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領著南天昭沿著杜鵑花徑的石子路,一路沉默地走往飛禽閣的方向。

 

在進入飛禽閣的大門前方忽然停住了腳步,小倌驀然地回頭瞥了也默然相對的南天昭一眼,最後不甘地開口說:「等會如果見到了青鷺大人,你千萬不要隨便開口。」

 

南天昭淡淡地了應了,他與這些掛名見客的大人物本來就沒有什麼交集。

 

「跟我來吧。」再瞪了眼南天昭,待說畢之後,便轉身走進門檻裡頭,也不管後頭的南天昭有沒有跟上來。

 

南天昭立即跟隨小倌那迅速的步伐,進入了飛禽閣裡;只見殿閣裡處處都是紫紗做的柱簾隨意晃盪,偶爾飄過他的衣角邊緣,輕柔地擦著他的臉龐。

 

過了許久,兩人走上一條長長的迴廊,在廊角的盡處有扇雕花的門;小倌抬眼見了,忙不迭地加快了腳步往前:「這裡就是青鷺大人的住處。」

 

南天昭沒有應答,淡然地看著小倌上前推開那扇門板,並且朝著門裡頭呼喊了一聲當作通報:「青鷺大人。」

 

沒一會兒,他便聽見了門裡隱約傳來了一句應允,小倌也信步走了過去;來到待客的樸素花廳,南天昭覺得奇怪地皺了皺眉頭。

 

在名聲遠播的瓊玉樓裡,青鷺是僅次於飛鳳的有名男倌兒,原以為青鷺的住處應該不比飛鳳來得要差,但是當他今日一見,沒想到青鷺的居所卻是這種有別於飛鳳的華美、卻顯得樸實許多的風格。

 

這讓他有些微的驚訝。

 

「喂,你在亂看些什麼!?青鷺大人要你過來!」小倌不知何時已經將青鷺請了過來,見南天昭還站在原地發著愣,於是不悅地罵道。

 

「小清。」青鷺淡淡攏眉,叫了一聲;隨即轉向了南天昭,卻見他一身的狼籍:「你全身溼了,很冷吧?」

 

南天昭抿起唇來:「小人還好,謝謝青鷺大人的關切。」

 

「總之,你先在這兒弄乾身子吧!」青鷺說著,立即回過頭去吩咐小清讓其他人去取來綾巾和一套可換的衣物,自己又調回頭望著南天昭,笑著招呼了聲:「坐吧。」

 

小清瞪眼,訝道:「青鷺大人!」他的主子也未免太好說話了吧......

 

瞥了眼小清朝他投過來的忿怒與鄙視的眼光,南天昭淡聲道:「小人不夠資格與您平起平坐。」

 

似乎覺得南天昭的漠然與切割很是有趣,青鷺扯唇再道:「既然嬤嬤讓你到我這兒來,你就安心地坐下吧。」

 

小清馬上又怒瞪了南天昭一眼,「青鷺大人叫你坐就坐!」

 

青鷺回眸,不贊同地瞥了眼小清,而後看著小清委屈地扁扁嘴,這時候也不好責備他,只得無奈地歎氣:「小清......」

 

小清只好不甘願地閉上了嘴巴。

 

反觀南天昭沒有任何回應,就在這個時候,恰好綾巾與簇新衣物已經被人送上來了,小清於是趕緊走上前去接過,最後負氣地回頭遞給了他:「拿去!」

 

「後面有房間,你可以進去打理好自己再出來。」青鷺指引。

 

南天昭略微地垂下了眸子,「謝謝。」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