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自小廳後頭的房間裡出來之後,南天昭已經全身煥然一新。

月牙色的衣袍襯出他修長身姿,雖然一頭烏髮狼狽四散,但是倒也比平時清麗上幾分,那張仍舊以漠然之色做掩飾的面龐上有一絲被青鷺捕捉到的侷促情緒。

 

「很抱歉,我這兒只有這套衣服是乾淨的,就請你委屈一下了。」青鷺淡淡地扯出一朵微笑,再加上謙詞,讓一旁沉默許久的小清又再度開口。

 

「像他那種不起眼的下人,這會兒有這種衣服穿就該偷笑了,哪還敢嫌呀!?」

 

「小清。」

 

被斥責的小清又一陣委屈,在小聲地應了之後又縮了回去,只是不忘瞪了南天昭一眼:「是......」

 

南天昭面無表情地彎身回答:「一點也不委屈,謝謝您。」

 

「不客氣。」青鷺微笑地擺手,忽然眼尖地瞧見南天昭那頭不搭襯的亂髮,心下靈機一動,「既然換了乾淨的衣服,那麼就順便把頭髮也給理一理吧。小清......」語畢,他在南天昭與小清面露不贊同的神色之前,迅速地轉過頭去,「你去取來木梳。」

 

「青鷺大人!?」小清既驚又怒,既然是嬤嬤的交代,而他的衣袍也被借去給他穿就算了,怎麼青鷺大人還要為他這般費心思啊!?

 

南天昭詫然:「不用了......」他很想說他不須梳髮。反正等會兒又會亂糟糟了,倒不如等到晚上......

 

「快去取來呀!」

 

被眼色催促的小清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便遭到起身的青鷺一把往裡推:「青鷺大──」

 

「去吧去吧!」青鷺皺眉地擺擺手,看著小清不甚高興地踏著忿怒的步伐走進內室,這才又回頭,對著南天昭招手:「你過來坐下吧!」

 

「青鷺大人,我......」

 

青鷺馬上抬手制止了南天昭未竟的話,「哎,別了。你過來就是了。」

 

「可是我還有工作......」南天昭低聲嚷著。

 

青鷺笑著說:「這可是嬤嬤的吩咐呢!何況今天在你掃完房間之後就沒有其他工作了,你不用擔心會白忙一場。」

 

南天昭斂起驚訝之色,改而平靜地問:「這是什麼意思!?」

 

「喔,其實是今天晚上有位常客包下了整個瓊玉樓,說是要為了飛鳳慶生......」

 

「今晚是飛鳳大人的生辰!?」

 

見南天昭的面上滿是訝異之色,青鷺於是問:「怎麼,難道沒有人告訴你嗎!?」

 

南天昭淡然地回應:「沒有......。」他的身份只是個下人,當然會不被告知這種事。

 

沉默了一下,青鷺才又重新開口:「所以你別忙了。就算今日是飛鳳生辰而不是你的,你也可以藉機放鬆一下。」

 

「......」

 

沒多久,小清從內室裡走出來,將手中之物遞上:「青鷺大人,木梳取來了。」

 

「過來吧。」

 

莫可奈何的南天昭只好依言走了過去。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