”喀”地一聲結束了通訊地闔上了手機,臉色十分凝重且回瞥著徐若思,「剛才又發生一起的跳樓事件...我必須先離開,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要...」徐若思點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